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六十四章 鄭家的想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六十四章 鄭家的想法字體大小: A+
     

    打打殺殺之後,出了班房門口,李小娘子便問道:「現下我們要去哪裡?」范弘道毫不猶豫的說:「跟你一起去國子監!」原本范弘道一直說進城後分頭行動,這會兒卻又肯定的說「一起去」,這說明範弘道終於意識到「計劃不如變化」,一個「弱小無助又可憐」的人白龍魚服就是最大的風險,一個庄頭裡長都差點把自己按住摩擦

    李小娘子輕笑幾聲,不過沒再說什麼,隨著范弘道就向北走。到國子監已經是傍晚時候了,范弘道很容易就在膳堂與號舍找到了時習之、陳俊和等好友。

    這幾個人突然看到范弘道,調笑道:「無事不登三寶殿,范同學匆匆忙忙出現在太學,必定又惹出了什麼事情,尋求臂助來了。」

    於是范弘道也不弔胃口,鄭重其事的向大家宣佈道:「本人現如今,正被錦衣衛官校緝拿!昨夜剛連夜從西山逃出來!」

    「哦。」眾人毫無吃驚之色,連表情都沒有變化。

    這反倒讓范弘道訝異不已,聽到這樣令人震動的消息,他們居然沒有什麼激烈反應?「聽到這個消息,你們不驚喜不刺激?那可是擁有詔獄的錦衣衛!還是你們已經對我不關心了?」

    時習之等人連忙擺手道:「那倒不至於,你在朝廷里鬧出這麼多亂子,直到如今才被錦衣衛盯上,已然是蒼天庇佑了,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我等私下裡早就猜測過,你到底什麼時候會被廠衛追捕。」

    陳俊和伸出手對其他幾人說:「承讓承讓,是在下押中了!范同學不出我所料,果然在三個月內就會招惹上廠衛!每人五錢銀,今晚我做東。」

    范弘道看著一群大明好同學,忍不住熱淚盈眶,這年頭難道連同窗都靠不住了嗎?

    時習之給范弘道打氣道:「有申閣老給你撐腰,被錦衣衛緝拿未見得是壞事,或可能藉此揚名。再說你又不是朝廷重臣,也不是十惡不赦的妖人,錦衣衛犯不上不賣閣老面子與你較真。」

    大家都是讀書人,什麼事情能揚名門清,范弘道無話可說。

    眾人便問道:「范同學又不言不語的,究竟來作甚?」范弘道惡狠狠回答:「揚名揚名,不揚又哪來的名!至於如何揚起,就靠諸君的嘴了!」

    還是那句話,國子監是京城讀書人最多最密集的地方,天然是散布輿論的磁場。敲定了一場事後坊司衚衕花酒,范弘道又匆匆離開了國子監,眾同學也不知他躲藏到了哪裡。此後數日,國子監預備肄業監生、大興縣南城分署歷事實習主簿、著名詩人范弘道觸怒鄭國舅,遭到錦衣衛官校追拿的事情便傳開了。雖然范弘道彷彿人間蒸發一樣消失了,但並不能阻止朝堂上下的議論

    當朝鄭貴妃的親爹、人稱國丈的鄭承憲從門下清客口中得知消息,立即就將兒子鄭國泰喊了過來。老國丈有點不高興,覺得自家兒子有點不識大體。

    現在是什麼時候?是為親外孫皇三子朱常洵爭取東宮位置的關鍵時刻,在這等節骨眼上多此一舉,簡直是以小亂大,必須要教訓教訓。

    所以見了鄭國泰,老國丈就斥責到:「你弄什麼名堂?為了范弘道那樣的小人物,大張旗鼓私下動用官校,也不怕壞了大事!」

    鄭國泰連忙解釋道:「范弘道雖然官職小,但可不算小人物!他做下的那些事情,許多都是大事!」

    老國丈罵道:「你是什麼尿性,我豈能不知?分明就是你自覺面子掛不住,非要節外生枝!」

    「並非如此!」鄭國泰繼續辯解說:「父親不要小看了范弘道!此人潛在影響力很大,兒子此次刻意針對他也是有緣故的!」

    鄭國丈聽到這裡,疑惑的問道:「莫非你真有什麼計較?」鄭國泰清理了一下思路,解答說:「現如今三哥兒入東宮的事情里,皇爺自然是樂見其成,但最大的阻力其實在百官群臣。當前皇爺並未公然下詔垂詢,只是暗地裡放風,朝廷百官也就沒有公然抗爭,只是

    私下裡非議甚多。

    我們鄭家沒有那麼大的本事,能把反對立三哥兒為儲君的人一網打盡,那是萬萬不可能的。唯一可做之事,就是把聲音最大、態度最激烈的人壓制住,讓皇爺能安心決斷,不被群臣所干擾。」鄭國丈點頭稱是,「你所言不錯,此事最大的關竅在於促使皇爺下定決心,自然應當儘力減少百官的鴰噪干擾,既然不能一網打盡,那就只能殺雞給猴看了。可是並未聽說過范弘道在此事上有所表態,而且

    范弘道分量也不夠。」

    鄭國泰立刻答話說:「范弘道只是個引子,引蛇出洞的引子!他自身分量輕,但身上牽扯甚多!不知父親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傳聞,禮部尚書人選遲遲難定,申首輔卻說他要聽范弘道的推薦。」禮部尚書是負責禮制的,平時或許沒多大事,但若在儲君之事上如果有違反禮制的事情發生,那麼禮部尚書態度就至關重要,甚至可以看做一個風向標。就好像當年嘉靖皇帝大禮議事件中,衝鋒最積極,

    態度最激烈的人不是內閣也不是都察院,而是禮部尚書毛澄。

    故而在醞釀儲君人選的節點上,位置敏感的禮部尚書遲遲難以任命,就很可以理解了。連帶著遭到首輔甩鍋的范弘道也成了敏感人物,被迫躲到西山去。

    老國丈也是個有心機的人,立刻就明白了自家兒子的意思。「你是說,用明顯欺壓的方式對待范弘道,看看誰會站出來聲援他?」「不錯,想必有很多人憋著力氣找我們鄭家的不是,我們偏就要擺出這樣驕橫跋扈的態勢。」鄭國泰說:「肯定會有人聯想到立儲,肯定會有人覺得我們鄭家是打擊報復,看看究竟都有誰會跳出來攻擊我們鄭

    家!」老國丈得意的說:「范弘道詩詞暗暗諷刺聖君,這就是他洗不掉的原罪,誰在這事上跳出來,就能把誰拉下水。我們鄭家背後是皇爺,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底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