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不忘初心(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不忘初心(上)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三十五章不忘初心(上)

    今天算是范弘道正式開始坐監讀書生涯的第一天,他氣走了擋路的秦監丞,和時習之等人到了正義堂前,發現本堂監生都站在正堂前方空地上。

    原來今天是本堂上大課的日子,按照規矩,本堂東西兩班十房的在讀監生都要在本堂正房月台下,排列隊伍,然後監中博士會來授課。等授課完畢后,監生恭送授課教官離去,才可回到各房溫習揣摩。

    此時授課的博士還沒有到,十房監生除去因故未到的,尚有兩三百號人,三五成群的各自閑聊,總體上每房監生相對挨得近一些,一會兒也方便排隊。

    范弘道屬於第八房,或者全稱東班第八房,如果作為新人獨自前來,可能就會陷入孤單。不過在時習之等人的引薦下,范弘道融入本房並不算困難,並沒有太多陌生尷尬的感覺。

    秦監丞在大門甬道那裡刁難范弘道、時習之等人的事情,已經傳到了其他同學耳朵里。同學們對此都很好奇,尤其對范弘道等人昨晚鬼混的細節好奇,於是范弘道自然而然就成了話題中心人物。

    時習之不免賣弄口才,將昨晚香艷吹得天花亂墜,連帶范弘道力壓群雄也講了出來,聽得其餘同學連連咂舌,范弘道的形象也「高大」起來。

    收到不少仰慕的范弘道笑而不語,這就是他的目的。

    不過說了一會後,時習之忽然想起,東張西望幾下,便分開人群,劈手捉住一個矮個子同學,輕喝道:「你是怎麼回事,膽敢向監丞告密!」

    原來這位矮個子同學就是秦監丞所說的紀路平,所謂的「告密者」。此時紀同學被時習之抓著,臉色也是紅一塊白一塊的。

    他一邊掙扎著,一邊解釋道:「昨日傍晚你們走了后,那秦監丞忽然將我綁到了繩愆廳,威脅著要動用刑罰,問我午時與范同學說了什麼,又問我晚上又約定了什麼。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說你們去了坊司衚衕。」

    「叛徒!」時習之很憤慨的罵道。

    范弘道慢慢走過來,先是示意時習之放手,隨後很高姿態的開解道:「紀同學都被綁到秦監丞面前了,所以也是情非得已,就饒他這回吧,我們不必計較這許多。」

    周圍其他同學聽到,暗暗在心裡給范弘道點了個贊,這位新來的范同學還是有點寬宏大量風範的!

    范弘道向左右致意道:「只是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而已。」

    此刻忽然有人高呼道:「博士來了!博士來了!」剎那間,庭院里安靜下來,二三百監生開始排列隊伍,沒人再說話。

    雖然這年頭國子監風氣渙散,但是最基本的規矩還是要講的。范弘道雖然是第一次上課,不知道怎麼排隊,但能跟著時習之等人胡亂站著。

    不多時,果然看見有兩個人陪著一個年近花甲的老頭子登上月台,都是身著官袍的。時習之低聲對范弘道說:「旁邊那兩人是東西兩班的學正,中間的老者是國子監博士之一,徐博士。」

    國子監設有五經博士,是高級教官,博士下面還有助教之類,負責一般教學,而學正學錄之類都是負責教堂秩序和日常管理的。

    范弘道看著徐博士這把歲數了,很懷疑他還能不能講的動了。不過徐博士一開口,只聽得聲如洪鐘,與老朽外表極不相稱,立刻將范弘道鎮住了。

    朝廷選拔講官、贊禮官之類需要開口的官員時,有一條硬體標準就是口齒清晰、聲音響亮,不然連履行基本職責都成問題。

    今天徐博士講的是理學:「《禮記》中雲,人化物也者,滅天理而窮人慾者也。又有孔子曰克己復禮;《中庸》曰致中和、尊德性、道問學;《大學》曰明明德;《書》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聖賢千言萬語,只是教人明天理、滅人慾而已,用天理超自我。」

    范弘道今天也是糊裡糊塗直接跟著來上課的,對各種規矩一無所知,不免在下面多問了時習之幾句話。例如「大課幾日一次」?「平時如何溫書」?「文章課業幾天一寫」?

    徐博士在月台上講著課,瞥見了與同學交頭接耳的范弘道,覺得范弘道面熟,頓時就記起范弘道是誰了。當日范弘道大戰王宗師時,徐博士也在彝倫堂露台上親眼目睹了全過程的。

    隨即徐博士又記起,羅萬化羅祭酒囑咐過自己,叫自己多多注意范弘道。至於這「注意」是善意還是惡意,不言而喻,是個人就知道羅祭酒對范弘道觀感如何。

    以這樣音量講了半天,縱然徐博士天賦異稟也覺得有點吃力了,畢竟歲月不饒人。他決定喘幾口氣,暫停了長篇大論的講課,對著東班第八房的方向喝道:「范弘道!」

    范弘道正與時習之低聲交談,忽然聽到博士喊自己名字,不由得愣了愣。徐博士講他的課,自己又沒有上去搗亂,他叫自己幹什麼?

    但是師生禮儀不能不顧,范弘道只能排眾而出,站在月台前,先對徐博士行禮而後才道:「學生范弘道,不知先生有何指教?」

    同學們的目光齊刷刷落在范弘道身上,大都飽含著同情。聽說剛才范弘道從外面進來時,就被監丞堵在甬道上刁難,好不容易才脫了身。如今到了上課時間,又被博士單獨叫出來,看來也不會是好事情。

    世上哪有這麼湊巧的事情,稍有點情商的人也能看得出來,范弘道這是明顯被刻意針對了!而且還不是一個兩個普通教官的針對,而是能指揮整個國子監的刻意針對,不然監丞和博士哪能是一般人能隨便指使動的?

    雖然都想到了這些關節,但同學們也都沒什麼辦法,對范弘道除了同情也只能同情了。

    徐博士掃了范弘道一眼,詢問道:「你今日初來聽講,可曾聽得明白?」

    這個問題,范弘道不敢回答太滿,也不敢太示弱,他想了想,很謹慎的回答說:「勉強能聽懂幾分,如果不明之處,待課後詢問就是。」

    「哦?」徐博士捋了幾下鬍鬚,又問道:「那你在此說說,都有什麼心得?」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