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體制的力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體制的力量字體大小: A+
     

    大明朝官員的選拔、上任自然是有一套程序的,外地官員六品以上需要經過天子恩准,所以叫命官,當然這是理論程序,具體情況還要具體分析,天子也沒空記住每一個

    人。

    其他六品以下的官職,吏部則可以根據官員資歷、功業以及地方狀況自行安排,這叫銓選。范弘道這個檔次,就屬於吏部自行安排之列。

    所以按照程序,范弘道要去吏部銓敘,經過考核之後,領取新官職的上任憑照。這天范弘道去了吏部,交上述職狀,完成了第一道手續。接下來,就是吏部根據全國總體情況進行官員選拔調配,當事人只能等候吏部消息了,一般情況下吏部是每月集中銓選一批。這年頭沒有手機電話這些通訊工具,故而需

    要當事人每天都去吏部那裡打探消息,當然打發別人幫著打探也行。

    范弘道雖然僅僅是個享受八品待遇的歷事監生署理京縣主簿,放到外地也就是個署理縣丞之類的身份,但卻是京城官場上的大名人,在吏部辦手續可謂是萬眾矚目。當夜,吏部考功司郎中趙南星來到了吏部文選司郎中顧憲成家中,四目相對,愁容滿面。這敏感時候,清流勢力其他大小人物不敢再來顧憲成家裡扎堆議論了,不然的話

    ,那就真成了串聯結黨,也就趙南星深夜偷偷的到來商議。

    說是商議,兩人更多的卻是長吁短嘆,最近清流勢力的遭遇,實在令他們感到沮喪。他們還是想不明白,這范弘道怎的就如此難搞?要說范弘道給顧憲成本人製造了無數難堪倒是小事,可是前幾月他竟然能以監生身份逼走了禮部尚書沈鯉,導致清流勢力群龍無首。然後這次,奇妙莫名的又把吏科給事

    中鄒元標賠上了,清流骨幹三君子頓失其一。

    連遭重創,卻連對方的皮毛都沒摸到。付出如此慘重代價,換來的只是范弘道被暫時調離京師,還是在申首輔有意退讓的前提下,豈能不令人喪氣?

    向來縱橫捭闔、無所畏懼的顧憲成也哀嘆道:「吾輩秉持正義,激濁揚清,何錯之有?為何如今卻天地無色、正道不行,幾欲嘔血!」

    趙南星不想再回憶這些挫敗,搖搖手道:「往昔不可追,不必再提。只說眼下范弘道正在吏部選官,如何處置?」

    官員銓敘,肯定要經過考功司和文選司辦理,正是他們二人執掌的部門,所以這事就頗有點燙手山芋的意思。

    趙南星又問道:「此事冢宰發話了否?」

    所謂冢宰,就是吏部尚書。如今吏部尚書楊巍是申首輔親信,自然能與范弘道算是一黨的。如今范弘道來選官,那麼楊尚書的態度就很受人關注。

    顧憲成有點無奈的說:「冢宰並未發話,讓我們按規矩自行處理。」他們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想著先看看對方反應,然後根據對方反應再做打算。以他們內心深處的想法,當然是把范弘道打發的越遠越好,最好流放到邊荒之地,永遠別回來了。但如今范弘道萬眾矚目,乃是朝堂上下的焦點人物,真要這樣做了,他

    們這些清流就失去了道義立場,最關鍵的是,范弘道並不是沒有反擊能力。

    如果用貶斥流放的態度對待范弘道,那麼真未必扛得住范弘道發起排山倒海般的反擊,他們清流勢力還能再輸嗎?再輸的話,只怕連底褲都要輸沒了。

    可是話說回來,如果在選官問題上善待范弘道,讓兩人親手把范弘道送到個不錯的地方,他們心裡又真的不甘心啊。

    所以顧憲成和趙南星想商議的是,到底還能有什麼辦法,既能夠不讓范弘道好過,又不會人惹人非議,還能讓輿論無話可說,並可以扛得住吏部尚書楊巍的質問?

    兩人畢竟是「正人君子」,比較擅長搞陽謀,可黑箱陰謀方面就差了點意思,聊了一會兒也沒聊出個頭緒。正當這時,忽然有門子來報,說有中書舍人皦生光求見。

    趙南星蹙眉道:「這人我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專會說大話糊弄人,你還沒有將他驅逐?」趙南星如此看不上皦生光,當然也是有原因的。當初皦生光區區一介府學生員自稱可對付范弘道,換取了顧憲成一次信任機會,所以才會得到武英殿中書舍人這個職位,

    雖說是不上檯面的雜職,但對府學生員來說也是很不錯的出路了。可是後來,范弘道來顧家門前鬧事時,皦生光自信滿滿的說可以代替顧憲成去平事。然後發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反而讓顧憲成被范弘道搞得灰頭土臉。所以趙南星才會

    罵皦生光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沒等顧憲成表態,又聽到那門子稟報說:「那皦生光說,可以為老爺解難。」

    於是顧憲成念頭轉了轉,反正他們兩人也沒甚主意,聽聽別人的意見也好。便道:「也無妨,這等小人物說不定有什麼妙法良方,至於用不用還不是在於你我。」趙南星不說話了,顧憲成便讓門子帶著皦生光過來。只見皦生光進來后,依舊是滿臉自信的模樣。不得不說,就是這個模樣能打動顧憲成,現在的顧憲成心態有點像是溺

    水的人見到一根稻草似的。

    「晚生知道二位部郎有為難之處,便特來獻上解憂之法。」皦生光行禮后開口道。

    沒等主人顧憲成發話,趙南星卻先回應道:「你有什麼法子?若是故弄玄虛,還是免開尊口!」

    皦生光不慌不忙的說:「那范弘道要外放,兩位部郎儘管給他挑揀好地方安置,保管讓任何人無法非議,反而顯得兩位部郎不妒賢嫉能、為人公道!

    但是,以范弘道的身份必然不可能擔當正堂主官,至多也就是個佐貳,例如外地縣丞之類。縣丞之上,還有知縣,兩位部郎大可以在這個知縣上做文章!」

    顧憲成和趙南星都是聰明人,不用皦生光說的太仔細,立刻就明白了其中關竅之處。是啊,何必直接對范弘道做什麼?不但容易被反擊,還會招來非議降低聲望。

    但是可以專門安排一個自己人給范弘道當上司,官大一級壓死人,在官場秩序下,主官上司收拾沒多大實權的佐貳官易如反掌。就等於利用體系力量,給范弘道施加了巨大束縛,最大程度限制了范弘道的能力!一個人再有本事,只要他還在體制之內,就不可能與體制對抗!



    上一頁 ←    → 下一頁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