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信治不了她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信治不了她們!字體大小: A+
     

    第二百六十一章不信治不了她們!

    在與李老爹之前,范弘道還要去參加大興縣縣衙南城分署的首次鄉飲之禮。雖然范弘道今日之名聲,心裡未必在乎這個象徵性的儀式,但申大公子都親自來到國子監邀請了,范弘道不能不給面子。

    再說范弘道為了進內市的事情,正要去南城找熟人詢問,正好也順道。想必那些有代表性的商家朋友都會出席鄉飲之禮,范弘道也省得再去登門找人了。

    范弘道帶著小隨從尤英,從北城向南一直來到崇文門內大街,然後又出崇文門到了熟悉的如歸客店。借住一晚后,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南城分署。

    正直春暖花開、草長鶯飛的季節,分署將酒宴設在了大堂後面的庭院里。與開衙典禮的時候相比較,人少了很多,不至於站都沒地方站,甚至還人人都有專席。因為上次開衙典禮是個人就可以登門來道喜,這次只有受邀的鄉老名流才能列席,總共也不過二三十人。

    范弘道邁進縣衙後庭,先掃視一圈,發現列席者大概是三類人。第一類是六七十甚至歲數更高的老人,這是本地耆宿,不管怎樣能活得長就是本事;第二類是商家和工場主,這是崇文門外街區的產業特色,當然要有工商代表;第三類人就是政治地位最高的讀書人,在大明朝無論什麼樣的政治場合都少不了讀書人。【零↑九△小↓說△網】

    范弘道看完人群,自動把自己歸為讀書人這類,雖然他與那些士人不熟,但並不妨礙大家扎堆。再說以范弘道今日之名聲,那是相當了不起的,在什麼場合都會有一席之地。

    畢竟范弘道是傳說中一個打八個還打贏了、把今科狀元榜眼傳臚一鍋端的強人,在文人圈子的江湖地位自然也就飛漲,到哪裡都是矚目人物。

    還有就是,讀書人里能考中進士的幾乎就是千中無一,大多數人終生只能仰視金榜,對進士群體羨慕不已。而范弘道作為「普通」讀書人的代表,用才華狠狠把新科進士糊了一臉,對大多數讀書人而言,都是喜聞樂見的暗爽事情。

    這不是心理陰暗,這是人性。所以在今天這個場合,范弘道還是挺受歡迎的,讀書人圈子多少都有點追捧名人的心理,今天和范弘道攀談一番,明天就可以到另一個場合當自己的獨家談資。

    范弘道與一干讀書人談笑風生,又約定了過幾天同去西山遊玩。此時京城西山風景清幽、寺廟林立,算得上是文人雅士常去聚眾賞玩的地方。

    與其他士人說了一會兒話后,范弘道便想著去找那些相熟的商家談談,問一問內市的事情。於是他又把目光向工商界人士那邊看去,卻發現了一些異常。那些工商戶代表居然涇渭分明的分成了兩邊,一邊幾個,彼此之間沒有什麼交集,這讓范弘道很詫異。

    范弘道又不是沒在崇文門外街區住過,對這裡情況很有了解。在他印象里,崇文門外的工商戶沒有什麼明顯門派區別,或許有時會亂糟糟的一窩蜂,但從沒見過明顯的分裂跡象,今天這又是怎麼了?

    范弘道又仔細觀察了一下,結果更加吃驚。這壁壘分明的兩伙人里,一邊核心人物是楊朝奉,另一邊核心人物是孫朝奉,其他人都圍繞著這兩個核心說話。

    這兩個都是范弘道的熟人,范弘道剛到京城時,一直住在楊朝奉的產業如歸客店裡,更是在楊朝奉家結識了張大小姐;而孫朝奉作為崇文門外產業最多的大戶之一,當初遇到各種事時也沒少擁護范弘道,與范弘道也算是熟識了。

    范弘道愈發的疑惑不解,原來這兩人關係很和氣友好,沒聽說有什麼矛盾啊?

    於是范弘道與周圍士子告了個別,然後走向楊朝奉,拱拱手問道:「你與孫員外是怎麼回事?為何今日如此壁壘分明?」

    楊朝奉還了一禮,瞥了幾眼孫朝奉,氣呼呼的說:「跟叛徒還有什麼好說的!」

    范弘道很奇怪,催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如果你不說清楚,我就去問孫朝奉了!」

    楊朝奉這才答道:「你也知道,張大小姐和朱公子都要在崇文門外一畝三分地上立杆子,我們這些商家總要選一方靠攏,不然夾在當中只能兩邊受氣。

    原先我們想著尊奉張大小姐,畢竟張大小姐久居南城,有這份關係更親近一些。但是那姓孫的卻背信棄義,又去投靠了朱公子那邊,不是叛徒又是什麼?」

    范弘道頓時無語,張大小姐和朱郡主互相較勁的惡果開始出現了,兩方勢均力敵的激烈競爭,後果只能是族群撕裂。看這樣子,楊朝奉是投向了張家小姐,孫掌柜投向了朱大郡主,然後不可避免的產生隔閡。

    范弘道搖搖頭,又走向孫朝奉,無奈道:「當初我也說過,天子腳下權貴遍地,我們這街區都是工商戶,唯有團結才可生存和壯大。不想才幾日工夫,你們就分裂了,又是何苦來哉!」

    孫朝奉直言不諱的說:「說起緣由,這事還要怪范先生你!是你將兩個大人物的心思引到了我們街區,然後你又放手不管,離開去了北城,任由她們兩個在南城興風作浪。上次開衙典禮的時候,在下將現狀都如實對你說了,懇請你出手平定事態,但你又再次婉拒。」

    孫朝奉說的確實很有道理,范弘道無言以對。當初他被張小姐和朱郡主擠兌的火大,一氣之下跑到了國子監,在別人眼裡是有點不負責任。

    孫朝奉嘆口氣:「當初或可將苗頭消滅在萌芽中,但如今發展到這個地步,張小姐和朱公子肯定都不可能再退讓,范先生你後悔也沒辦法了。」

    「未必沒有辦法。」范弘道咬牙說:「只是當初時機不到,我人微言輕,不能輕舉妄動而已!」

    孫朝奉又問道:「那以范先生看來,什麼時候才是時機?」

    范弘道若有所思的答道:「現在就不妨可以試試!這兩個人未免太過於跋扈,我就不信治不了她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