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胭脂債 » 第1章 被囚禁的魔頭(修訂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胭脂債 - 第1章 被囚禁的魔頭(修訂版)字體大小: A+
     

    第一章:被囚禁的魔頭

    幽深的地牢光線暗沉,空氣中充斥著一股陳腐、潮濕的氣味。

    江清流從狹窄的甬道走過,停在一間狹小的囚室門前。裡面的人長發凌亂,雙手被粗重的鎖鏈捆縛,臉上臟污得看不出本來面目。

    三十年的幽囚,讓這個曾經令江湖豪客聞風喪膽的魔頭漸漸淡出了眾人的視線。但是三十年來,江家對他的看管未敢有絲毫鬆懈。

    地牢里終日死寂,絲毫的聲響都足以驚動他。他抬起頭,手足的鎖鏈內置鋼針,已然刺穿腕骨。江清流進到囚室,裡面瀰漫著一股腐臭的氣息。

    「還是不肯說么?」他聲音冰冷,旁邊的守衛很恭敬地低著頭:「回莊主,這老賊嘴硬得很。」

    江清流點點頭,三十年了,即使是江家也不抱什麼希望了。

    江清流站在他面前,長身玉立,玉樹臨風:「薄野景行,按理江某也應叫你一聲前輩。我今日最後一次問你,五曜心經到底在哪裡?」

    被鎖鏈緊縛的人冷哼了一聲,江清流微微示意,旁邊的守衛會意退開。他盯著長發散亂的人,最後掏出一個玉瓶,傾出兩顆血紅的脂丸。鎖鏈又是一陣響動,他捏住被縛之人的下巴,將兩粒珍珠般光潤的脂丸塞進他嘴裡,然後強逼他咽下去。

    薄野景行喉頭微響,他可以掙扎,但他不能。三十年來,他每日就靠這兩粒脂丸活命。脂丸入腹之後,他整個人都開始鬆懈,原本神光湛然的雙目也漸漸失去神采,目光漸漸迷離。

    江清流緩緩靠近他:「五曜心經在哪裡?」

    他雙唇微微顫抖,注意力無法集中,整個人都陷入一種飄忽的狀態。江清流索性又傾出一粒,掰開他的嘴餵給他。他甚至沒法咬緊牙關。

    這脂丸又叫長生丸,名字聽著十分美好,服下之後令人飄飄欲仙。但副作用也非常明顯,這些年他明顯神智不清了。

    江家經由族長、長老們商議之後,覺得沉碧山莊也沒有留下一個危險的瘋子的必要了。

    服下第三粒藥丸,這個曾經江湖叱吒的魔頭目光空茫。江清流在他面前蹲下身來,突然目光一凝,停在他胸口。那時候他一身衣裳早已衣不蔽體,渾身上下都是泥垢。只是他的胸……江清流目光凝滯。

    這……這是什麼?

    一身腌臢的薄野景行佝僂著身子,彷彿已然靈肉分離,全無知覺。江清流心覺有異,待仔細查看,展現在眼前的事物卻令這位見多識廣的武林盟主目瞪口呆。

    ——這薄野景行,是個女人?

    江清流驚身站起,於暗淡的光影中側過身,擋住身後施刑守衛的視線,半晌突然道:「你先出去,我有幾句話問他。」

    守衛拱手施禮,退了出去。牢房昏暗,薄野景行又髒得不成樣子,出了什麼事,他也並未看清。

    待到閑人皆去,江清流這才上前兩步,薄野景行本就衣衫襤褸,總不能就這麼「坦誠」地對話,他想了想,脫下外套,勉強為她遮蔽。

    「你……」他想問什麼,但是不知從何問起。薄野景行怎麼會是個女人?這簡直是就滑天下之大稽!

    三十年前,這個魔頭橫行江湖的時候,他還沒有出生。江湖傳聞早已將這個老傢伙妖魔化,其實就江清流個人而言,他對這個人並不應有多少憎恨。只是在江湖八大門派圍攻這老賊的那場混戰之中,犧牲了無數熱血俠客,其中就包括他爺爺江少桑。

    世仇讓他對江家施諸於這個老賊三十年的酷刑囚禁視若無睹。但他竟然是個女人,這著實出人意料。說出去,整個江湖也會當成一場笑話。

    面前薄野景行意識遊離,江清流略略猶豫,這次來的目的很明確。這長生丸只要再喂下兩粒,饒這薄野景行能通天徹地也絕無生理。

    面前的薄野景行也在看他,目光有時清明有時渾渾噩噩。江清流這才開口:「五曜心經的下落,說出來吧。你也可以早點解脫,這樣撐著又有什麼意思?」

    薄野景行抬起頭,那雙眼睛竟然又恢復了清明,她唇角微彎,竟然現出一個淺笑:「江家娃娃,既是神功,你又豈能如此輕易得到。」

    江清流知道這老傢伙詭計多端,太爺爺江隱天跟她鬥了那麼多年都沒套出下落,自己這番話估計也起不了作用。但想到江家囚禁了這麼多年的竟然是個女人,他難免生了兩分惻隱之心:「你若身死,即使絕世神功也會失傳於世。有何意義?」

    薄野景行又低下頭,嘴裡不知碎碎念叨著什麼。瞧那神情,又不太靈光了。江清流心下也多少有些狐疑,這個人的個性,傳聞中俱是狂妄兇殘、嗜血無比。如今這般看起來,梟雄晚景,卻格外讓人憐憫。

