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敢問路在何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敢問路在何方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一十三章敢問路在何方

    范弘道和李小娘子出了大興縣縣衙官舍,走在大街上,各有心事,便沒說話。范弘道思來想去,下意識自言自語道:「接下來應該如何是好?」

    李小娘子飛快的掃了范弘道一眼,答話道:「報仇之事,我父女憑本事想法子,不勞駕范先生了。」

    范弘道嘆道:「並不是說你,我是感覺自己無路可走,今後該怎麼辦。」

    李小娘子不明白,怎麼就無路可走呢?

    說起來很是唏噓不已,范弘道自己也想不明白,一個英俊帥氣有臉有才華、還先知先覺光環的機智少年,怎麼就混到了貌似無路可走的地步?

    到了自己這個份上,又是在京城混,想更進一步或者安安穩穩,那必須要有足夠高端的靠山了。可是默默細數朝堂內外大佬,范弘道感到有點絕望。

    首輔申時行不用說了,脾性不大投緣,一直勉力用利益關係拴著,最近申首輔有意冷落疏遠自己,這方面暫時指不上了。

    內閣其他大佬里,次輔許國是與申首輔同陣營的;閣老王錫爵與王世貞是同鄉至交,自己罵死了王世貞,王錫爵肯定仇視自己。

    六部和都察院的大佬合稱七卿,其中都察院左都御史吳時來不用說了,那是韓延昌的親戚,自己搶了韓延昌的監生名額。吳總憲肯定與自己是敵對的。

    吏部楊尚書是申首輔的死忠黨羽,肯定與申首輔保持一致;禮部尚書沈鯉被自己壞了進位吏部的好事,兵部尚書張學顏是東廠廠公張鯨的黨羽,都不會待見自己。至於戶部刑部工部這些,一來在廟堂上話語權不高,二來自己完全沒門路。

    更別說言官勢力的代表,當朝三紅人李植、江東之、羊可立,這都是自己死死得罪過的,根本沒可能成為自己的靠山。

    本來有宮中背景的朱大郡主或許可成為助力,今天又被自己親自否定了。范弘道也沒那麼厚的臉皮,這就回去抱太監的大腿。

    所以這樣數了一圈后,范弘道發現,無論長期還是短期,自己都有可能悲催了。從長期來看,面臨著無大腿可報的窘境;

    從短期來看,朱郡主的名頭是無法借用了。先前自己假借朱郡主以及她背後皇家的名頭,嚇阻了企圖染指三處待售店產的鄭家管事。

    也正是想著有朱郡主撐腰,便可以大膽組織起崇文門外商家盟社,並拉朱郡主進來參與。如果盟社成員中,有了皇店成分,那對外就可以更加從容了。

    可是今天過後,還怎麼用朱郡主的名義抵抗鄭家?如果被鄭管事看破,豈不又面臨加倍的報復?更重要的是,缺了這個皇家成分,組織商會盟社到底能不能在京師撐下去?

    就這樣抱著滿懷的愁思,范弘道回到了如歸客店。回來路上時,他甚至忘了問問李小娘子,到底是怎麼與那內官監監丞趙公公結的死仇,不過其實這並不重要。

    一夜無話,及到次日,張重秀大小姐派了人到如歸客店,請范弘道過去說話。范弘道想著今天左右無事,也就懶洋洋的來到楊家側院。

    張大小姐請范弘道過來,是她對范弘道提倡的商人盟社很感興趣。尤其是作為一個政治控,她聽說了范弘道提出的幾個方面后,對這種組織形式的研究興趣更加濃厚了。

    所以張大小姐迫不及待的,想與范弘道討論一下各項法度的利弊,分析一下可能形成的政治經濟影響,更想著深入探討一下朝廷政局。

    張大小姐最近喜歡和范弘道討論政治話題,因為范弘道除了比較狂狷傲氣,三觀還是比較正的,比如范弘道已經在多處場合推崇過張居正,根本原則上沒毛病。

    范弘道熟門熟路的穿過院門,繞過穿堂,直接來到湖邊花廳。喝了兩口茶,便問道:「張家小姐今日召見在下,不知有何見教?」

    張重秀便答道:「聽說你指點眾商家結盟成社,有幾條道理妾身不大明白,願聞其詳。」

    范弘道恍然,原來張大小姐是對這個感興趣,想想也不奇怪,這位大小姐畢竟附帶有「政治動物」這種屬性。

    此後范弘道有一搭沒一搭的回了幾句話,然後張小姐也就看出來了,范弘道今天明顯興緻不高、心不在焉。關鍵是她自從認識范弘道以來,從沒見過范弘道如此低沉的樣子。

    張小姐很關心的問道:「不知范先生有何心事?為何神思不屬?」

    范弘道長嘆一聲,這張小姐也不是外人,便將自己的處境說了一遍。

    張小姐聽了后,評價道:「此乃天意,非戰之罪也。」又解釋說:「不是你做錯了什麼,而是形勢。

    在妾身看來,范先生的問題就是,根基薄弱幾近於無,在這種狀態下,范先生急於求成,積極插手朝廷高層爭鬥,這不見得是好路子。」

    妾身也勸過范先生,靜下心來低調處事,認真讀書,一步一步的穩紮穩打。若能在科舉上有所寸進,這才是發展正道。

    怎奈范先生聽不進耳朵里,若范先生金榜題名,進了士大夫圈子。則就有了師門,有了同年,還能結交同鄉,如此盤根錯節、同氣連枝、互為援引,還會有感到孤立無援的時刻么?

    否則終究就是無根浮萍,即便強行逆流而上,也是空中樓閣而已。」

    如果是一般人,聽到這樣誠懇的勸解,肯定也就大徹大悟痛改前非了。但范弘道卻傲然道:「你說的這些道理,對大多數人都成立,但我范弘道是特殊的那一個!我之所以糾結,是因為我是個有底線的人,主動限制了自己而已!」

    張小姐皺眉道:「都這時候了,你還嘴硬?你認個錯會死嗎?」

    正當這時候,門子來報,說申大公子申用懋前來拜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