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五十二~三百五十三章 令尊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五十二~三百五十三章 令尊是誰?字體大小: A+
     

    第三百五十二~三百五十三章令尊是誰?

    關於這個驚悚的可能,范弘道之前從未往那方面想過,所以也就沒有疑心,但他今天想到了,頓時就覺得張大小姐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疑點!要想解釋所有疑點,似乎唯有那個驚悚的可能!

    范弘道瞬間感到有很多話要從喉嚨里衝出來,最終還是先問出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令尊究竟是誰?」

    張重秀彷彿如釋負重,緊繃面容一下子變得鬆快了,還露出了几絲神秘的微笑,甚至還有心情調侃幾句:「你終於問到這個問題了,如果你到現在還毫無覺察,妾身就要懷疑你的心智程度了。」

    現在輪到范弘道緊張了,他沒心情跟張大小姐調侃,只想早點知道確定性的答案。

    張大小姐剛才已經下定了決心,這時候自然不會再猶豫,很乾脆的答道:「家父名諱張嗣修。」

    聽到這個名字,在別人印象里向來能言會道的范弘道果斷失聲了,不知道該怎樣表達現在的心情,簡直就像是閃電之後的天雷滾滾啊!

    張居正有兩個兒子最出名,分別次子張嗣修和三子張懋修。因為這兩人又分別是萬曆五年的榜眼和萬曆八年的狀元,最關鍵的是,這兩人的科舉功名公認是靠著張居正權勢得來的,所以這兩人比較出名,當然這兩人現在都被流放到邊荒之地了。

    如果范弘道沒聽錯的話,張大小姐口中的父親張嗣修應該就是已故前首輔張居正的次子張嗣修了。

    當年張嗣修參加科舉后,本來很「低調」的弄了個二甲第二名,然後萬曆天子親自把張嗣修名次調整到了一甲第二,也就是榜眼,還金口玉言的說:「朕無以報先生功,當看顧先生子孫。」

    只不過張居正死後,天翻地覆一切都變了,張家全軍覆沒跌落塵埃,張嗣修也不例外,現在不知被發配到哪個旮旯角里吃苦。

    在之前,范弘道一直想當然的以為,張大小姐的父輩人物應該是那種因為批龍鱗、犯天顏、強項諍諫,從而被發配流放的大臣,所以張大小姐才會低調的潛居京師南城,為了恢複名譽而奮鬥。

    而且這也能解釋張大小姐為何在朝堂上有不小的人脈,朝臣們誰沒幾個同年好友?除此之外,范弘道就沒有多想什麼了,也沒想著去打聽細節,可是萬萬沒想到,張大小姐居然有如此嚇人的來頭!

    張居正雖然已經死了四年了,但遺留的陰影仍然尚未完全消散,在當前清算張居正依舊是廟堂主旋律,除非被新的主旋律取代。

    范弘道作為一個來京師不超過兩年的新人,並沒有經歷過張居正時代,所以他覺得張居正跟自己沒有什麼關係。但是今天卻愕然發現,自己居然跟張居正孫女扯上了很深的牽連。毫不客氣的說,當初自己涉足京師名利場,張大小姐是引路人,是張大小姐把自己推薦給首輔申時行的!

    「你真是給了我一個天大的驚喜。」震驚之餘的范弘道除了苦笑還是苦笑,總不能哭吧。

    張重秀針鋒相對的答話道:「如果不是當初你對我祖父評價甚好,你以為你還會有機會知道我的身份?」

    范弘道繼續震驚,嘆口氣道:「即便知道了,又能怎樣啊?」

    張大小姐漸漸恢復了范弘道所熟悉的那種政治動物風采,「妾身當然希望你深明大義、心有良知,助我一臂之力。」

    「你潛居京師,是為了恢復江陵相公名譽、重振張家聲威吧?」范弘道猜測說:「我很理解也同情你們張家的遭遇,可是你的企圖在當下根本沒有可能,我預計要等聖上千秋萬歲之後,或許才有幾分希望。」

    張重秀反駁道:「不做怎麼知道不行?成不成不是現在所應該考慮的,再說只是請你伸出援手幫忙而已,又不是讓你衝鋒陷陣,沒有將你逼入絕地的意思。」

    就算知道了張大小姐的真實身份,范弘道也壓根就沒想過靠著檢舉揭發去獲利,那樣也太卑鄙無恥禽獸不如了,他范弘道人品尚不至於如此低劣。

    真要做出恩將仇報、出賣求榮的事情,首輔申時行會怎麼看待他,其他內心同情張居正的朝臣會怎們看待他?到那時候,形象就全毀了,在這個重視道德約束的時代,沒有信譽口碑就很難在士林里混。

    所以范弘道的為難只是因為他身為一個知曉未來的穿越者,明知三十年內不會成功的情況下,為此付出值得不值得?如果因為張居正問題被連累,失去上進的希望,自己會不會後悔?

    張大小姐今日下決心自曝身份,當然是因為很看重范弘道,想與范弘道建立更密切的關係。她見范弘道沒有什麼表態,忽然又問:「你是不是覺得,今後妾身幫不到你什麼?」

    范弘道不假思索的立刻否認說:「在下豈是如此勢利的人!」

    張重秀對范弘道的話不置可否,繼續說:「妾身可以介紹更多的朝臣與你認識,總比你沒門沒路的獨自摸索要好,依靠這些關係,你更能如魚得水!」

    說到這個,范弘道傲然道:「在下其實並不需要你幫助引見大人物,在下自會有所作為!」身為穿越者,他最大的優勢就是人事,他知道未來誰會發達,只要提前投資就會有極其豐厚的回報,不一定依賴別人幫忙組建關係網。

    出身豪貴的張重秀看不慣范弘道這種莫名的自傲,下意識嘲諷道:「你一個沒有背景的書生能有什麼作為?最多也就是跟吏部坐冷板凳的老侍郎言談甚歡吧!還是覺得,申家大公子就足以成為你未來的靠山?」

    張大小姐嘴裡坐冷板凳的老侍郎指的是趙志皋,藉此例子來嘲笑范弘道所謂的「交際」。但范弘道對此根本不屑置辯,穿越者的悶騷,凡人怎麼會懂!

    不用太久,大概五六年後,現實就會教張大小姐做人,半截入土的趙志皋還會迎來人生夕陽紅,今日嘲諷他的俗人比如張大小姐都會被打腫臉!

    張大小姐又被范弘道那不屑的態度激怒了,她都苦口婆心說到這個份上了,連自己最該保密的來歷都揭明了,換來的就是范弘道依舊高冷嗎?

    「好,好,就算你有骨氣!但一人計短,你也不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妾身總能幫你籌謀一二吧!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已經處在一個很危險的境地,如果還未醒悟就會粉身碎骨!」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