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繼續搞事(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繼續搞事(下)字體大小: A+
     

    第三百一十三章繼續搞事(下)

    普通百姓犯了事,會被送到官府坐牢,但國子監監生犯了事,官府是無權處置的,只會被送到繩愆廳。這裡面各種刑罰設施一應俱全,能夠承擔從拷打到拘押等全套執法任務。

    今天范弘道就進了這麼一個地方,對平常監生而言,大概這就是最凄慘的遭遇了。江湖傳聞,洪武時候還有監生被砍了頭掛在旗杆上。

    李祭酒的長隨李萬一步不離,緊跟著范弘道走入囚室,他明白主人的意思,今晚他的任務就是保證范弘道的安全。長夜漫漫,他對范弘道說:「我家主人讓我問話,你為何要這樣做?」

    范弘道卧在茅草堆里,拍死兩隻臭蟲,然後伸手比劃著周圍說:「實話實說,這樣看起來才比較慘啊。」

    「比較慘?」李萬有點跟不上范弘道的腦迴路。

    范弘道答道:「去敲登聞鼓,惡了朝中大佬,不夠慘;丟了官回到國子監,也不夠慘;遭遇白眼相待,還是不夠慘!直到此時此刻,坐了大牢,這才有點意思啊!」

    李萬無語,誰不想求個好,還有人想求慘?讀書人腦子都是這樣不正常么?想到這裡李萬又緊張起來,睜大眼睛死死瞪著范弘道。

    而茅草堆上的范弘道正打算將就著睡覺,回頭卻見李萬盯著自己不放,難道這人還有什麼特殊取向不成?便很不自在的問:「你看著我作甚?」

    李萬很小心的說:「怕范先生自殘。」

    范弘道怒道:「我腦子沒毛病,自殘幹什麼!」

    「你剛才說要慘一點,當然還有比坐牢更慘的事情,那就是在牢中死傷啊!比如你把陶罐砸碎,再用碎片自殘,或者解開腰帶,掛在窗戶框上,結繯自盡。」李萬很有經驗的說,

    范弘道只覺陰風陣陣,打了個冷戰說:「我不會那樣做,不用你盯著我!」

    「可在下必須要防著你這樣做。」李萬繼續盯著范弘道說:「范先生為何坐了起來?」

    范弘道沒好氣的說:「睡不著了,還要防著被你自殘,不睡了!」

    及到次日,范弘道的事情仍然被數千國子監監生熱議。可以說,范弘道在國子監監生群體里,搶頭條的能力無以倫比,大概是因為范弘道是國子監里一個現象級的「存在」。

    至少在最近幾十年裡,沒有比范弘道更「厲害」的監生,這個厲害的意思是多方面的。

    在讀書人大群體里,監生百年來弱勢慣了,與進士、舉人這樣科舉精英比起來,監生往往被視為被科舉淘汰的敗狗,在科舉精英面前抬不起頭來。

    而范弘道這個同學閃亮登場后,拳打文壇宗師王世貞、腳踢狀元榜眼和傳臚,對外戰績簡直晃瞎眼,很為國子監爭光添彩出口氣,怎能不成為傳奇一般的存在?當初國子監祭酒羅萬化不喜歡范弘道,打壓了幾下范弘道就被驅逐走了,未嘗沒有民心所向的意思。

    這樣的「巨星」在外面惹出了大事,回到國子監肯定要引發議論,更別說該巨星還鬧出了那麼大動靜,最後被關到了繩愆廳裡面,給大家留下了一個懸疑。人人都在猜測,范弘道最後會面臨什麼樣的下場?

    課間休息的監生三五成群討論的熱火朝天,有好事者甚至開始坐莊開局,賭范弘道的命運。距離大門比較近的那群監生忽而聽到,從南邊集賢門方向傳來吹吹打打的聲音,眾人齊齊下意識想,誰家辦喜事從大門外路過。

    但是吹吹打打的聲音卻固定住了,在大門外徘徊不去,惹得監中一干閑人忍不住去看熱鬧。

    然後便見數十百姓宿老,簇擁著一把懸挂綢緞的俗氣傘蓋,正堵在太學門外。兩旁都是喜氣洋洋的吹打手,極賣力氣的吹嗩吶打鑼鼓,把這清幽讀書之地搞得跟鄉下那些抬神遊街廟會似的。

    門口差役攔住了這夥人詢問,然後就聽帶頭的老者高聲道:「我等聽說范主簿離任,現人在國子監,特來送萬民傘!」

    裡面圍觀的監生人群登時轟動了,當了幾天主簿,居然混到一把萬民傘!這東西對於進士出身的知縣知府們來說,不見得是特別大驚小怪的東西,但監生很難出任正堂主官,沒聽說過能收到萬民傘的,而且還送到了國子監!

    又聽那帶頭老者說:「不知范主簿人在哪裡?可否請出來相見?亦或讓我等進去當面感謝?」

    於是把門差役就尷尬了,范弘道好像被關押在繩愆廳牢房裡,怎麼可能叫出來?也不可能讓這幫送萬民傘的人去繩愆廳牢房啊,那成什麼樣子?

    旁邊有人出了主意:「你去稟報祭酒大人,讓李祭酒定奪!」把門差役讓百姓門外等著,正要進去稟報,但又有在後面喊他:「那門子慢著!咱有話問你!」

    於是這把門差役只好又回過頭來,又看到個人擠過來。再細看此人面白無須,帶著三山帽,又加上嗓音尖細,很容易就能判斷出,這是一名太監。只好放低了身段詢問:「公公不知有何見教?」

    那太監亮了亮腰牌說:「咱奉司禮監隨堂太監陳公公之令,特來找監生范弘道問罪!」

    問罪?眾人震驚不已,莫非這范弘道還得罪了司禮監?

    要知道,那司禮監在宮裡地位相當於內閣,司禮監太監號稱內相!要是觸怒了權勢滔天的司禮監,對范弘道如今的處境而言,真可謂是雪上加霜,必定要死了!

    又聽那太監冷冷的說:「陳公賞識人才,上月請范弘道去內書房做教習,先前還給他發放過進宮腰牌,約定了今日開講,為何不見他的蹤跡?」

    眾人下意識的還以為聽錯了,去內書房當教習?范弘道居然還有這樣的際遇?這是走了什麼運數,祖墳冒了多少青煙才能有的差事?如果未來的司禮監太監都是自己學生,有這種人脈不當官也無所謂了!

    「你這門子愣著作甚?叫范弘道出來領罪!如果沒有合理解釋,陳公絕不輕饒!」那太監臉色很不好看,氣勢洶洶的呵斥道。

    在場每一個監生都能說出理由,那范同學昨天被關進了繩愆廳牢房,今天當然出不來,更沒法去內書房去講課。但先前誰又能想到,范弘道會驚動司禮監?

    大家可以想象到,祭酒大人摔桌子砸碗的場面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