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舌綻春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舌綻春雷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七十六章舌綻春雷

    一直鬧到了這時候,終於有大人物出來收拾局面了。卻見有小吏擠到范弘道與顧憲成面前,喝道:「少宰趙大人發話,命顧大人和范生前去謁見!」

    少宰就是少冢宰,吏部侍郎的別稱,少宰趙大人自然指的就是吏部左侍郎趙志皋了。

    范弘道心裡犯嘀咕,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與趙志皋會面。原本他還擔憂,徐博士會請託趙侍郎,把自己出監歷事卡住,卻不料還沒見到趙侍郎,先被顧憲成卡住了。

    穿廊過門,范弘道和顧憲成被引到了後面一處偏堂上,有個年過六旬的朱袍老翁坐在明間里。兩人就立在門外月台上,向裡面見禮。

    趙侍郎沒有擺架子,緩緩的說:「聽說爾等當眾喧鬧,攪得院中不寧,楊尚書便叫老夫來分理,爾等還有何話說?」

    話說吏部尚書楊巍這些年一直被外朝官員罵成內閣走狗,只會對首輔言聽計從毫無主見。今天這事,從門戶派繫上來說,他應該偏袒范弘道。

    但如果這樣做必然會打擊到顧憲成,只怕最後又要被清流勢力圍攻謾罵了。楊天官又不是木頭人,他覺得為了范弘道這樣小人物去挨罵不值得。

    再說楊天官已經七十了,正在乞骸骨申請退休,犯不上臨走前還要被罵一次。所以他乾脆不出面了,讓性格很軟的好好先生左侍郎趙志皋去把事情擺平,反正趙志皋也擅長和稀泥。

    顧憲成很強硬的對趙侍郎說:「下官沒什麼可說的。就是范弘道心懷不滿,蓄意在吏部啟釁肇事,壞我吏部的名聲。下官正要呼喚役卒將他綁了送回國子監處罰,以還我吏部一個清平!」

    顧憲成的話很有藝術性,剛才是一套說辭,現在又是一套說辭。他不再說范弘道誣陷自己,只強調范弘道的行為觸犯了「吏部」的威嚴。

    此時站在院子里看的沒有閑雜人等,全都是吏部官吏了。他們聽到顧憲成的話,當然都覺得很對,不由得生出幾分同仇敵愾的心思。縱然是尚書在這裡,也要考慮到人心問題。

    「上一個對我說類似這種話的,是原國子監祭酒羅萬化,當初他也是想要將我趕出去。」范弘道對顧憲成的話渾然不在意,反而威脅道:「不知道顧大人相不相信,只要在下走出吏部大門,三日之內吏部必將吃掛落,至於顧大人你的結局,就不是在下可以預料得了。」

    范弘道的話很像是吹牛皮,而且還是很無底線的吹牛,天下有多少個人敢說讓吏部吃掛落?顧憲成怒極反笑:「大言不慚!就是首輔申閣老在這裡,也不敢說這樣的話!」

    趙侍郎沒管顧憲成,只對范弘道說:「年輕人不要使氣弄性,做事只圖一個痛快。你有什麼不滿盡可向本官道來,不用逞兇鬥狠,若真有受屈之處,本官可以為你做主。」

    范弘道訝異的抬頭望了趙志皋一眼,這趙侍郎好像對自己的態度很不錯,這讓他范弘道感到十分意外。

    按道理說,自己在吏部鬧事,掃的是吏部面子,而趙侍郎應該感到同仇敵愾,站在顧憲成那邊對付自己才是,而不是像這樣和風細雨的。

    就算按照歷史記載,趙老大人是個老好人,也不至於軟成這樣吧?范弘道又想到一個可能性,莫非因為徐博士給趙侍郎說過自己的好話,所以趙侍郎生了回護之意?畢竟徐博士還是挺看重自己的,他說要讓趙侍郎狙擊自己也許是開玩笑?

    這個意外讓范弘道心念急轉,看來原先的計劃要有所變化了,投之以桃報之以李。無論如何,眼前這位已屆花甲的趙侍郎未來會當上首輔,而且一當就是十年,比申時行任期還長。

    想至此處,范弘道從懷裡掏出國子監簽發的監生歷事文憑,呈給趙志皋說:「請老大人閱看上面的判詞,這是顧大人方才寫下的。」

    顧憲成的判詞還能是什麼?無非是寫范弘道學識淺薄、能力不足,打回國子監繼續深造。拋開主觀上的對錯不說,這判詞怎麼也沒看出有什麼問題。

    判斷范弘道能力,並根據判斷來處置范弘道,這是文選司的工作,程序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總不能因為顧憲成判斷某人能力不足,就治顧憲成的罪。

    正所謂「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但很可惜,范弘道今天遇上了後者,成了「行也不行」。

    顧憲成露出幾分嘲諷神色,你范弘道覺得這幾句判詞就算馬腳了?別天真了,這樣的判詞沒有違反任何規定,也沒有任何規定說,一定要給范弘道高待遇。

    范弘道用憐憫的眼神掃了掃顧憲成,然後才對趙侍郎說:「去年我跟隨郜察院遠赴河東鹽池,期間協助郜御史贊畫鹽業變革事宜。用了數月功夫,勉強做到了革除舊弊、改易鹽法,這使得朝廷鹽課歲入大漲。」

    他說這些幹什麼?所有人都有些糊塗,在這緊要關頭,范弘道忽然說起自己的光榮歷史,究竟打的什麼主意?

    范弘道靠近了顧憲成,十分咄咄逼人,口氣變得比顧憲成還要強硬:「你顧大人不是口口聲聲公心兩字嗎?現在我就從公而論,你洗乾淨耳朵聽好了!

    去年我協理河東鹽業改革之事,經郜御史推薦,已經列進了朝廷誥敕房功績簿上!我能進國子監讀書,就是朝廷對我功業的獎賞!」

    「那又如何?」顧憲成扔不為所動,在他眼裡,范弘道已經開始顛三倒四不知所謂了,說這些事迹有什麼用?

    范弘道喝道:「無論列入功績簿也好,還是獎勵入監讀書也好,都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朝廷承認我的功業!

    那我就奇怪了,在如此繁雜的具體事務中,特別還是鹽業這樣重要的事務中,能做出被朝廷所承認功績的人,卻被你認定是能力不足,這究竟是何道理!」

    一句話宛如舌綻春雷,讓顧憲成震耳發聵,他終於明白范弘道為何忽然顛三倒四說起陳年舊事!先前他沒想到這些,范弘道居然還藏有這樣的手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