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知如何是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知如何是好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二十六章不知如何是好

    國子監大體格局是這樣的,彝倫堂是前堂也是正堂,後堂是繩愆廳、典籍廳、典簿廳等機構。然後就是教學場所,分別為修道堂、正義堂、廣業堂、崇志堂、誠心堂、率性堂。

    其中修道、正義、廣業三堂為初級學堂,崇志、誠心二堂為中級學堂,率性堂是高級學堂,相當於後世學校里的年級劃分。

    其中每堂正中一間房作為講官入駐地方,兩邊分為東班和西班,各有助教一人負責。而東西班又各有五間房,每間房裡課業監生若干。

    所以每堂總計有兩班十房監生,六堂共有十二班六十房監生。人多時每房四五十人,少時二三十人。

    監生入監讀書後,先進入三個初級學堂讀書,然後每年考核,優異者升入中級學堂。最後升到率性堂,再考核優異后,就可以從率性堂肄業。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國子監也是寬進嚴出,只要家裡有權有勢有錢就能進來。心志堅毅、天賦較好、能熬得住枯燥讀書生活的人,才能從率性堂肄業,一千個監生里也不見得有幾十個能肄業。

    大部分監生要麼只挂名不坐監,要麼通過各種渠道分流了,比如去衙門歷事後選官,比如坐監一段時間后就回了家。

    范弘道進國子監,所追求的結果就是肄業,只有正式肄業監生才有資格享受舉人待遇,直接參加京城會試。

    在後庭遇到了秦高業,話不投機半句多,范弘道心裡有了危機感后,也懶得多說什麼,乾脆利落的就繼續向後面走,連告別也沒有。

    他被分到了正義堂東班第八房,此時正是課業時間,范弘道並沒有冒冒失失的直接闖進課堂。

    正義堂這個名字,總讓范弘道覺得是加入了日式或者港式風格的黑道組織。當然在這裡,正義的正是一個動詞,義大概也是經義的義,相當於後世的學習領會貫徹落實。

    正義堂東班第八房監生范弘道走過六堂這片教學區域,就到了號舍和膳堂,所謂號舍就是後世的宿舍,膳堂就是後世的食堂。

    一排排的房屋密密麻麻分佈在國子監的後半部分區域,每一排又切分成了一間間,國子監監生如果住在監內,就要在這裡睡。

    范弘道登錄完畢后,就分到了號舍。號舍是兩人一間,面積非常小,只能擺下兩張床,中間一張小案子,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空間了。

    范弘道找到自己的號舍,進去看過便明白了。這號舍功用大概只限於睡覺,別的什麼也做不了,連讀書習字都只能去前面六堂里了,更別說會客之類的功能。

    難怪有點錢的監生,都要在外面租地方住,除非是家裡比較窮,為省錢才會住號舍。范弘道雖然不是有錢人,但在如歸客店住慣了,一時間也忍不了號舍的居住條件。

    最近范弘道在如歸客店都是免費住的,對這方面花銷不大敏感。他現在想了想自己手頭的銀子,在外租房暫時住一陣子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如果連續幾年住,只怕還是有困難。

    皺著眉頭看了看面積狹小的號舍,范弘道決定,還是先在外面找個地方住吧,銀子的事情以後慢慢想辦法。

    范弘道還有個原因必須去外面住,那就是住在外面可以盡量躲秦監丞遠一點,少點麻煩。

    此時忽然悠揚的鐘聲響了起來,范弘道看看日頭,也到了天空正中,看來這鐘聲是下課的意思。

    潮水般的監生從六堂里湧出來,奔向膳堂和號舍,這場面看得范弘道有點眼暈,多少年沒有見過這樣的下課場景了?這時候他又意識到一個問題,難道自己以後就這樣過著每天上課的日子?

    先前他注意力都放在了用國子監當跳板,然後進入更高的領域,但對國子監讀書生活的細節沒有多想。

    此時面對下課人潮,范弘道心態上從旁觀者變成了參與者。他忍不住想道,已經「野」慣了的自己,不知道自己能否重新適應這樣的固定兩點一線校園生活,然後一頭扎進四書五經,消耗三年時間去爭奪一次機會。

    監生髮展道路有很多種,如果有機會的話,或許應該想點別的辦法。比如范弘道知道,監生有一種歷事制度,就是去各衙門「實習」,然後也會產生考核。

    范弘道不知道,能不能用這種考核來取代坐監讀書考試,如果理論上能行得通,不妨去試一試。范弘道覺得,比起讀書來,自己應該更擅長做事。

    站在號舍門前,范弘道想的入神,冷不丁身前站了幾個人,年紀二三十的都有,好奇的圍觀著他。

    有人先對范弘道發問道:「這位朋友莫非是范弘道?為何站在我這房門前?」

    范弘道回過神來,立刻就明白此人是自己的「舍友」了,對方居然還能認出自己,肯定是那天入監典禮上,距離自己比較近的,能看得清自己長相的。

    於是連忙回答說:「在下正是范弘道,今日入監登錄,分到了這處號舍。」

    旁邊其餘幾人立刻臉色各異,原來真是范弘道啊,這可是最近國子監內如雷貫耳的大名人啊!

    有名歸有名,但是卻不知該如何對待范弘道。他們一時間也想不出,范弘道是不是一個「雷」。

    畢竟范弘道干出了那樣驚天動地的大事情,讓祭酒大人和惱火,如果與范弘道走的太近被連累,那就太冤枉了。

    最先發問的那人又回復道:「在下時習之,京東通州人士,自州學保薦入監,不想有幸與范朋友同舍!」

    別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或許可以冷處理,但時習之卻不能。畢竟范弘道分到了他這個號舍,如果他不答話就太失禮了,也太不近人情了。

    范弘道也施禮,並向別人詢問道:「不知這幾位朋友尊姓大名?莫非都是正義堂東班第八房的?」

    那幾人很苦惱的還禮,無奈答道:「吾等皆是正義堂東班第八房的。」

    范弘道很豪爽的發話說:「今日做東,請諸君同飲!」

    這幾人面面相覷,更不知如何是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