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天高地厚(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天高地厚(下)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一十六章天高地厚(下)

    冷場,絕對的冷場。申用懋也好,張重秀也好,他們都沒想到,范弘道隨隨便便幾句,就扔出一個能把所有人都炸的粉身碎骨的大炸彈!

    難道這范弘道發瘋了?張大小姐按住撲騰亂跳的心臟,強自鎮靜的問:「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范弘道嘿嘿笑了幾聲,「你以為,我會失心瘋到捏造皇陵問題,然後自尋死路?皇陵必然有問題,就像張四維必然會死一樣!」

    當初范弘道說,張四維會被天譴,然後張四維果然死了,所以范弘道是個有信用記錄的人。

    於是張大小姐就相信了,雖然范弘道經常有故作驚人之語,但並沒捏造過什麼假話,這次應該也不例外。

    不過張大小姐沒有去問,皇陵壽宮具體會有什麼問題,她知道這是范弘道的底牌,不可能輕易說出來,別人的選擇只有相信或者不相信。

    申用懋渾身微微顫抖,不知道是被嚇得還是被氣得。剛才范弘道居然直白的說,他就是要報復。

    這范弘道簡直太狠毒了,如果真叫范弘道揪住了皇陵出的問題,然後借題發揮興風作浪,申家一門老小若能平安回到蘇州老家,那都應該謝天謝地了!

    然後申大公子感到,最大的問題來了,現在他應該怎麼辦?

    這邊范弘道扔出了炸彈后,彷彿就不著急了,端著茶盅,靜靜的等待申大公子的反饋。

    但是他的心裡不像表面上那麼平靜,因為他知道,不應該這樣簡單粗暴的利用先知先覺金手指。

    范弘道穿越到這個時代,不停的改變歷史,但是與此同時,他又非常害怕歷史的改變,這是一對不可化解的矛盾。如果有一天,歷史走向已經不是他熟知的那個歷史,那麼他最大的依仗也就失去了。

    所以范弘道一直有意識的利用事物發展規則,引導歷史走向,而不是簡單粗暴的強行干涉,以後就算歷史會變得面目全非,但起碼還在自己熟悉的規則內。

    這就是他給自己設定的底線,只可惜,今天還是破戒了,都是被形勢逼的。

    想至此處,范弘道忍不住說:「申大人,你倒是說句話啊?從剛才開始你大概一直在想,我不知天高地厚,你現在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嗎?」

    申用懋仍無計可施,咬牙切齒的質問:「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怎樣?我都已經說過了,之後就不是我所能預料得了。對了,我已經留了書信在別人那裡,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就會有別人將消息散布出去。」

    范弘道說完之後,忽然感覺自己這回答口氣有點像影視劇里的大反派,太輕浮了。而申用懋也覺察到,范弘道也有可能是逼著自己去求他,但是申大公子張不開這個口。

    身為宰相公子,也是中過進士的人,申大公子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和尊嚴。怎麼可能低三下四的,去向范弘道這個小書生討饒?而且范弘道扔出的炸彈直接目標是父親,他申用懋又怎麼敢代表父親卑躬屈膝?

    張大小姐覺得,這樣下去根本沒法談,自己作為中間人不說話是不行了。便委婉的對范弘道勸說:「范先生就喜歡開玩笑嚇唬人,有問題慢慢商議就是,看在妾身面上,范先生不要再亂開玩笑了。」

    說完后,張大小姐自己也覺得很怪異。按照原本計劃,她今天將兩人請來,是要幫著范弘道向申用懋討個人情,並勸申家不要排斥范弘道。

    但是萬萬沒想到,范弘道如此咄咄逼人,並且還有足以滅掉申家的大殺器,申用懋變成了弱勢一方,自己倒要反過來幫著申用懋化解范弘道的攻擊。

    范弘道沒有正面回應張小姐,自言自語道:「我說過,我發起飆來連自己都害怕。有些人不相信,非要逼迫我這樣做,怪得誰來?」

    申大公子實在忍不了范弘道這種「我沒錯都是你們逼我」的口吻,忍不住反問道:「誰逼你什麼了?」

    不怕你開口,就怕你裝死,不然這戲就沒法往下唱了,范弘道想道。但嘴上仍不饒人:「在你們眼裡,或許將我都當成了螻蟻,彷彿可以生殺予奪;但是在我眼裡,你們又比螻蟻強多少?我想毀掉你們的榮華富貴,同樣輕而易舉!」

    堂堂首輔公子被范弘道指著鼻子說螻蟻,申用懋簡直又羞又氣,他很有甩手一走了之的衝動,但是他不敢。

    因為范弘道表現出的態度非常極端,從小順風順水缺乏磨練的申大公子也沒有那種豁出去死磕到底的氣概。

    張大小姐不得已又出來打圓場說:「范先生別在鬧不是了。且賣妾身一個面子,暫時先不要將皇陵之事公布出去如何?」她這意思就是請求范弘道給申家一次機會。

    范弘道也覺得自己威逼恐嚇的差不多了,再繼續下去過猶不及,便打個哈哈道:「剛才多有說笑而已,但皇陵有問題是真的,申大公子可以花兩天時間去考證。」

    言外之意,無非就是兩天之內如果得不到滿意結果,那就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此後兩人一起看申用懋,只見申大公子皺著眉頭,不知如何思考。

    過了半天,申用懋回應道:「此事重大,容我回稟家父,再做定奪。」此後申用懋便匆匆離開這裡,回申府去向父親稟報了。

    望著申大公子的背影,張大小姐嘆道:「這位申大公子沒有膽略,過於依賴父蔭,將來功業有限。」

    原來沒有面對面比較過,但是今天申大公子和范弘道站在一起,張大小姐立刻感到了申用懋的短板,所以才有這樣的感嘆。

    范弘道呵呵笑了幾聲,「這未必是壞事,他父親已經是宰相了,他還想要什麼樣的功業?只怕對他來說,平庸才是最大的幸福,不然很有可能如同當年的楊慎啊。」

    楊慎乃正德嘉靖兩朝首輔楊廷和的兒子,公認的才華蓋世之人,但最後結局卻是貶謫雲南數十年,一直到死。

    「先不說申大人了。」張大小姐立刻將矛頭轉向范弘道:「妾身真的想不到,你竟然敢這樣要挾申家父子,那可是首輔之尊,你去威脅首輔,難道不在乎其中兇險?」

    范弘道不想回答這種問題,只是很通俗的說:「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只是想辦法讓申相公不得不與我打交道而已。」

    張小姐無奈道:「本來我會幫你從中斡旋,但你卻寧可行險,也不願委曲。現在你也無法高枕無憂,你扔出一個皇陵問題,本質上還是利益交換啊。

    就算申相公被你逼著進行交易,可是只要申相公得知具體問題后,那你這條消息就失去價值了。若申首輔再翻臉不認賬,以後你還能怎麼辦?難道還能重新去找一個問題要挾首輔?」

    范弘道胸有成竹的說:「山人自有定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