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炸窩的國子監(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炸窩的國子監(下)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五十五章炸窩的國子監(下)

    只要對國子監監生心態稍有了解的人,就明白眾監生不能不瘋。應該說監生大都是科舉道路上的失敗者,連舉人都考不上,只好進國子監混出身的。

    所以監生對能參加會試、特別是考中進士的讀書人,多多少少都是有點羨慕嫉妒恨的心情,或者說比較自卑。但是剛才他們卻聽到,他們監生當中居然出了個能把狀元榜眼傳臚一鍋端擊敗的人,怎能不興奮?

    這種擊敗或許有水分,或許別有內情,或許是一種巧合,但是這些不重要,國子監的監生們不會在意,他們只願意接受他們想看到的事實!

    很多人忽然想到,難怪前兩天唐狀元到了國子監,本來還是意氣風發,但見了范弘道立刻就夾著尾巴走了,當時大家都感到匪夷所思,沒想到原因居然是這樣!

    大明好同學時習之已經激動的不能自已,這個牛終於可以吹出來了,當初范弘道一再囑咐他不要公開宣揚,結果這樣一個超級大八卦居然默默無聞,讓他憋的非常難受。

    於是時習之連忙得意洋洋的對周圍其他同學說:「范弘道大戰唐狀元等人,是我親眼目睹的,我還給范同學搖旗吶喊,回想起來真是三生有幸!我有故事,你們誰有酒?」

    周圍有錢同學便很捧場的催促道:「快說快說,究竟是怎麼回事?今日散了學后,酒水管夠!」

    拋開這些對八卦的關心大於時事的人,有些政治敏感性比較強的人已經隱隱猜出些什麼了,這是要出大事啊。

    科舉範疇最高等級考試選拔出來的最精英讀書人,居然被國子監一個月考倒數第一的監生在文鬥上打敗了,這讓朝廷的臉面往哪裡放?

    如果被有心人煽動起來,聚集京師的幾千落第舉子的心氣怎麼平衡?然後再聯想到沈尚書突然出現在國子監,八成就是奉命來滅火的吧?

    一時間月台上下真是沸反盈天,比開了鍋的水還要喧鬧百倍,這對於講究紀律的大會來說是很不正常的,特別是祭酒大人還正在台上,怎能容忍國子監變成菜市場?此時按道理說應該有教官出來強力彈壓,但事實是沒人來管事,連羅祭酒都失聲了。

    羅萬化終究不是傻子,到了這時候,他終於大致明白怎麼回事了。難怪沈尚書突然駕到,粗暴的干涉國子監內務,難怪申用懋急匆匆趕過來,異常生硬的抬舉范弘道,原來背後有這樣的緣故!

    羅祭酒不由得望向沈鯉沈尚書,現在可如何是好?

    沈尚書嘆口氣,對羅祭酒低聲道:「有不少落第舉子聚集在禮部,用范弘道來控訴朝廷取士不公,已經驚動了朝廷。現在朝廷的看法是,要麼是科舉名次錯了,要麼是國子監月考名次錯了,相比較起來,只能是國子監錯了。」

    羅萬化又想起范弘道聽到自己被除名后,對自己說的那句話:你太急切了!回想起來,這不是范弘道發泄之語,而是對自己的嘲諷啊。

    如果朝廷認為國子監把范弘道定為倒數第一是錯誤,那自己緊接著將范弘道除名算什麼?錯上加錯罪加一等?糾正名次簡單,把被開除的人順利請回來卻很難。

    如果沒開除范弘道的話,解決事情的辦法無非就是修改名次,但把范弘道開除后,事情就要失控。因為范弘道失去監生身份的同時,國子監也失去了對范弘道的約束能力。

    申大公子有點不耐煩了,他感到自己又被忽視了,早點結束早點完事,便對著隨從揮了揮手。那隨從就高聲對羅祭酒說:「無論如何,請范弘道參加南城分署的鄉飲之禮,總還是夠格的吧?羅大人如果無話可說,那就這樣定了!」

    羅萬化正想著如何措辭時,范弘道卻冷不丁的插嘴說:「申大人想得太多了,如今在下已經被國子監除名,不屬於國子監管轄了,你還問羅大人作甚?我直接答應你就行了!」

    申用懋拍了拍額頭,好像是這個道理,問羅萬化真是多此一舉。

    范弘道瀟洒的對台下同學作揖,朗聲道:「在下去而復返,只是為了還自己一個清白,讓天下人知道我范弘道不該是國子監的榜尾!如今山高水長,後會有期!」

    眾監生正把大殺四方的范弘道視為己方英雄,聽到范弘道萌生去意,連忙叫道:「不要走!不要走!」

    范弘道指著羅祭酒,對同學們回應道:「在下心裡也不想走!國子監雖大,但只要有這羅狀元在,就沒有在下容身之地!若強留在國子監只會不斷被折辱,故而不得不走!」

    范弘道另一好同學陳俊和在人群里振臂高呼道:「羅祭酒乃是往年的狀元出身,與那些高高在上的清流都是一夥的,根本看不起我們監生!

    我看羅祭酒不斷折辱范同學,只怕也是為了給唐狀元那些人報仇,逼走范同學,也是不願看范弘道繼續留在京師!」

    登時旁邊有人義憤填膺的叫道:「如此胳膊肘向外拐的人也配當祭酒么?就因為范弘道贏了那些進士一場,他就敢將范弘道除名?」

    還有人大叫:「難道朝廷袞袞諸公看不得國子監出人才么!文斗贏了一場別人,就要竭力打壓嗎!」

    隨即又有人高喊:「羅祭酒滾走,范弘道留下!」這句話彷彿說到了不少人心中,於是不少人跟著一起重複喊起來:「羅祭酒滾走,范弘道留下!」

    此刻羅祭酒的形象在眾監生心目中已經一落千丈,成了吃裡扒外、幫這外人欺負自己人、打壓國子監人才、內心歧視監生的公敵。

    被數百監生一起肆無忌憚的仇視和聲討,羅萬化完全沒有國子監祭酒的氣勢了,自從大明設有國子監以來,從來沒有過監生聚眾驅逐祭酒的例子,可悲的他成了第一個,很可能要釘在恥辱柱上!

    此時羅祭酒已經徹底下不了台,想說幾句也不知道對誰說,腦中只有四個字反覆回蕩:禮崩樂壞,禮崩樂壞!

    羅祭酒又看向沈尚書,期待沈尚書能站出來拉自己一把。但沈鯉卻望向台下沸騰的人群,很有愛莫能助的感覺,已經失去了最好的時機,如果現在真的當眾偏袒羅祭酒,只怕會引起更大的公憤。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