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五章 (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五章 (修訂版)字體大小: A+
     

    江清流醒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三天,那一記焚心掌,按理是足以要他性命的。但是高手出招,往往是分毫不差。薄野景行的出手忽略了自己如今的內力大不如前。她只用了三分力,而天香谷的谷主商心又正好還在沉碧山莊。

    救治及時,江清流總算是沒有性命之憂。商心還比較樂觀:「盟主自廢武功的作法是正確的。這樣雖然內力盡失,但起碼保全了經脈根骨,待調養之後,盟主要重修心法也是可以的。」

    江清流也正是關心這個:「江某經脈,需要多少時日調養?」

    商心為他推宮活血:「少則三兩月,多則半年。」

    江清流也不顧身上傷勢,立刻讓催雪通知了自己知交好友。江清流受傷一事,江家對外全稱作閉關。他十五歲出道,行走江湖十二年,又有整個家族經營名望聲譽。雖然如今只有二十七歲,在江湖上的影響力卻是舉足輕重的。

    如今他重傷的消息傳出去,立刻有不少消息靈通的人往這邊趕。江隱天可不敢讓這些人看出他對江清流有半點薄待之意。這些人都是刀頭舔血的漢子,一時激憤定不惜性命相博。

    他重新調配了江清流所在小院的人手,讓人十二個時辰不停地送葯、照看。

    見江清流傷重至此,趕來的解紅刀方若、金槍鐧謝輕衣都紅了眼睛。江清流示意旁事休提:「馬上找各路人馬,替我打探一個人!」他正要形容,外面突然人有來報:「江盟主,我是松風山莊的人。我們莊主在兩天前,遇刺身亡!」

    江清流心下暗驚,松風山莊的莊主是刀聖蘇七夕,誰能輕易殺了他?

    來人卻又磕頭道:「我們在現場發現一把刀絲,有人認出是當年薄野景行那老賊的武器,少莊主特命小的帶來。請盟主務必為松風山莊作主!」

    江清流深吸一口氣,薄、野、景、行!

    然而還未答話,對方又道:「盟主的好友如今也在敝庄,身中劇毒。少莊主已然請了商天良神醫前往救治。」

    江清流抬起頭:「我的好友?」

    來人絲毫不覺怪異:「是的,江盟主的好友稱系受江盟主所託前往松風山莊示警,不料敵人先他一步,未能救下莊主。還連累他被暗算,身中劇毒,少莊主深感過意不去,特命小的向江盟主致謝。」

    江清流又深吸了一口氣,接過那捲鮮紅的刀絲:「本盟主這位好、友,是否十六七歲的年紀,身材瘦弱,言語狂妄無禮?」

    來人又是一磕頭:「江盟主的朋友自然也是少年英雄,我們少莊主也欽佩得很。」

    江清流把刀絲狠狠一折,彷彿那是什麼人的狗頭:「方若、輕衣,你二人立刻趕至松風山莊,將愚兄那位好、友,帶回沉碧山莊。事情緊急,途中不必為她解毒,一切回來再作打算。」

    方若和謝輕衣自然無他話,來人不解:「盟主摯友中毒頗深,恐經不住路途勞累奔波……」

    江清流一聲冷笑,幾乎咬牙切齒地道:「可本盟主實在是太思、念她了。」

    松風山莊。

    雖然上下皆沉浸在一片悲痛當中,但薄野景行的處境還算是不錯。看在她是江清流的朋友,而且又專程趕來相助的份上,聶伏僧的徒弟蘇解意對她可謂照顧得十分周到。

    但是這一天一大早,松風山莊便專門派了人將她從床榻之上弄起來,放進一輛馬車裡。薄野景行整個人頭髮都豎了起來:「聶家小兒,你這是幹什麼?」

    蘇解意眼中猶帶悲痛之色:「江盟主命我等速速將少俠送回沉碧山莊,杯弓蛇影之毒本就出自沉碧山莊,江盟主定有解法。少俠今日恩情,松風山莊來日定當答謝。」

    ——他到現在也分不清這位「盟主的至交好友」是男是女。

    薄野景行:「江盟主?江清流還活著?」

    蘇解意:「嗯?」

    「不不不,」薄野景行各種顧左右而言其它,「我現在身中劇毒,五內俱焚、不能動彈。我不要走……」

    蘇解意哭笑不得:「江盟主身體抱恙,過幾日待料理完家師後事,在下也是要前往沉碧山莊探望的。到時再見,還望少俠指認真兇,為家師報仇。」

    「不要啊,大俠……」薄野景行也不要臉了,扯著蘇解意的袖子怎麼也不肯放手,「我就留在這裡,等個三五日……」

    三五日之後,老夫體內毒性被壓制,也送你小子一記焚心掌!

