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東風和西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東風和西風字體大小: A+
     

    第三百一十五章東風和西風

    范弘道與內書房扯上關係,對國子監各方的衝擊都很大,這會讓范弘道問題進一步複雜化,成為一個不可測的變數。

    李祭酒對報信的差役說:「你去太學門擋駕,無論太學門外是誰,一刻鐘后再將他們放進國子監內!」

    那差役對這個命令一頭霧水,這祭酒大人若是見客就該速速將人請進來相見才是,若是不見客就該直接拒絕,哪有先擋駕一刻鐘后然後才放進來的道理?

    當然對正堂官的指示,不管是否理解都要執行,作為差役沒有任何自主的可能,所以也只能領了命令然後照辦。

    李祭酒的神情從糾結漸漸變得淡定從容,又在公房裡坐了一小會兒,便見秦監丞手持文書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

    「已經草擬完畢,請堂尊過目!」秦監丞將手裡文書呈上去。

    李祭酒將文書接過來,仔細看去,不出所料的羅列了數條罪名給范弘道,然後處罰是杖責二十、逐出太學、革除功名,最後則是繩愆廳監丞的籤押。

    杖責不杖責或許不是什麼大事,但革除功名這項就狠辣了。范弘道之所以上躥下跳還沒被摁死,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他是讀書人,雖然功名比較低,但也是讀書人士子階層,法律上具有一些被保護的特權,絕非普通百姓。

    若沒了功名,還能叫讀書人?若不是讀書人,只怕連一個縣衙衙役搞不定,更別說去撩撥朝廷大佬們。

    李祭酒將目光從文書上挪開,看向秦監丞,若有所思。雖說繩愆廳和彝倫堂公房前後院相鄰,距離很近,但秦監丞這動作也夠快的。如此迅速就拿出懲治詳文,並加上了繩愆廳監丞的籤押,想必是蓄謀已久。

    沉吟片刻,李祭酒開口道:「不如,算了吧?不要追究范弘道了。」

    秦監丞沒想到等來的是這句話,不由得有點發急,剛才明明已經說好,怎麼李祭酒又開始猶豫?連忙答話說:「這公文要送到禮部申詳!」

    國子監監生的學籍和進士官員的籍冊一樣,都歸禮部管理,所以革除監生功名必須要上報禮部申請批准,懲治范弘道也不例外。

    但秦監丞這樣說並不是教導李祭酒怎麼走程序,重點在於強調禮部兩個字。他剛才已經表明過了,禮部有人希望國子監這樣辦事,讓李祭酒當機立斷,不要再猶豫了。

    李祭酒臉上露出幾分於心不忍,長嘆一聲道:「本官就不籤押了,你將這申詳送到禮部去吧!」

    所謂籤押就是簽字蓋印,秦監丞暗道這李祭酒真是婦人之仁,居然連個籤押都不敢。如此瞻前顧後、全無主意怎能成得了大事?就是有機會也抓不住,活該在國子監混了十幾年也沒能出去。

    算了,既然祭酒大人已經口頭同意,秦監丞也不想浪費時間繼續在這裡和李祭酒糾纏,告辭道:「屬下這就去。」

    李祭酒很不放心,又叮囑道:「你親自送去,不要假手他人。」

    這是太膽小怕讓別人知道?秦監丞本來就想親自送去,也好在禮部的大人物那裡露臉表功,李祭酒這個囑咐正合他意。

    等秦監丞走到門檻處,李祭酒突然又出聲道:「你不要從正門出監,去膳堂那邊,從小門出去!」

    膳堂那小門是用來運送米糧菜蔬的,在國子監的西北方向,從這裡出去就是安定門大街,一路向南就通往京城中央,完全不必從正門也就是集賢門、太學門路過。

    秦監丞暗笑幾聲,只覺得李祭酒還是為了掩人耳目。不過在這種細枝末節問題上沒必要和李祭酒對著干,便答應下來,真從膳堂小門出去了。

    然後秦監丞就拚命的催促轎夫快跑,一直向著皇城南邊的禮部而去,唯恐在路上耽誤了功夫。與范弘道交惡導致被朝廷邊緣化,已經抑鬱了一年的秦監丞憋到今天,終於有些可以揚眉吐氣的感覺了。

    於私來說,只要把袋裡這公文送到禮部,范弘道就完了,短短一年後就能報仇雪恨,豈不快哉?於公來說,只要自己出了這份力氣,那些朝中大人總要給自己一點恩賞,可以就此擺脫沉淪於邊緣衙門的撲街命運!

    所以今天將會是美好的一天,秦監丞相信。至於朝廷中打生打死,那跟他這小撲街沒什麼關係,他只要抓住眼前的機會,改善自己的處境就可以了。

    李祭酒目送秦監丞背影,臉色十分複雜。他現在可以確認,秦監丞這會兒只顧得出公文處罰范弘道,一直在繩愆廳和彝倫堂之間來回奔走,還不知道剛才正門那裡發生的事情。

    但李祭酒卻沒有告訴秦監丞剛才前門發生之事,只象徵性的口頭阻攔了幾句。秦監丞當然不能半途而廢,然後李祭酒就讓秦監丞帶著從西北小門出監了。而且秦監丞親自送往禮部的公文上,只有繩愆廳監丞籤押,沒有國子監祭酒的籤押。

    李祭酒默默想:「反悔的機會給了你好幾次,是你自己一意孤行要如此。若真有什麼後果,怪不了本官啊。」

    朝廷爭鬥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萬一范弘道這東風壓倒了西風,再次上演鹹魚大翻身,那反攻倒算追究相關人員罪責,也沒他李祭酒什麼事。

    懲治范弘道的白紙黑字公文是繩愆廳秦監丞籤押的,上面並沒有祭酒的籤押,而且也是秦監丞送到禮部的,他李祭酒只要推說自己不知情就萬事大吉。

    又萬一西風壓倒了范弘道這東風,禮部批准把范弘道革除,那他李祭酒也沒什麼過錯。至少他李祭酒並沒有妨礙秦監丞收拾范弘道,而且也默認縱容了秦監丞的行為,朝廷中的老大人們也沒道理不滿。

    不管東風西風,他李祭酒不被吹倒就行了。

    為官之道,就要努力做到「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啊,李祭酒想道。對了,這句詩好像也是范弘道昨晚在繩愆廳監牢里寫出來的,自己借來用倒也應景。不過自己的解讀與范弘道的本意只怕不太一樣,自己應該比范弘道更高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