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三年又三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三年又三年字體大小: A+
     

    第三百三十二章三年又三年

    要問范弘道怕不怕,他當然怕了,自己現在還是個小角色,靠山若是突然跑路了,那留下一地雞毛的他怎麼辦?

    不過在范弘道印象里,歷史上的申首輔至少多挺了三四年,然後才因為東宮問題引發的政治事故而退休。所以此時的范弘道才相對比較淡定,沒那麼驚慌失措。

    除了范弘道,現場更冷靜的另有其人,那就是年紀最長的楊巍楊天官。這位七老八十的老頭子早就不想幹了,只不過為了支持申首輔,替申首輔佔據吏部,所以一直賴著不走。

    他已經下定決心,今年年內說什麼也要離開朝堂,回家頤養天年,不能把自己這把老骨頭折損在廟堂渾水裡。

    故而楊天官聽到首輔流露去意,心情比范弘道還淡定。沒去管別人,反而瞧著范弘道打量個沒完。范弘道被這老傢伙看得不自在,反問道:「老冢宰不去勸勸閣老,看著我作甚?」

    楊天官笑呵呵的說:「在場人中,只有你毫無反應,這豈能不稀奇?不看你又看誰?」

    范弘道也覺得,自己這樣看熱鬧太奇怪了,關鍵是顯得太不合群了,所以總得有所表現。正琢磨時,又聽到楊巍說:「回首功名利祿,只覺恍然如夢,如今首輔所求,不過是人生圓滿兩字了吧?」

    老天官這是指點自己嗎?范弘道若有所思,片刻后便奮力上前,對申首輔叫道:「閣老若就此抽手離去,簡直太不負責任了!」

    頓時席間安靜了,剛才眾人七嘴八舌的力勸申首輔,都是講大義講形勢,屬於旁敲側擊誘導型勸說,沒有直接正面指責首輔大人的,范弘道是第一個,立刻讓眾人「耳目一新」。

    申首輔並沒有動怒,只看著范弘道,連阻攔都沒有。別人也沒有站出來罵范弘道不知天高地厚的,畢竟范弘道最近居功甚偉,別人不能不服。

    范弘道忽然變得很激動,憤慨的說:「在下這兩年,幫著閣老出了如此多的力,從張四維到王世貞,再到沈尚書,那個不是靠在下去擺平的?所以在下對閣老稱得上無愧於心了吧?

    可是其間不知結下了多少仇家!若閣老位在中樞,在下自然穩如泰山,若閣老歸隱,那敢問閣老,在下又何以自處?莫非閣老所謂求退,就是眼睜睜看著在下去死嗎!」

    一個小監生這樣對首輔質問,是很失禮的行為,但卻又讓首輔無言以對,甚至還有慚愧的心理。估計也只有一連數次「挽狂瀾於既倒」的范弘道才有資格這樣說話,別人都沒法如此張口。

    范弘道的口氣越說越激烈:「我以國士報君,卻未能以國士待我!首輔這樣不在意有功之人,在下早晚都是個去死,還不如今晚就在這裡投水好了!」

    我靠!眾人心裡齊齊驚呼,還是范弘道夠狠,居然用求死來逼首輔收回退意!這一下估計比他們千言萬語都管用!

    只見范弘道大步走到水榭邊上,面朝湖水立定。眾人都沒有出聲,按照一貫套路,現在應該到了勸阻時間,大家要仔細斟酌一下怎麼勸。

    反正一般又不會真跳,有足夠時間想個穩妥主意,應該怎麼樣利用范弘道的表態,再把首輔的心思拉回來,這才是今晚的重中之重。

    還沒等眾人腦中轉了三兩下,只聽「噗通」一聲響,范弘道真就消失在水邊,整個人扎進了水裡!

    我靠!眾人心裡的驚呼變成了口中的聲音,這范弘道竟然是玩真的,竟然真的跳水了!年輕人也太不穩重了,他就不能稍稍停住一下,等到大家想個萬全嗎?

    一片驚愕里,首先反應過來的居然是年紀最大的楊天官,他立刻對站在稍遠處的僕役喝道:「快救人!」

    沒等僕役飛奔過來,水面上又露出了范弘道的腦袋,然後輕飄飄的浮到水榭邊上,又扒著欄杆自己爬了上來。

    眾人繼續愕然,范弘道怎麼就上來了?他行為完全不按套路來啊?跳水就跳水吧,怎能還沒等別人施救,就主動爬了上來?

    范弘道一邊擰著衣襟衣袖上的水,一邊很淡定的說:「水太涼。」

    眾人齊齊無語,這就是傳說中的不拘一格的狂士風流?

    申時行的情緒從消極變得慚愧,又從慚愧變得哭笑不得,這時候終歸平靜了下來。他開口對范弘道問道:「你到底想如何?」

    正如楊巍剛才對范弘道指點和暗示的那樣,申首輔此刻內心深處已經對執政生涯極度失望了。他已經深刻的認識到,明君賢相千古流芳的理想已經不太可能了,於是人生追求從家國社稷變成了個人人生的圓滿。

    正所謂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達」已經不想了,所以申首輔現在更多考慮的就是後者。

    范弘道一邊想著楊巍的暗示,一邊拖著濕漉漉的衣服答道:「請閣老再干三年!這三年裡將後事都布置好,讓在下這樣的小人物能有個活路,不至於被立刻反攻倒算!」

    申時行嘆道:「三年又三年,加起來就是六年,人生能幾個六年?」

    范弘道繼續勸道:「同時再找到個合適接班人,扶上馬送一程,如此才能算的上圓滿!不然閣老你想想張江陵歿去后的下場,難道你就忍心看著再次發生嗎!」

    這時候講什麼春秋大義都沒卵用了,既然申首輔追求的是個人境界,那就只能從個人問題上去化解了。

    范弘道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你申首輔不負責任的突然走人,留下了爛攤子不管不顧,坑的你親信們一個個倒大霉,那能叫圓滿無缺嗎?你餘生就不內疚不遺憾嗎?

    申時行終於有了點知音感覺,滿堂中總算有個明白自己心情的人了,點頭道:「好,老夫就再堅持幾年!」

    今晚說到這裡,眾人也就該散夥了,一個個要告辭離去。但申首輔卻攔住了范弘道,吩咐道:「且慢走,老夫有話單獨與你說,你先去外書房等候。」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
    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