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來幹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來幹什麼?字體大小: A+
     

    焦點人物范弘道正帶著李小娘子,走街串巷、掩人耳目的穿越了北城區,來到位於北皇城外的大興縣縣衙。注意,是大興縣縣衙,不是南城那個由申大公子坐鎮的大興縣縣衙分署。

    縱然李小娘子對京城地理不是很熟悉,被范弘道帶著七拐八繞,但是看到了全天下式樣都雷同的八字牆,哪裡還能不知道來到了什麼地方?

    「我們來著衙門做什麼?」李小娘子奇怪的問,忽而又恍然大悟道:「莫非范先生你打算去投案自首?」

    投案自首是什麼鬼?范弘道沒好氣的反問道:「你怎麼會這樣想?我好端端的自首什麼?」

    李小娘子在范弘道身邊跟隨多時,覺得自己也變聰明了,「當然有原因了,我們現在不是正被錦衣衛官軍追拿甚急,一時間如果沒有藏身之處,那主動找衙門自首,說不定反而是安身之所。」

    范弘道啞然失笑,「你的思路是好的,但是你對朝廷體制太不了解,你去縣衙那不叫投案自首,那叫自投羅網。錦衣衛知道你進了縣衙,要來拿人,區區縣衙敢說個不字?」

    「那你來縣衙作甚?」李小娘子有點小小不服氣的問,自打從民間里長手裡救下范弘道,李小娘子膽子大了不少。

    范弘道沒有回答,也沒有進縣衙,反而繞過縣衙大門走進旁邊一條衚衕,衚衕通向縣衙官舍。李小娘子又想明白了,貌似有個貴女就住在這裡啊!說到底,還是來搬救兵來的。

    范弘道急匆匆往裡面走,也恰好有人急匆匆往外面走,兩邊人在衚衕裡面對面的碰上了。說來也真巧,與范弘道撞上的人不是朱術芳又是誰?

    范弘道故作驚喜的叫道:「當真抬頭見喜,朱公子你也在這裡啊!」

    朱術芳又氣又笑,她就住在這裡,遇到了算什麼巧合?隨即朱大郡主又想到了什麼,扳住了臉,冷漠的看著范弘道不說話。

    她現在對范弘道不是假生氣,而是真生氣,過去范弘道各種調戲她的時候,她都沒有真生過氣,但最近卻動了真火。

    倒不完全是因為范弘道拒絕了她提議的禮部尚書人選,重點在於范弘道拒絕的原因!范弘道居然為了另外一個女人,拒絕她這個老朋友的提議!這就是友盡的表現!

    朱大郡主心裡冷笑幾聲,最近聽說范弘道又惹上了大麻煩,被錦衣衛官校追拿,在這樣的時候,范弘道跑過來找自己,目的不言而喻。不用想,無外乎兩點。一是她朱術芳行走內廷,與李太后親厚,如果范弘道躲在了她這裡,錦衣衛這種皇家家奴性質機構總得顧忌幾分;二是她朱術芳與東廠關係還可以,而東廠是能節制錦衣衛的,她便

    可以從東廠這邊幫范弘道疏通。

    所以范弘道這小算盤堪稱是精明,可是有用么?想到這裡,朱大郡主的冷笑從心裡蔓延到了臉上,拿捏著腔調說:「聽說你被官校緝捕,此時你不去找地方躲起來,又是什麼風把你吹了過來?」

    范弘道打個哈哈說:「當然是因為有事要勞煩到你,想必朱公子雅量高致,不會叫我失望。」

    朱術芳絕對不會被范弘道幾句好聽話拿下,反諷道:「住在南城楊家的那位張大小姐也是個厲害人物,你怎的不去找她?我這裡可沒有那麼大本事。」

    范弘道擺了擺手,「這事她不行,非你不可!」

    好不容易有機會拿捏范弘道一次,朱術芳絕對不會輕易放過,無數次經驗告訴她,對范弘道就該狠下心!故而朱大郡主傲然道:「就算你這句說的對,但我也不是非做不可!你請回吧,我是不會幫你的!」

    說完后,朱大郡主默默為自己的霸氣點了個贊。等她再抬起眼皮時,卻發現,范弘道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自己。

    為什麼不是震驚、無助、痛苦?范弘道的表情讓朱大郡主很不爽,完全沒有霸凌之後的快感。

    范弘道深深的嘆口氣,「你不是一直想干涉朝政么,今次有機會送上門來,你都撒手不要,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不等朱術芳有所思索,范弘道搖頭轉身,口中念叨著:「罷了罷了,既然你愚昧至此,我又何苦來哉!」

    朱術芳此時真受不了范弘道那種眾人皆醉我獨醒,把別人當成傻子的姿態,大怒然後喝道:「你給我站住!把話說清楚了再走!」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站在旁邊的李小娘子看出了幾分端倪,不由得站在女人立場上替朱大郡主哀嘆一聲,她又入彀了!李小娘子很想吶喊幾句,但凡拿定主意后,就不要再給范弘道說話的機會啊!范弘道敏捷的迴轉身來,胸有成竹的侃侃而談:「朱郡主,你也是讀過不少書的人,想必史書也閱覽過很多。你沒發現么?很多大事件的開端,往往是從一件小事開始的,亦有很多大勢變化,經常也都是從

    小處破局。正所謂,風起於青萍之末,這裡面有人為蓄意,也有偶然。」

    朱大郡主聽得一臉懵逼,范弘道到底想說啥?

    「當今最大的事情就是國本之爭,東宮太子寶座到底歸屬誰,然後這件大事實在難以定下,局勢變得焦灼。隨即又牽連到禮部尚書的任命,在更小的層面上鬥法,然而禮部尚書的任命又繼續難產。

    最後禮部尚書任命問題,又把我這小小的歷事監生牽扯了進來,看起來事情越變越小了,但也意味著距離破局越來越近。

    為什麼錦衣衛捉拿我,我看是有人想藉助我來破局啊。如今我這個躺風口上的重要小人物就站在你面前,你朱大郡主不想有所作為嗎?」

    朱術芳聽到這裡,忽然喪失了與范弘道談話的興趣,扯來扯去到最後總是他裝逼成功。便意興闌珊的說:「行,我知道了,我會去招呼東廠朋友,看看能否借用東廠制止錦衣衛官校。」

    范弘道很詫異的說:「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有說過要請東廠來當援手么?話放在這裡,我不需要東廠來救命,也不需要你去求人情。」朱術芳則更詫異:「那你找我還能有什麼事?難不成是找我借錢,然後逃命天涯?」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