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自慚形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自慚形穢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二十九章自慚形穢

    經過三番兩次的渲染,現在時習之等人已經充分的認識到,范弘道在這裡的面子有多大,同時已經對范弘道產生了「信任」。

    所以聽到又有人來「爭風」時,就毫不在乎了,他們十分肯定,這對范同學都不是問題,以范同學的能耐,絕對可以擺得平。

    而范弘道只以為是老鴇子擅自加了戲,給自己多一層烘托,仍然氣定神閑,並滿不經意的問道:「怎麼又有人來攪擾?」

    老鴇子有點緊張,對范弘道答道:「待老身問個究竟。」然後又去問那報信的忘八:「又是何方客人過來了?」

    那忘八急忙回答說:「他們還沒報名字,但是卻拿著李少卿的書信,看樣子像是權貴人家的公子。」

    李植李少卿是趙笙鸞趙姑娘這裡最大的恩主,甚至還有半個後台的意思,地位當然高。所以李少卿書信介紹來的客人,肯定也不一般。加個塞,插個隊,應該都不在話下。

    老鴇子又轉向范弘道:「范先生,你看這如何是好?」

    范弘道不禁也犯糊塗了,這到底是老鴇子自作主張為了襯托自己加戲,還是真有客人要來搶?

    老鴇子大概也明白范弘道心裡所想,暗示道:「老身也沒想到,今晚還有這樣突然到來的不速之客。」

    我靠,不是加戲?范弘道吃了一驚,是真出現來爭風吃醋的人了。

    范弘道的同學里,有個姓陳的卻先不耐煩了,對老鴇子喝道:「這位媽媽怎的如此羅唣?在下不是沒見過場面的人,從不曾聽說過與誰家媽媽事先約好后,還得三番五次被別的客人打擾!難道是瞧不起我們范同學嗎?」

    范弘道本來想著,實在不行就退讓算了。但同學說了這話后,自己再退讓,豈不大丟臉面前功盡棄?想來想去,只能暗暗感嘆自己作繭自縛,先前烘托的太過火了,讓同學們產生錯覺。

    也罷,就先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范弘道一邊想著,一邊故作淡定,雙眼瞧向廳外。卻見院中走進十來個人,借著燈光看去,大抵都是讀書人打扮。

    范弘道暫時稍稍放了心,如果來的人都是勛戚豪貴,就靠拳頭大小說話,那他就沒多少辦法了,多半是秀才遇到兵的下場,除非李小娘子在身邊。

    但是這夥人看起來都是士人階層,最多就是朝中大臣子弟,相對於范弘道這樣的讀書人而言,就沒那麼可怕了。

    這夥人沿著台階走到月台上,也望見了廳里范弘道等人,不由得在月台上立住了。領頭之人是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他見廳里范弘道器宇不凡,不像是尋常人,便上前問道:「閣下何人?」

    范弘道如實答道:「在下金陵范弘道,現在國子監讀書。」然後又反問道:「敢問閣下高姓大名?」

    原來你就是范弘道?年輕人臉上立刻露出了几絲古怪,口中答道:「在下王衡,南直太倉人氏。」

    王衡?范弘道對這個名字沒多大印象,但見此人做派肯定出自權宦之家,又繼續問道:「其實在下更想問的是,令尊是朝中哪位大人?」

    周圍眾人臉皮忍不住抽了抽,范弘道這句問話,真是夠直白,隱隱然有看人下菜的意思了。

    那王衡言簡意賅的回答說:「家父諱錫爵,現在內閣。」然後就饒有興趣的盯著范弘道,彷彿很想知道範弘道會有什麼反應。

    范弘道和他的同學們小小的驚呼,這王衡竟然是內閣大學士王錫爵的公子,這下范弘道的面子只怕不夠用了。熟悉人情掌故的人立刻又聯想到,被范弘道罵死的王世貞王宗師與王錫爵王閣老都是蘇州太倉人。

    而范弘道更明白了,難怪王衡手裡有李植的書信,這李植是王錫爵的學生,有這層關係在,李植介紹王衡來這裡並不奇怪。

    不止是王衡,所有人都在看范弘道。

    范弘道迅速掃了幾眼王衡身邊的人物,看著都是讀書人打扮,他忽然心頭一動,向別人問道:「敢問諸君又是何方高人?不知范弘道有幸知道否?」

    與王衡一同前來的那些人便一一答道:「在下唐文獻,松江華亭人氏。」

    「在下顧允成,南直無錫人氏。」

    「在下袁宗道,湖廣公安人氏。」

    「在下常道立,湖廣漢陽人氏。」

    「在下楊道賓,福建晉江人氏。」

    「在下黃汝良,福建晉江人氏。」

    「在下林茂桂,福建漳浦人氏。」

    聽到「顧允成」這個名字,范弘道多看了幾眼。如果沒記錯的話,此人乃是未來東林黨魁首顧憲成的弟弟,也是東林八君子之一。

    聽到「袁宗道」這個名字,范弘道又暗暗震動了一下。這些人里,袁宗道在歷史上應該算是名氣最大的了,文學領域有不小成就,與兩個兄弟並稱三袁,公安派的創立者和領袖之一。

    范弘道心裡不由得連連感慨,由顧允成和袁宗道可見,與王衡一起聚會的這些人,質量很不低。而且他可以肯定,這些人大概都是來參加會試的。

    然後范弘道指著其他人對王衡說:「他們莫非都是今科舉子?我聽說王閣老就是今科主考官,而你身為主考官公子,與眾舉子交遊似乎不大妥當,總該要避嫌吧?」

    不得不說,范弘道的反應還是很快的,立刻就抓住了問題。

    但王衡卻很傲氣的說:「王閣老是王閣老,王衡是王衡,家父是家父,我是我,不要混為一談!我王衡所作所為,跟他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家父的好惡,跟我也沒什麼關係!」

    范弘道很驚訝,這個二代很有個性啊,這口氣完全不稀罕沾父親的光,拚命要與父親割裂開的感覺。

    也對,如果正常情況下,當兒子的見到自家父親所討厭的人,早就該「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了,而不是心平氣和的跟自己說話。

    時習之拉了拉范弘道袖子,低聲道:「要不,今晚就算了?」

    范弘道的這些同學們早被對方的來頭震住了。一個閣老家的公子,七八個來自各地的舉子名流,讓他們這些監生自慚形穢,完全沒有當面爭風的勇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