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深不可測的大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深不可測的大坑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五十三章深不可測的大坑

    國子監祭酒羅萬化乃是隆慶二年的狀元,這一科還算人才輩出。現內閣大學士、未來首輔王家屏是這一科的第五名,現吏部左侍郎、未來首輔趙志皋都是這一科的第三名。

    羅萬化能力壓群雄奪得狀元,固然有當時天子抽風調換名次將羅萬化排到第一的緣故,但其本身學問功底也是很不錯的。

    可是就這樣一個狀元,現在才是個正四品國子監祭酒。而同年的王家屏已經入閣了,趙志皋已經是外朝第一衙門吏部的二把手,距離位極人臣也沒差幾步了。

    與他們比起來,羅萬化這狀元混的實在有點凄慘。究其原因,還是因為當年羅萬化拒絕了首輔張居正的示好,然後屢屢不給張居正面子,結果整整被凍結了十年。

    這樣的人當然性格十分固執,較起勁來當初連張居正的面子都敢駁,更別說今天的沈鯉沈尚書了。況且羅祭酒還覺得自己占理,這次分明是禮部尚書沈大人伸手越界了,居然親自跑到國子監直接調整國子監內部考試的名次。

    不過在范弘道眼裡,羅祭酒還是差了點什麼。想當年,王錫爵、王家屏等人都曾經不給張居正面子,但也沒像羅萬化這樣被整整被凍結十年。

    想來想去,也只能歸結於政治天賦差別了,羅祭酒在這方面是不如朝廷這些大佬們。

    就拿今天的事情來說,沈尚書在無仇無怨的情況下,突然跑過來干涉國子監內部事務,換成政治嗅覺靈敏的人,肯定會「事有反常即為妖」,猜測到朝廷高層肯定有什麼風向變化。

    再如果朝廷出了大事,王錫爵這樣的盟友卻沒有通風報信,那絕對能說明出事了,而且可能是關係到自己的事出問題了。

    但是羅祭酒卻沒有想到這點,他只認為范弘道小人物,惹不出多大的事,根本不用顧忌。他只覺得沈尚書就是沈尚書,頂撞也就頂撞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但沒什麼大不了的,羅祭酒還會感到自傲,因為自己的不卑躬屈膝、諂媚事上而自傲。

    月台下眾監生只覺得今天要開眼了,國子監祭酒公開頂撞禮部尚書這種戲,他們這輩子也許只能親眼見到一次。這種檔次的撕逼,對監生而言已經很高端了。

    沈鯉和羅祭酒站在四月底的春風裡,四目相交互相對峙。羅祭酒以下犯上已經破罐子摔碎,這時候算是豁出去了,而沈鯉心情則有點左右為難,十分拿捏不定。

    原則上,沈尚書本意是想關照一下羅祭酒的,畢竟羅祭酒也算是「正直」之人,對於同樣以「正直」為立朝之本的沈尚書而言,算是半個同道中人。

    從個人觀感上,沈尚書不願看到羅祭酒栽倒在小事上,跟范弘道這樣的小人物比起來,沈尚書更傾向於維護羅祭酒。

    但是有范弘道斤斤計較的盯著,沈尚書無法公開照拂羅祭酒,只好在表面上不偏不倚。沒想到這又引起了羅祭酒的強烈反彈,一下子讓沈尚書騎虎難下進退兩難了。他沈鯉可是代表朝廷來的,如果被羅祭酒頂撞的下不來台,那成何體統。

    眾監生盯著月台上,心裡居然還有點小緊張,因為誰也無法預知接下來的走向,是沈尚書大發神威拍死羅祭酒呢,還是羅祭酒魚死網破干挺沈尚書?

    和煦春風忽然變得肅殺起來,沈尚書緩緩抬起手,捋了捋飄揚的長須,暗含無數后招;羅祭酒抖了抖肩膀,將官袍上幾道淺淺的皺紋撫平了,蓄勢待發。

    沈尚書輕輕咳嗽了幾聲,意欲組織語言開口,羅萬化做了幾個深呼吸,側耳聆聽。

    「羅祭酒你.」沈鯉剛說出幾個字,卻見有一道人影從側後方竄了出來,硬生生攔在了兩位大人中間,打斷了沈尚書的發言。

    定睛看去,不是范弘道又是誰?卻見范弘道完全不受兩人之間氣氛的影響。

    「范弘道你.」沈尚書剛要幾句,卻又被范弘道搶在前頭,向羅祭酒喝問道:「羅萬化!你對沈部堂的決定有何不滿?你自己又有多少見識,竟敢質問沈部堂,這沈部堂也是你能質疑的嗎?」

    羅祭酒當著數百監生的面,被范弘道這樣直呼本名並大加斥責,登時氣得七竅生煙!特別范弘道還是他很看不順眼的監生,居然反過來狐假虎威、一口一個沈部堂的呵斥自己!

    「狂悖小兒,目無師長!」羅祭酒狂怒著責罵。

    范弘道硬頂著說:「我已經被你除名了,眼下不算國子監監生,與你沒有任何關係,你怎敢妄稱我的師長?簡直荒謬絕倫,自大至極!只怕連沈部堂都看不下去,要出手糾正你的謬誤!偏偏你死不悔改,言行抗拒沈部堂,大錯特錯!」

    沈尚書想攔住范弘道,誰想范弘道根本看也不看沈尚書,拚命的與羅祭酒叫陣。

    月台下一干監生看得目眩神迷目瞪口呆,不是大家不明白,是這個世界變化太快。本來是沈尚書正與羅祭酒對峙,怎麼范弘道突然跳了出來架梁子,與羅祭酒對罵上了?

    而且范弘道一口一個沈部堂,不明真相的聽起來,還以為范弘道這是代替沈部堂討伐羅祭酒!兩個巨頭負氣對抗,范弘道憑什麼能毫髮無傷的插了進去?這范弘道從哪來的那麼大勁頭,與羅祭酒吵架?

    反正作為同學,感到范弘道實在太威武了!

    只有明白內情的當事人沈尚書知道,范弘道這是給羅祭酒挖了一個大坑,而且是深不見底的大坑。羅祭酒最可悲之處在於,他不知道的自己的真正來意,然後范弘道就拚命的引誘羅祭酒冒犯自己。

    要知道羅祭酒冒犯的不是「越界亂來的禮部尚書」,而是「代表朝廷勘查科舉不公輿情的欽差」,羅祭酒對抗欽差,那就無異於對抗朝廷對案情的調查。

    原本沈尚書是想稍稍透露一些內情給羅祭酒,但是范弘道處心積慮盯著,讓沈尚書完全沒有機會通氣,只能眼睜睜看著「不明真相」的羅祭酒發飆硬抗。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