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忘初心(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忘初心(下)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三十六章不忘初心(下)

    徐博士這個問題並不上心,可以說是很寬泛,他講了半天理學,就信口問范弘道體會。如果是專門針對某一點的問題,范弘道覺得反而容易應對,大不了就謙虛的說自己對這點研究不精。

    但是像這樣大而泛泛的問題,卻不好應付,總不能說自己對理學沒有任何心得體會吧?那秀才功名是怎麼得來的?

    范弘道現在所能依仗的,無非就是穿越前這副身子記憶留下的底子,以及上輩子信息爆炸時代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了。

    實在不行就胡謅幾句吧,大不了被批判而已,范弘道很實誠想道。對於自己的定位,范弘道心裡很明確,出新出奇驚人之語都可以,但拒絕平庸。

    「天道常變易,世間沒有一成不變的事物,吾輩讀書人也該時刻奮進,而不是因循守舊。」范弘道開頭先說了這麼幾句,也是他在各個場合想來主張的道理,對申大公子這麼說過,對張家小姐也這麼說過。

    徐博士立刻否定式的反問道:「天道雖然會變,但天理也會變嗎?」范弘道答道:「當然也會變!」

    這裡好歹是國子監,不是縣學州學這種低端學校,徐博士作為國子監講官當然不會再反問出「仁義道德綱常倫理怎麼會變」這種沒水準的問題。所以徐博士只繼續問道:「那你論證為什麼天理會變?」

    范弘道便說:「孔子之意,人心初始共同,因為外界熏染就變得複雜多樣了;孟子又覺得,人的真我是一樣的,之所以人心不同,是因為有私慾。從孔子到孟子,從強調外界熏染到內心私慾,這是不是變化?

    孟子只說超越私慾回歸真我,但到了程朱之時,又說「存天理,滅人慾」,開始強調這個「理」,比之孟子又有所不同,今日變稱為理學,這是不是變化?連聖賢都在變化,還有什麼不能變的?」

    徐博士對范弘道的闡述不置可否,「聽你的口氣,你應該是崇尚王學的?」

    所謂王學,當然就是一代猛人王陽明的學術,也叫「心學」,在本朝正德之後很是流行。這幾十年,讀書人談論王學,算是一種時尚。

    聽到范弘道口氣里並不以「古人」為規尺,徐博士下意識就想到,范弘道可能會「王學」來解釋天理。

    范弘道對此回答說:「徐先生說錯了,在下並不是王學門徒!王學認為,天理就在人心中,心外無物,心外無理;又說心即是理,要在內心中尋找答案。

    這比起程朱,王學當然又是變化。但是,連王學也會繼續變化,在下所想,只怕比王學更進一步啊。」

    范弘道說到這裡,人群中頓時一片騷動的聲音。之前范弘道發言還在眾人預料之內,就算崇尚王學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趕時髦的行為也能讓大家理解。

    可是聽到最後一句,眾人不能不感到訝異了。王陽明的王學或者叫心學在當今已經夠先鋒的了,難道這范弘道的想法比王學還要先鋒?

    范弘道沒在乎別人的反應,繼續說:「天理並非是獨立存在、先知先覺的,只能靠著吾輩尋找才會發現。而是先有人心,然後才有天理,既然人心會變,天理又為什麼不會變?」

    徐博士問道:「若依你所言,人心有千萬,那天理也有萬千?」

    范弘道繼續回答:「尊聖人之言為天理,用統一教條抑制凡人的人心,看似立論高遠神聖偉大,其實叫人失卻本心。若所有人都用聖人之理為自己之理,那就等於沒有理了。

    在下有時候便想道,天生一人,自有一人之用處,人人心中自有天理,人人皆可為聖賢,何須聖人教導?」

    旁邊有個同學忍不住質疑道:「若有凡夫俗子,只知道吃飯穿衣,這也是天理?」

    范弘道回答道:「吃飯穿衣為什麼不能是天理?若無吃飯穿衣,就會餓死凍死,這才是人之初心!所謂初心就是人最本源的認知,這種認知是最純凈的、不受外界干擾的自然真心。人只有不忘初心,由乎自然,才會找到一個人存在的意義,而天理就在其中!」

    范弘道的話,有人能聽懂,有人不懂,但不明覺厲的感覺是少不了的。不免暗暗想道,就算是瞎編的,能瞎編出這麼一套理論也是個人才了。

    此時有不少人躍躍欲試的,也想參加進來,與范弘道談論道理,但范弘道卻不想繼續了。

    他就是依賴者上輩子,知道點隻言片語的東西,拋出來震動一下別人就行了,再往深里說下去可就要露怯,所以趕緊見好就收。

    范弘道對徐博士行禮道:「學生學問不深,平日愛胡思亂想,生出了這些念頭,今日談及理學,拋磚引玉,與師長討教而已。」

    徐博士卻愣了半天神,然後才若有所思的對范弘道說:「你這不忘初心說的甚好,我也要仔細想想。若有所得,再叫你來印證。」

    月台下監生們不禁嘩然,徐博士這是什麼態度?他竟然被范弘道的「歪理邪說」打動了?而且甚至還想著更深入去研究?

    連范弘道本人也很意外,在他想來,徐博士故意提問自己,應該是受了指使,刻意針對自己來的,所以他做好了被訓斥的心裡準備。

    既然左右也是被訓斥,那還不如拋出點與眾不同的東西裝逼,如果被罵了還能嘲諷別人看不懂自己理論。

    可是范弘道沒想到,到了最後,徐博士居然對自己的胡謅一氣很感興趣的樣子,這是哪兒出了問題?一個看著六十來歲的老學究居然如此激進?

    時習之露出愕然的表情,對著范弘道豎起了拇指。不能不服啊,連博士教官都鎮住了,這樣的猛人還上什麼國子監?是來體驗人生的嗎?

    徐博士揮揮衣袖,離開了正義堂,回到博士廳公房去。作為一個年近花甲的老頭子,徐博士與同年進士們相比,他這算是混的很失敗的。他原來以為自己這輩子可能也就這樣了,平平凡凡的死去,身後也無人知曉。

    但今天范弘道的先鋒理論,卻彷彿給他打開了一扇窗戶,自己的人生或許還有希望。

    如果依照范弘道的言論進行精心研究,說不定能創造出新的學派和理論,成為一個學術宗師。就算被視為異端,那也是個能青史留名的異端啊,總比像現在這樣默默無聞的死去要好。

    什麼祭酒的囑咐,與青史留名比起來,都是浮雲。自己一個六十歲的老教官,本來就沒什麼前途可言,還會怕祭酒給自己穿小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