    而且她竟然是個女人,江湖中多的是眼力精準的人精,怎麼竟沒一人發覺?莫非她不是薄野景行?他幾番思索,覺得還是暫且留她性命。正轉身欲走,身後薄野景行突然出聲:「小子,如老夫所觀不錯,你所習的應是江家的九分劍法,輔以殘象神功。」

    她聲音嘶啞,真有些男女莫辨,江清流腳步未停:「是又如何?」

    薄野景行冷哼:「你天資不凡,但太過急於求成,已有走火入魔的徵兆。就沖你今日給老夫這件衣衫,老夫提醒你一句。若他日此言應驗之日我尚在人世,可來尋我。」

    江清流哪會把他的話放在心上:「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江清流暗中調查了半個月,可所有的資料記載里,薄野景行確定是個男人無疑。且傳言中他與寒音谷梵素素還育有一子。江清流百般不解,也曾走訪上次混戰之後倖存的武林俠士,無一頭緒。

    而半個月之後,他率人圍剿陰陽道,在與其門主交手之時兩敗俱傷。江清流少年成名,少有敵手。平時尚且不覺,但真正遇到高手,便覺出自己內力難以自控。他強撐著返回沉碧山莊,江家急請天香穀神醫商心前來救治。商心診脈之後,確認其氣血淤滯、內氣騷動,已然走火入魔。

    習武之人最怕的便是行功岔氣,走火入魔,江家上下頓時陷入愁雲。

    商心的診斷結果沒有人會懷疑,但即使江家許諾重金,她也只是提出靜養,竭盡所能,可保江清流性命。

    這個結果不是江家想要的,這個在武林屹立百年的家族,培養繼承人十分不易。若江清流武功全失,留其性命何用?

    族長江隱天召集了所有人在祠堂開會,緊急商量下一任繼承人的事。江清流醒來的時候身邊空無一人。他只覺得七經八脈都如被烈焰焚灼,連呼吸都異常艱難。

    「催雪,催雪。」他叫了兩聲,他的劍童從外面跑進來:「莊主,您醒了!」

    他慌慌張張就欲去找商心,江清流攔住他:「其他人呢?」

    催雪當時不過十二三歲,正是天真爛漫的年紀,也不懂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盟主你昏睡好幾日,族長都急壞了,正和長老、宗長們商量繼承人的事呢。」

    江清流一陣疾咳:「夫人呢?」

    催雪這才想起給他倒水:「太夫人帶著夫人她們正在佛堂念經,給盟主祈福。」

    江清流暗暗聚力,氣海一陣錐心之痛。他心中一涼,極力強忍身上痛楚:「大夫可是請的天香谷商心姑娘?」

    催雪點頭:「商谷主來了已經好幾日了,只是她也說得嚴重,把夫人都嚇哭了。」

    江清流:「有多嚴重?」

    催雪:「她說盟主的武功不能恢復了,若細心調養,尚可保得盟主性命。」

    江清流一陣苦笑:「是挺嚴重。」

    他躺回床上,催雪喂他喝完水:「盟主你先歇著,我去請商谷主。」

    江清流揮手攔住他:「商谷主醫術高明,她既下此斷語,定是實情。不用為難她。」

    催雪這才有些急了:「可是盟主你……」

    江清流豎手示意他不必多說:「你先出去吧,我想靜一靜。」

    催雪忐忑不安地出去了,江清流躺在榻上。殘象神功他已練至第九層,這是其祖江少桑和其父江凌河一生都沒有達到過的境界。但也正如薄野景行所言,他的經脈根本承受不住這樣迅猛的內力衝擊。

    如果他當真武功全失,會怎麼樣呢?

    二十七年以來,他第一次思及這個問題。

    沉碧山莊的江家,即使不是武林中人,對這個家族也定是如雷貫耳。兩百年來,這個家族在江湖中有著不可動搖的地位。近年來更是有六位德高望重的武林盟主皆出自江家。江清流跟江家歷代繼承者一樣,在十五歲之前均潛心練功,從不涉足江湖。

    十五歲之後的武林大會上,江清流擊敗華山、峨眉、武當三派首徒,連闖七關,一戰成名。

    最後他站在當時的武林盟主江凌河面前,一身白色的俠衣獵獵風揚。明明只有十五歲,他的眼神卻那樣堅韌,看江凌河的時候全然不是在看自己的父親。更像是看一座雕像,一座即將翻躍的山樑。

    那一年之後,他正式行走江湖,僅僅一年,聲名鵲起。第二年,鑄劍大師滄琴子特為其鑄劍,劍名斬業。第三年,他已然成為各名門正派的座上賓,令各路妖邪聞風喪膽的正義表率。

    後來,江清流如每一任江家的繼承者一樣俠名滿天下。他二十歲協同父親江凌河打理盟中事務,二十三歲獨擋一面。及至二十五歲的英雄大會上,他繼任武林盟主時幾乎是順理成章。

    他的二十七年,已抵得上許多人一輩子的成就。而現在,他躺在床上,身邊只有一個十二三歲的劍童。

    他一手掀開薄被——那老賊確有先見之明,也許真有辦法治他內傷。門外催雪聽見動靜,急急進來,見他下地,趕緊扶住他著急道:「盟主,商大夫說您不能亂動……」

    江清流揮手制止他,當初看中這個孩子收在身邊,也正是因為他年紀小,不明江家狀況。

    「別說話,走。」他由催雪攙扶著,一路前往地牢。畢竟如今還是莊主,雖然守衛見到他有些意外,卻也不敢阻攔。及至到了囚室之外,他方揮退諸人,自己進去。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