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你們需要一個打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你們需要一個打手字體大小: A+
     

    第三百二十九章你們需要一個打手

    至於那個直接挑起了事故的秦監丞,在明眼人看來,只不過是一個小角色而已!他肯定也是被於孔表所利用了,誤以為於孔表的意思就是禮部的意思,所以才會積極的充當打手!

    大概在秦監丞想來,於孔表就是代表某些大佬做出暗示,迫害范弘道就是幫大佬們辦事,事後大佬自然不會虧待自己!連秦監丞自己也不會想到,於孔表只是「假傳聖旨」,故意誘導他這樣想而已!

    所以問題又回到於孔表身上,究竟是誰指使於孔表故意肇事?於孔表就沒想到,製造出了這麼大的禍事,連禮部尚書都要辭職謝罪,那他這個當事人還能不能保全自身?

    顧憲成恨恨的說:「當真想不到,竟然有人在禮部埋下了這樣的釘子,這種關鍵時刻做出了內奸一樣的事情。犧牲一個禮部郎中,下得本錢可真不小。」

    更多的話就不必說那麼明白了,在整個朝廷中,有能力拿六部掌事郎中特別還是實權司掌事郎中當犧牲品的人並不多,數來數去也就那幾個。

    而且按照最大受益者就是最大嫌疑者的道理,幕後操縱者究竟是誰呼之欲出。除了首輔申時行,誰還能是這次風波的最大受益者?

    不過沈鯉卻又道:「申閣老此人好以寬厚示人,做事向來借大勢而行,很少有如此陰譎的手段。」

    顧憲成腦中立刻冒出另一個人來,一個曾經在自己主場吏部把自己噴到下不來台的年輕人。「聽說那范弘道與申用懋向來關係密切,此人狡險無比,應當是他的主意,並通過申用懋遊說申閣老施行。」

    越是復盤,越是讓顧憲成感到驚心。范弘道親自到南城察院去找巡城御史郭生明的時候,只怕沒有人能想到,後面會引發出什麼樣的變故吧?

    郭生明拒絕了范弘道后,范弘道利用影響力聚集百姓,再裹挾百姓進入內城來到登聞鼓下,又引蛇出洞接連釣出了資深御史錢一本和左都御史吳時來,做出被逼敲登聞鼓的態勢,致使錢一本和吳時來雙雙成為待察對象;然後在南城樹立悲情聖者形象,挾持民意回到國子監,藉助監生群體把持輿論,暗地裡勾結禮部內部人士,製造被禮部迫害形象,最後煽動上千監生圍攻禮部,迫使禮部尚書請辭。

    顧憲成和沈鯉不禁面面相覷,這長長的一連串事件,彷彿一環扣一環,短短數日功夫,就把反首輔聯合勢力衝擊得七零八落。

    如果范弘道一開始就能預料到後面如此多的變化,那也太可怕了,簡直多智近乎妖,怎麼想也不太可能;可是如果范弘道是邊看邊做,靠著隨機應變的發揮,把事情一步步折騰到如此地步,那似乎更令人芒刺在背。

    想到這裡,顧憲成憤怒的捫心自問,為什麼會這樣?我們的為什麼會被一個小小的監生所阻礙?是我們太弱了嗎?可是為什麼我們能把首輔逼到無所適從,卻反而被一個監生逼得手忙腳亂?

    沈鯉感慨說:「老夫想明白了,其實那范弘道更像是一個縱火犯,他的策略就是一路不停的放火,在我們反應過來之前,製造出了漫山遍野的火勢。就算我們最終能撲滅這些大火,也會付出慘重代價。」

    顧憲成覺得這個比喻很形象,范弘道的行為確實就是一個縱火犯,到處不停的點火。一個著火點尚能應付,但是無數著火點出現時,誰不頭疼?

    最後顧憲成只能說:「老大人雖然請辭,但聖上卻未必肯放老大人離去,且靜觀其變!」言外之意就是你沈大人先穩住,不要真的傻乎乎一心走人。

    當顧憲成從沈家大門離去時,卻見有個年輕士子在門外與沈家門子糾纏不休大吵大鬧。「我能幫到沈部堂,你為何不肯通報!」

    沈家門字唾了一口罵道:「呸!每日變著法子想混進府里見我家老爺的人多了,不缺你一個!你有算個什麼東西,沒名沒來歷的,也敢空口白牙的說能幫我家老爺?真當爺爺我是瞎了眼不成?」

    那年輕士子叫道:「你家老爺被那范弘道給對付了,我卻有法子對付范弘道,難道還幫不到你家老爺?」

    顧憲成滿懷心事都是范弘道,他從旁邊經過,聽到這裡忍不住插嘴問了一句:「你何德何能,敢說可以為沈部堂臂助?」

    那年輕士子見顧憲成是從府里走出來的,就收起了狂躁模樣,行個禮問道:「在下順天府府學生員,姓名皦生光是也,斗膽問閣下何人?」

    顧憲成想了想,含糊答道:「本官乃吏部司官,沈部堂後輩友人。想聽聽你如何看待那范弘道。」

    聽到吏部兩個字,皦生光兩眼就真快生光了,連忙趨前幾步,再次行了個禮道:「范弘道之所以讓諸公為難,不外乎是兩句俗語,一句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另一句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有這兩句俗語為前提,范弘道才會有施展種種手段的機會,達到以下克上、縱橫無忌!」

    顧憲成暗暗點頭,此人分析的角度有點意思,結論也不是沒道理。所謂朝中有人好做官,就是指范弘道背後有首輔撐腰,別人不好使用非常規手段。

    所以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就是指范弘道自己本身僅僅是個歷事監生而已,丟了也沒什可惜的,自然就肆無忌憚。正是因為有了這兩大前提,范弘道才得施展陰謀手段,以興風作浪。

    皦生光又道:「閣下大概也是朝中諸君子之一,你們能讓申首輔為難,其實不外乎也是這兩句俗語,對申首輔可以下克上!可是當你們面對范弘道這樣的人時,情況就反了過來,你們成了上位者,被范弘道下克上!」

    顧憲成暗暗稱奇,這個皦生光似乎對朝中生態了解的很清楚。

    皦生光慷慨激昂的說:「申首輔需要范弘道這樣的人當打手,頃刻之間讓你們手忙腳亂,而現在你們也需要打手,一個比范弘道還低的的打手,專門用來針對范弘道!

    在下便在此毛遂自薦!范弘道能做到的,在下也能做到,給在下一個機會,在下還給你們一個奇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