    「少俠且寬心,盟主既然將少俠接回,必有萬全之策。何況在下還有家師後事要料理,實恐看顧不周。」蘇解意掙扎不脫,索性一刀斷袖,強行將她送走了。江盟主這位好友,雖然言語無狀,可真是……粘人得緊呢……

    他大步走回山莊,開始仔細查找兇手留下的證據。

    兩天之後,沉碧山莊。

    薄野景行趴在床上,時不時偷看江清流幾眼。等江清流看過去的時候,她立刻移開目光,假作東張西望。江清流慢條斯理地喝著葯,他內傷比較嚴重,需要調理的時日也長。但畢竟常年習武,身體底子好,倒是不影響起卧行走。

    薄野景行趴在床上,下巴搭在兩隻手上,杯弓蛇影之毒她也需要三五日來化解:「聶伏僧不是我殺的。」

    江清流沒反應,她嘿嘿笑:「老夫行走江湖的時候你爹都乳臭未乾,我又豈會騙你一個小輩,對吧?」

    江清流很耐心地喝了半碗葯,仍不說話。

    薄野景行乾笑:「你既是武林盟主,多少總該有點器量吧?不就是打你一巴掌嗎?你現在過來,打我一巴掌,不不,十巴掌!老夫絕無二話,如何?」

    江清流以清茶漱口。

    薄野景行仍然保持著那個姿勢一動不動:「再者,江少桑真不是我殺的,你難道不想找出真正的仇人嗎?」

    江清流優雅地起身,走到她面前。她終於往床里縮了縮:「你你你要幹嘛?」

    江清流隨手操起劍上懸劍,一手將她摁住被子里:「薄野老賊,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他一劍下去,那劍是未開鋒的,竹篾似的一下子打在薄野景行身上。薄野景行哇地叫了一聲:「你內力還在我體內,殺了老夫你就真成廢人了!」

    江清流從他腰間把裝著各色毒藥、解藥的皮囊收出來。薄野景行主要是捨不得長生丸,她伸手過來搶,江清流用手中懸劍啪地一聲打下去,她吃痛,只好縮回了手。

    晚上,江清流會完客,又請商心給薄野景行把脈。商心眉頭緊皺,待出了房門才單獨跟他談:「盟主這位好友,最嚴重的不是體內餘毒。她的身體狀況,如果再服食長生丸,恐命不過一年半載。」

    江清流就鬆了一口氣,天香谷是有名的神醫谷,上一代谷主商天良重利。商心卻是最重醫德,旁的話也不太好說。江清流點點頭,黑暗的交易,他還是不願在商心這樣的仁醫面前提及。

    第二天他就命人聯絡了商天良。商天良跟商心父女不和,江清流也很有技巧,剛好在商天良到來的前一天送走商心,避免父女二人見面。

    商天良來就不看什麼恩怨情仇恨了——他只看銀子。江清流面對他也坦誠了許多,雖然是白道中人,但面對薄野景行這種傢伙,他實在不用太過仁慈。

    ——他已經仁慈過了,結果就是差點被那傢伙一掌打死。

    「我要你將她的性命控制在一年以內。」商天良為薄野景行把過脈之後,江清流開門見山。商天良年過半百,若是銀錢足夠的時候,他待人更十分善良,稱得上仙風道骨:「這個人骨骼清奇,經脈韌性異於常人,且脈不辨陰陽,體質十分奇怪。按理若平常人服食長生丸這許多年,哪裡還有生理……」

    江清流打斷他:「我不要聽這些。」

    商天良突然表情一變,竟然帶了幾分討好之色:「她體質特殊,白白毒死實在是太可惜啦。一年之後,江盟主不如將她賣給我。價格好商量。」

    江清流不悅:「幾日不見,商神醫也不如以往坦誠了。」

    商天良一笑:「我自有辦法讓她乖乖地跟著江盟主,一年之後再談這筆買賣不遲。屆時商某終身免費為江家救治傷病者,如何?」

    江清流毫不動心:「她是人,並非貨品。落到商神醫手裡,只怕是生不如死。江某雖不恥此人行徑,但殺人不過頭點地,不必另外折辱。只是現下我需留她性命至少一年,一年之後我會給她一個痛快。此人狡詐狠毒,為使這一年之內不至於為禍江湖,我需要商神醫想辦法,讓她乖乖留在我身邊。」

    商天良跟江清流商談了一個時辰,本來還有許多細節需要確定,但江清流也身體不適,他只好自己拿主意。薄野景行是在深夜時分被人運走的,走時她長生丸毒癮發作,無法反抗。

    她意識一直都很清醒,還問江清流:「你們準備把老夫弄到哪裡去?」

    江清流也很直接:「到一個糾正你不良習氣的地方去。」

    薄野景行連伸出手都做不到,就這麼被商天良抬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