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監規不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監規不容字體大小: A+
     

    第三百一十四章監規不容

    現如今國子監的最高首領李祭酒坐在公房裡,愁眉不展心事重重,他的難點只有一個,應該怎麼對待范弘道?

    而繩愆廳的掌事人秦監丞則站在李祭酒對面,正在慷慨陳詞:「范弘道數犯監規,敗壞綱紀,屢教不改!今次回監又動手毆打同學,影響惡劣之極,理當革除清退,以儆效尤!」

    李祭酒久久沉吟不語,其實范弘道違不違紀都是小事,其實真正的矛盾之處在於,范弘道確實在朝廷惹了大麻煩,可在國子監監生中威望卻很高,處置不當就會引起全體監生的逆反。

    「朝中有老大人已經發了話,言稱我們國子監近些年過於放縱監生,要我們嚴厲整頓風紀!」秦監丞說。

    對這句話,李祭酒不能不重視。所謂整頓紀律,當然是沖著范弘道來的,畢竟如今在名義上只有國子監能懲罰范弘道了,所以有大人物向國子監施壓也不奇怪。

    想來想去,李祭酒做了一個不是決定的決定,暫且什麼也不做,繼續把范弘道關押幾天,觀察各方反應。做了就有可能錯,不做就不會錯,這個道理李祭酒還是懂的。

    再說以范弘道現在的處境,把他關在繩愆廳大牢里,就相當於隔絕了外界對他的攻擊,說不定對范弘道本人也是一種保護,所以這沒毛病!

    但是這樣老成的決定,讓秦監丞非常不滿,他抗聲道:「范弘道違紀事實俱在,完全沒有疑問,為何要拖延時日?」

    李祭酒抬眼看著秦監丞,冷不丁的說:「你似乎很著急?實話實說,你到底如何想的?你我好歹也算共事一場,本官想聽你的真心話!」

    秦監丞毫不遮掩的說:「在下淪落至此,都是拜范弘道所賜!本以為無望再起,但時至今日,機緣又出現在范弘道身上!」

    聽到這裡,李祭酒也覺得很奇妙,當初這秦高業被范弘道坑得仕進無望,沒想到一年後鹹魚翻身的機會又是范弘道引出來的,看來是有大人物給他什麼許諾了。

    對秦監丞的官場際遇,李祭酒作為官員還是比較同情和理解的,換成誰也要抓住機會。正在這時,有雜役衝到門外叫道:「大老爺!外面來了許多百姓!」

    「許多百姓?」李祭酒很迷惑,國子監是讀書人聚集的地方,很少有百姓到這裡來,更別說大批百姓聚集了。

    那雜役詳細稟報說:「他們都是南城百姓,來給范弘道送萬民傘的!還說范弘道離任匆匆,在南城時沒來得及送,所以今天追到國子監來補上!」

    范弘道的萬民傘?李祭酒聽到這個詞,不知道該不該高興。

    按道理說,國子監放出去歷事實習的監生能博得百姓如此擁戴,不但是監生自己的榮譽,也是國子監的榮譽。這可是國子監有史以來的第一次,作為國子監祭酒,理當高興才是。

    但事主范弘道現在還在繩愆廳監牢里靜養呢,外面偏偏送來萬民傘,這對李祭酒而言就是輿論壓力了。

    一個萬民傘楷模被關到了國子監繩愆廳牢房裡,這樣錯位的對比,很容易形成熱點輿情。

    這范弘道還真是會給人找麻煩啊,李祭酒正琢磨這個新情況時,秦監丞立刻也說:「屬下只想對大人說,此時出手幫助范弘道,不一定會有什麼收穫,但如果打擊范弘道,就一定會有人投桃報李!這是屬下從禮部聽到的話!」

    禮部?李祭酒心中的天平終於出現了一些傾斜,禮部是國子監的上司衙門,禮部的意思當然非同小可。

    當然范弘道也有點首輔背景,但范弘道得罪的那些人,勢力不比申首輔小。況且到目前為止,正首尾難顧的申首輔並沒有明確表示過什麼。

    「一頂萬民傘不過虛名而已,何如朝中老大人的嘉獎!」秦監丞趁熱打鐵的勸道。

    李祭酒嘆口氣道:「雖然范弘道才華橫溢,無奈監規不容,那就給他處分吧。」

    「是!」秦監丞大喜過望,連忙領命:「屬下這就去草擬文書!」

    監丞是繩愆廳的主管,對監生懲治處分公文當然要出自監丞之手,所以秦監丞十萬火急的離開祭酒公房,回到繩愆廳去辦事了。他擔心夜長夢多,所以打算早早敲定事實。

    李祭酒正端起茶盅品茶,又有雜役快步沖了過來,站在門口用更大的聲音叫道:「不好了!有司禮監的公公來問罪了!」

    這又讓李祭酒吃了一驚,此消息可比剛才萬民傘重要多了。那司禮監地位相當於內閣,司禮監太監號稱宮中內相,他這種祭酒是萬萬不能得罪司禮監的。

    百姓送萬民傘,無非就是輿情壓力,處理不好會挨罵。但是關係到司禮監的問題處理不好,就不只是挨罵了,丟官降職都有可能。

    但李祭酒又很迷惑,最近並沒有惹到司禮監啊。國子監跟內宮司禮監不能說一點關係也沒有,司禮監不只負責批奏摺,在宮中也負責書籍文字方面事務,需要大批人手抄書、編纂書集時,經常從國子監借人。

    李祭酒可以確定,最近這段時間國子監與司禮監沒有什麼業務往來,司禮監的人跑到國子監問哪門子罪?

    「那公公是來找范弘道的!范弘道被用為內書堂教習,今天應當去內書堂授課,但他缺席了,所以司禮監隨堂太監陳公公派了人來問罪!」

    什麼?李祭酒心神劇震,甚至還夾雜著點嫉妒。內書堂教習這種差事,就是拿國子監祭酒去換,也不見得虧啊,怎麼就落到范弘道頭上了?為什麼不請他這個祭酒去上課?如果這小太監學生將來能當上司禮監太監,那可就沾大光了!

    當然李祭酒也明白,現在不是羨慕嫉妒恨的時候,范弘道因為被關押在繩愆廳,所以缺席了今天課堂,如果司禮監追究下來,責任會不會由自己這祭酒承擔了?

    想到此處,李祭酒眼前閃現出范弘道打人之後泰然自若的表情,當時所有人都覺得很怪異,范弘道的表現也太冷靜了,完全不像是熱血上頭衝動打人,彷彿只是在完成事不關己的任務似的。

    現在李祭酒忽然明白了,范弘道這就是故意要進牢房,渲染一種末路悲情!

    想通這其中關節后,李祭酒對這種心態並不陌生,聽說近些年有些大臣為了求名,故意觸怒天子然後被責打廷杖,范弘道的行為大有異曲同工之處。本質上無非就是賣弄正人君子遭遇凄慘的場景,引發輿情激賞,然後博取利益。

    所以李祭酒知道,自己面臨的最大問題並不是怎麼對待范弘道,而是應對范弘道使出的套路!

    范弘道不會靜止不動,他是自帶折騰光環的人物,絕對不會安安靜靜坐在大牢里,等待自己如何處理的!范弘道肯定有自己的花樣,而自己只能選擇參與的姿勢!

    換句話說,是配合還是不配合?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