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讀書人的事(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讀書人的事(下)字體大小: A+
     

    第三百二十七章讀書人的事(下)

    話說沈鯉沈尚書主動提出辭職的真正原因,其實並非是因為被國子監監生所逼迫。按照官場慣例,能讓官員被迫辭職的壓力絕大多數都來自於同僚或者上級,很少能來自於治下之民。國子監監生雖然是讀書人,對禮部尚書而言,確實和治下之民沒多大區別。

    沈尚書讓所有人都意外的辭職,最關鍵因素是他已經覺察到形勢「不可挽回」。當前形勢是什麼?范弘道鬧事不叫形勢,但沒法控制范弘道鬧事就是形勢。

    到目前為止,范弘道背後的大佬比如申首輔還沒有什麼動作,只是一個范弘道就能讓他們一伙人焦頭爛額,比如清流的大本營是科道和禮部,都被范弘道攪得雞犬不寧——前幾天范弘道拚死敲登聞鼓,把清流勢力幾個骨幹都按住動彈不得,今天禮部又被范弘道拖進了醜聞泥潭,找不到破解的路子。

    范弘道折騰的本質是什麼?其實就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要能用醜聞纏住敵人就是勝利。幾個骨幹科道官加清流領袖禮部尚書,已經是清流勢力的核心主力了,卻都跟范弘道這樣一個小角色斗得不亦樂乎,那麼等到申首輔等真正大佬正式動手時,他們還有反抗的餘地嗎?

    君子見機而作,所以沈尚書才會主動辭職,用這種態度擺脫范弘道如同八爪魚般的纏繞。這是一種果斷的止損,能夠減少自己的被動。

    另外細究起來,沈尚書的心態與其他清流人物是不太一樣的。清流勢力很迫切的希望內閣里出現己方代表,所以大家一直賣力氣推動沈鯉沈尚書入閣,為此顧憲成、錢一本等積極分子不惜辛勞的奔走串聯。

    沈尚書本人很大程度上是被清流勢力裹挾著向前走的,而他自己反而沒有那麼大的入閣執念,所以也拿得起放得下,覺察到玩不起了就不玩了,免得越陷越深。

    當然讀書人的辭官更多是一種態度和姿勢,並不是說徹底退出政壇,再重新起複是常有套路,所以王安王太監就抓住了這點,繼續窮追猛打、緊逼不舍。

    我們太監失敗了就是死,你們讀書人失敗了說是辭官卻總是言而無信的回來,志氣我們太監都不如!小王太監的意思堪稱是震耳發聵,在這麼擠兌下去,沈尚書處境不堪設想,沒看沈尚書的臉色都從青變成白了嗎?

    但范弘道這一巴掌拍下去,真的把小王太監拍暈了。別說王太監本人,就是站在范弘道身後的同學,也覺得范弘道這下有些過分了。誠然小王太監今天搶了點風頭,但無論如何也是幫著己方說話的,這樣阻止和訓斥實在顯得氣量小了,還是說范弘道另有其他心思?

    眾人正猜測間,只見范弘道打完王太監后就迴轉過身子,重新對沈尚書開口說話,頓時讓沈尚書身邊人人驚懼!一個太監就已經如此刻薄,那范弘道出手還能讓人活嗎?張四維、王世貞不停的從眾人腦中閃過,這兩位大佬是怎麼死的?今天沈部堂莫非也難逃厄運?

    卻聽范弘道對著沈尚書道:「這王太監本來只是跟著看熱鬧的,其人年紀尚小、不懂規矩,在此放肆胡言亂語,說了一些蠢不可及、不通人情道理之語,叫沈部堂見笑了,還望海涵!」

    對面沈鯉沈尚書微微錯愕,先前范弘道堪稱是咄咄逼人,絲毫不給自己面子,但不承想此刻范弘道突然變得如此和藹可親、善解人意,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還是說年輕人心性不穩定?但這前後反差也太大了。

    不過迷惑不解的沈尚書輕輕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無論范弘道到底怎麼想的,至少眼前能讓自己下得來台了。

    聽完范弘道向沈尚書「示好」,王太監心中頓時悲憤欲絕,兩眼死死望著范弘道,不由得想起一句詩來:「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如果讓自己繼續批判下去,沈尚書肯定無話可說,只能被逼著真正辭職徹底退出政壇!自己一個有志於政事的小太監,初出茅廬初涉政壇,就能把朝廷最頂級的大佬逼得徹底隱退,那是何等耀眼的業績!

    但是如此大好局面,卻讓范弘道這個萬惡的投降派毀了!這樣的天時地利人和好時機很難再有,想當年,岳飛朱仙鎮大捷,正準備直搗黃龍府時,突然收到十二面金牌的心情,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想到這裡,王太監望向范弘道的的目光越發抑鬱憤慨,雖然機會是你范弘道費盡心機折騰出來的,但是你卻揮霍了機會還阻止別人發揮,那這個機會的意義何在?正所謂,十年之功廢於一旦,你范弘道就是歷史罪人!

    不只是沈尚書、王太監,所有人一時間皆都疑惑不解,想不明白范弘道一反常態究竟是什麼用意。

    大家對范弘道的印象,從來都是「往死里懟」,非死即傷不是說笑的,今天卻放了沈尚書一馬,難道沈尚書身上有有什麼獨特的個人魅力感動了范弘道。

    發生在萬曆十四年的這場風波,就這樣落下了帷幕,國子監監生憤怒的請願,以禮部尚書請辭謝罪而告終。不管這請辭結果是否如何,但沈尚書至少這段時間不可能拋頭露面出來行走了,清流勢力元氣大傷,幾乎無力再戰。

    但事情還沒算完,王太監仍然揪著范弘道不放,一直走到了國子監太學門外。范弘道不耐煩的說:「你這小太監,還不速速回宮去,跟著我作甚?如果是因為剛才打了你一下,那我也向你致歉過了!」

    王太監的憤怒仍然沒有化解,喝問道:「我就是想問明白,你為何如此沒有骨氣?關鍵時刻如此懦弱,簡直叫我失望之極!」

    旁邊的大明好同學時習之翻了翻白眼,指點說:「你怎麼傻乎乎的?你擠兌沈尚書請辭是虛偽套路,但你就沒想過,范同學前幾天在登聞鼓下,也當眾表示辭官了!

    你要把沈尚書擠兌到發毒誓永遠隱退,或者鬧出點別的什麼問題,那同樣表示過辭官的范同學何以自處?范同學難道也要來一個歸隱田園永不出世?」

    王安王太監登時感到一口血涌到喉嚨,險些吐了出來。是啊,如果樹立了嚴苛的新標準,那范弘道自己怎麼辦?范弘道本人當然也不樂意了。

    套路,都是套路,讀書人都是互相套路,就沒有一點點真誠!王太監忽然很想念乾爹,宮外套路深,他要回宮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