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二百零二章 迷之自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二百零二章 迷之自信字體大小: A+
     

    第二百零二章迷之自信

    本來范弘道沒想著深入談論這個問題,但是張小姐的話卻讓他有點不爽。如果是別人這麼說了,他可以當做沒聽見,但張小姐這樣講,他就忍不住想辯駁幾句。

    於是范弘道便又故意裝傻,反問道:「只是找一個識貨人而已,這還能有麻煩?」

    張重秀張大小姐強調說:「所有人都覺得,你是申閣老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就這樣被別人所用,申閣老會如何想?」

    范弘道輕輕的冷笑幾聲:「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投到別人門下,申閣老就會產生些許被背叛的感覺?」

    張大小姐點了點頭,「妾身就是這個意思。」

    范弘道問:「憑什麼?」

    張小姐答道:「就憑他是首輔。」

    上下尊卑的禮制被視為一種秩序,牢牢的刻印在世人的觀念里。上下尊卑之別不僅僅代表著地位和禮數,更代表著對錯,連史書都有為尊者諱的提法。

    在世人的默認中,上位者和尊貴者往往就代表著正確,即便你有所不同,也要積極向上位者和尊貴者靠攏,謂之成熟。

    范弘道又問道;「在你的觀念里,是不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所以無論如何,必須文死諫武死戰?」

    張小姐嘆道:「做人總要將一個忠字,朝三暮四改換門庭總是要被人小看幾分的。更何況申閣老也幫過你。」

    范弘道反駁道:「只從人與人的角度來說,一個人忠誠來源不外乎兩點,或者是上位者給了他榮華富貴,或者是給了他知遇之恩,所以他報之以忠,這是所應當具有的本分!

    那麼申閣老給了我這些嗎?不要說他幫我取得了監生資格,那也是我用更重分量的功業換來的,不是他恩賜給我的!」

    張小姐有點不理解范弘道的想法,很直白的說:「無論他如何對待你,可他終究是首輔,而且你大概也找不到更合適的投靠對象了。」

    范弘道依舊不認可,答話道:「總而言之,我與申閣老之間是平等的交換關係,不存在類似於君臣的上下關係,所以根本談不上一個忠字。」

    張大小姐聽到這裡,忽然發現范弘道身上似乎仍然有她所不了解的一面,她原本以為自己對范弘道已經足夠熟悉了。

    原來在范弘道心中,是將自己與申首輔視為平等對象,而不是一個附從者,沒有什麼上下尊卑的區別。所以范弘道不會卑躬屈膝的討好申首輔,被拒絕後,更不會留戀不去。

    故而張小姐又一次迷惑了,范弘道身上這種迷之自信,究竟從何而來?張四維不在眼裡,王世貞不在眼裡,就連在當權的首輔面前也不肯放低身段,這底氣到底是如何產生的?

    「不明白?」范弘道傲然道:「你們都只是活在三維世界里的人,而我卻能看到四維世界!」

    張重秀有些發愁,范弘道是她內心很欣賞的、政治可靠、有才華的人,申首輔是她的庇護者以及祖父政治遺產的繼承者,她真心希望雙方能合作,而不是分道揚鑣。

    最後張大小姐對范弘道勸道:「我會再次向申閣老推舉你的,你切勿輕舉妄動。」

    范弘道很淡然的說:「勸不勸的無所謂,反正也不是我的損失。」

    辭別張大小姐,回到如歸客店時,范弘道遇到了同樣從外面回來的李家父女。這段時間,李家父女天天早出晚歸的,與范弘道碰面的時間倒比從前少了。

    李老爹打了個招呼,恭維道:「范先生如今真是出了名,我在城中打探消息,很多次都聽到了范先生的事迹。還有很多人都說,范先生寫的詩詞極好。」

    范弘道苦笑幾聲:「或許要被聲名所累。」

    李小娘子忽然發問:「不知范先生還去國子監讀書嗎?」

    范弘道如實答道:「以後終究還是要去的,只不過現在要躲避風頭,暫時不去了。」

    「這樣也挺好。」李小娘子低聲自言自語說。范弘道雖然聽到了這句話,但卻沒明白,這有什麼好的?

    想起李家父女來京城的目的,而且還有牽連到自己的風險,范弘道便很關心的問道:「這些時日,你們天天往城裡跑,打探出什麼消息了沒有?」

    李老爹嘆道:「京城之大,尚無頭緒。只是每日都要進城,來迴路程平白浪費許多時間,我正考慮是否搬到城中去住。」

    要搬走?范弘道還沒表態,李小娘子卻不幹了,搶在前頭埋怨道:「爹!你這還要考慮什麼?我們住在這裡就可以了。

    一來城中房租貴,手裡銀子還是省著點用;二來城中官府管制嚴,我們這樣身份還是躲著點好,南城這裡管得鬆散,更適合我們藏身。」

    李老爹久久無語,自己這女兒,只怕要出問題了。

    用完晚膳,范弘道閑來無事便翻書看。忽然有個送信的人來拜訪,說是朱公子已經回到京師,約范弘道明日相見。

    這朱公子當然就是朱術芳住郡主,看來她已經把河東鹽業事務整理的差不多了,所以就回來了。范弘道對此歡迎之至,在如今自己的處境下,能多一個潛在的臂助總不是壞事。

    送走了朱郡主的人,范弘道正要繼續看書,卻又有幾個朝奉聯袂而來,一起前來拜訪,范弘道微微感到几絲驚訝。

    如果是單個人來,那還在正常交際範圍之內,但是幾個朝奉一起來,而且還是街區生意最大的幾個人,只怕要有事情發生。

    難道是為了河東鹽業的事情?范弘道想道。年前他曾經許諾過,帶領崇文門外這些商家一起進軍鹽業,如今已經開了春,這些商家動了念頭也是應有之義。

    落座之後,照例是恭維。孫朝奉撫須贊道:「范先生近日名震京師,我等街坊與有榮焉!」

    范弘道謙虛幾句說:「朝奉言過了!」

    孫朝奉笑道:「范先生是個有名望的人,還望今後守望相助,不要嫌棄我們是銅臭之人。」

    范弘道答話道:「這是哪裡話,在下寄居在此,多受街坊恩德,遇事自當儘力而為。」

    孫朝奉便順勢而言道:「說起來,眼下確實遇到事情了,我們到此,就是想請范先生幫著籌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