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零八章 中斷的交易(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零八章 中斷的交易(下)字體大小: A+
     

    第三百零八章中斷的交易(下)

    面對王錫爵的要求,申時行並不很生氣。一方面是因為他性格偏軟,深諳妥協之道;另一方面,在這個時候,王錫爵能面對面的擺明車馬,起碼是坦誠相對,總比背地裡施展陰謀詭計好。

    在政治生活中,談交易是很正常的現象,如果僅僅因為對方有所求就撕破臉,是很不成熟的表現。在申首輔的觀念里,只有范弘道那種小年輕才會幹出這樣的事。

    王錫爵與申時行公務上比較合拍,關係一直還算不錯,但他也有自己的考慮。他不是申時行的黨羽,不是申時行的故舊門生,沒有理由永遠無條件支持申時行。

    在當前這個局面下,王錫爵完全看不出支持申時行對自己有什麼好處,甚至還會因為支持申時行而受損,所以申時行必須拿出點籌碼,才能換取他的支持。再三考慮后,王錫爵選擇的籌碼就是「吏部尚書」。

    申時行沒有立刻給出答覆,端起茶水小飲幾口,默默梳理自己的思路。當前情況是,他這首輔面臨兩股勢力聯手夾攻,以科道言官為基礎的清流勢力,和以李植為首的紅人近幸勢力。

    而紅人李植想推舉老師王錫爵為代言人衝擊首輔位置,而王錫爵似乎並不太願意充當近幸勢力的「帶頭大哥」,所以找到自己要求利益交換,用吳時來換掉楊巍擔當吏部尚書。

    自己只要答應王錫爵要求的籌碼,就獲得王錫爵的支持,避免背腹受敵局面,專心致志的應付科道清流勢力圍攻。而失去的就是對吏部的掌控,以及今後將面對內閣另一個強權的崛起。

    得與失之間很難衡量,申時行一時間難以做出抉擇,但這並不妨礙申首輔與王錫爵討價還價。有時候,談判中的討價還價不一定真是為了求得結果,而是一種拿不準時候的試探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可以漸漸完善自己的想法,做出最終決策。

    在這層意義上,內閣大佬與市場商販沒什麼區別。兩人當即你一言我一語,最後談判的焦點集中在了左都御史吳時來這裡。

    王錫爵提議讓吳時來代替楊巍當實權第一的吏部尚書,申時行則說:「我可以讓楊巍致仕退休,並且可以與你共商接替人選,但不許吳時來當吏部尚書。」

    王錫爵略加思索,楊巍就是申時行的馬前卒,申時行同意讓楊巍離職退休,就相當於放棄對吏部獨家掌控,同意與自己共商未來吏部尚書人選,就是給自己一些話語權。

    但這還不夠,王錫爵如果想要更多,就必須推動吳時來接替吏部尚書,而不是再另外選人,所以他仍然堅持直接推舉吳時來上位。

    「誰都可以,唯獨吳時來不行!」申時行在這點上表現的很強硬。

    眾所周知,吳時來一直是申首輔這邊的同黨,但這次他卻與王錫爵私下裡聯手,無異於是對申首輔的背棄。所以申首輔必須要讓別人看到,背棄自己不會有好結果;或者說,不能讓別人看到,背棄自己還能更上一層樓。

    而且往更深里考慮,作為背叛者的吳時來如果主掌吏部,對申首輔來說是最糟糕的人選。很簡單的道理,叛徒對待原有自己人是最狠的,吳時來主掌吏部后,出於種種顧慮絕對要排斥申首輔對吏部的影響力,與此同時絕對要與王錫爵繼續保持緊密同盟。

    談了幾個回合,內閣兩大巨頭在吳時來問題上始終達不成一致,王錫爵也沒想到申時行在這地方如此頑固,有點沉不住氣的說:「值此危困之際,糾結於此等細枝末節,首揆你能穩坐釣魚台否?別忘了吳時來如今是左都御史,可以稍加鉗制言官,幫助閣下解困。」

    王錫爵這話就帶著點威脅意思了,吳時來是左都御史,如果申時行這邊點了頭答應,吳時來就可以幫著牽制一下科道勢力,減輕申時行面臨的壓力。

    申時行也挺無奈,自己的短板就在這裡了。

    他狀元出身,一開始做官就是最清貴的翰林院,然後走翰苑坊局最頂層路線一路升遷,以皇帝老師身份進入內閣,這是所有大明文人最夢寐以求的升遷路線。隨後沒幾年功夫,申時行又趕上張居正倒台和張四維出事,首輔位置毫不費力的就落到頭上,這時才五十齣頭,在內閣里其實算年輕了。

    所以縱觀申時行的官場生涯,一直在走最上層路線,官職清貴升遷又極其快速,這是他的幸運,也是他的不幸。最大的不幸就是,缺少中層人脈積累,更直白的說是缺少衝鋒陷陣的打手。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遇到科道清流或者李植紅人勢力的圍攻,申時行就很難找到足夠的人手來形成反擊聲勢。總不能堂堂首輔帶領幾個尚書侍郎赤膊上陣,和一群五六七品的官員混戰吵架吧?

    王錫爵是李植老師,這些紅人近幸要賣王錫爵面子,吳時來是左都御史,對言官御史也有一定影響力,但申時行就缺這個。所以吳時來才會與王錫爵聯手,趁機謀取自己的利益。

    於是申首輔又陷入了沉默,自己的發力點在哪裡?

    此刻忽然有到中書舍人在門外稟報:「登聞鼓響了,值鼓官軍將狀文送了過來!」

    話說敲登聞鼓既然被稱為告御狀,理論上應當將狀子直接奏報給天子,但在實際操作中,這顯然不大可能,九五之尊哪裡管得了這許多閑事?而內閣的作用就體現在這裡了。

    內閣的主要功能就是幫著天子閱覽奏疏並票擬聖旨,所以敲登聞鼓的相關文書也都會呈送到內閣這裡,與大臣們的奏疏一樣,不過緊急程度略高一些。

    申時行暫且中斷了與王錫爵的談判,接過文書並問道:「敲鼓者何人?」

    中書舍人如實答道:「聽說是叫范弘道的!」

    申時行聽到這個名字,拿著文書的手不禁抖了一下。他穩穩心神,連忙打開文書看,然後終於可以確定了,這個范弘道就是那個范弘道。

    此人又又又又又又要作死嗎!正不痛快的申時行頓時怒了,他心裡還是很看好范弘道的,不然也不會扶持范弘道去當署理主簿進行鍛煉,但沒想到范弘道當著一個比芝麻還小的地面官,居然也有膽搞出這樣的大事來。

    有沒有搞錯,以官員身份敲登聞鼓,簡直無可救藥!申時行有種把范弘道叫到面前大罵一頓的衝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