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三百零二章 逗你玩(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三百零二章 逗你玩(上)字體大小: A+
     

    第三百零二章逗你玩(上)

    責任和過錯是兩回事,沒過錯不意味著沒責任。

    登聞鼓對朝廷和天子而言,既是個不得不擺出來的門面象徵,又不希望別人真來敲。在這種微妙的意識下,敲登聞鼓的原告肯定有責任,因為不能鼓勵大家隨便來敲鼓,所以就算沒錯,只要敲了鼓,那就會被追責。

    但與此同時,被告方也不能好,追究下來南城代理主簿范弘道和南城御史郭生明都跑不了。這種背景下,范弘道尋找郭御史的親朋故舊,簡直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很明顯是想把更多的人牽扯出來,然後把責任板子打到更多人身上。

    范弘道等了一會兒,沒見有人出來,疑問道:「難道諸君當中,真沒有郭生明的同年、同鄉?」

    圍觀眾人對此無語,范主簿這肯定是明知故問了,就算人群里有,這會兒站出來也需要很大的決心。不出來,就等於眼睜睜看著郭生明倒霉,良心上不太過得去;若要出來,就可能被范弘道拉進局中一起掙扎。

    范弘道又等了一會兒,重新問道:「諸公里如果沒有郭生明的同年同鄉,那總該有幾個好友,再不濟也該有些熟識之人,亦或是曾經有過同僚之誼的,不站出來救救他?不然登聞鼓一響,郭御史可能就要烏紗落地了!」

    範圍進一步擴大,但還是沒有人站出來。郭生明氣得只想動手打范弘道,連說話都不想說了。

    按道理說,言官群體是最掌握話語權的群體,從來只有言官批判別人,很少有別人批判言官。但郭生明郭御史現在卻覺得,在目前這個特定情境下,自己的話語權稀里糊塗的被范弘道篡奪了,成了那個被批判者。更失策的是,范弘道的每一步都沒有預料到,導致一直被范弘道牽著鼻子走。

    只有明白人能在短時間內看得透,范弘道又使出了他最拿手的招數,那就是「角色置換」。如果只說范弘道本人,當然是個小人物,可現在的范弘道把自己的角色定義為「敲登聞鼓的人」,那就不一樣了。

    在別人看來,郭御史乃是言官精英,朝堂上有名有號,在大明體制下是極有臉面的人物(言官聲譽威望高於普通官員),可今天郭御史被范弘道逼到這個份上,簡直是斯文掃地,近乎被凌辱了。

    連郭御史自己都覺得羞恥異常、丟人現眼,但范弘道卻覺得自己凌辱的還不夠。他回頭看向郭御史,一臉很嫌棄的說:「你好歹也是朝廷言官,今日這麼多人在場,居然沒有一個人肯承認與你認識,是不是恥於與你為伍?」

    朝廷選拔言官,有一個默認的年齡限制,就是不能太老,因為年紀太大的人一般都沒有銳氣,不適合做言官,一般以三十歲左右為佳,像郭御史本人就是三十多歲的黃金年齡。

    但在這個年齡段,一般人養氣功夫還修鍊不到家,大明朝年輕官員吵架甚至動手打架並不少見,郭御史也不例外。所以聽到范弘道說「恥於與你為伍」,郭御史終於惡從心頭起、怒向膽邊生了,足足憋了半日的火氣瞬間爆發。

    只見郭生明一個箭步衝到范弘道面前,左手劈手揪住了范弘道的衣領,然後右手緊握成拳揮起,就要往范弘道臉上招呼。而范弘道一動不動,連下意識的防禦動作都沒有,就這麼冷靜的看著郭御史,還帶有一點點的期待。

    圍觀人群一陣子驚呼,郭御史這拳頭打下去,性質就更惡劣了!范弘道不僅僅是范弘道,還是準備敲登聞鼓告御狀的人,而被告官員毆打敲登聞鼓的人,這明顯是罪加一等,有理也變沒理了!

    終於還是有人站出來了,並大喝一聲:「住手!」

    這個聲音聽在郭御史耳朵里非常熟悉,所以他停住了打人動作。范弘道對此略感遺憾,扭頭看去,卻見一個四十餘歲的官員走向自己,胸前是獬豸補子,說明此人也是個科道官。

    來者走到范弘道面前,自我介紹說:「在下乃是福建道御史錢一本,久仰閣下名聲,今日才得一見。」

    一般人見面都說「久仰大名」,但這錢御史卻只說「久仰名聲」,此中大有微妙之意。但范弘道並不在意錢御史恭敬與否,開口就是:「你是郭生明的同黨?」

    錢一本的答話頓時被噎回去了,這范弘道到底會不會聊天,見面對答完全不按套路來啊,他哪能公開說「我是同黨」?

    別人忍不住暗笑,稍微有門路的人都知道底細。錢一本和郭生明都是清流勢力的骨幹力量,又聽說他們這夥人最近正聯手醞釀顛覆內閣的大動作。所以郭生明面臨難堪,實在無法自救時,錢一本出來救場再正常不過了。

    范弘道見錢一本沒回話,又反問說:「莫非你不是郭生明的同黨?那你想怎麼教訓郭生明?」

    這話讓錢一本簡直沒法回答,他決定不能被牽著鼻子走,不再虛以委蛇,直接對范弘道責問道:「閣下今日所作所為,未免過於冒失!區區南城民間小事,便要大張旗鼓驚動宮闕、攪鬧輦彀,非智者所取也!」

    范弘道終於回憶起來了,錢一本好像是東林八君之一,能混到這樣名號,大概也是當世清流勢力里的中堅力量。所以說他與郭生明同黨肯定不冤枉他,沒準最近顛覆申首輔的暗流里,錢一本會是重要角色。也難怪錢一本喝了一聲,郭生明就停止動手了。

    面對責問,范弘道沒有答話,卻轉向郭御史,開口道:「聽見沒有?閣下今日所作所為,未免過於冒失!區區南城民間小事,便要大張旗鼓驚動宮闕、攪鬧輦彀,非智者所取也!」

    別人齊齊無語,這范主簿也太省心了,直接把錢一本的原話複述了一遍。本來錢一本責問范弘道,結果范弘道依葫蘆畫瓢的把責問轉嫁給郭御史,揶揄諷刺的意味十足。

    而且眾人還能感覺到,范主簿故意用這種方式表達出了強硬態度——今天主要責任是郭御史,不是我范弘道,你錢一本犯不上來責問我,要指責也該指責郭生明去!

    錢一本心裡的火苗騰騰往上冒,這范弘道簡直太目中無人了,這樣學說話難道是逗他玩呢?他錢一本好歹也是有名望的人物,這范弘道面對自己居然如此滿不在乎,說了半天嘴裡連一句正經回話都沒有!

    這錢御史站出來,主要目的肯定是為了拉郭生明一把,但明面態度上還是要擺出些客觀樣子。卻不料對答幾句后,他也成功被范弘道激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