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狂到沒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狂到沒邊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九十一章狂到沒邊

    台上台下,忽然出現了短暫的靜默。【ㄨ】數百監生也就發現了情況不對,可能要有故事發生,就是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故事。

    王世貞此時已經年過花甲,算是高齡了,精神不是很足,聽到范弘道三個字,便皺了皺眉頭。這明明是一個小人物,應該是無足輕重,可自從他到了京師以來,卻不只從一個人口中聽到過這個名字。

    是的,很多人都有意無意的提起過范弘道,然後各種若有若無的暗示匯總起來,就是希望他修理一下此人,這不能不讓王世貞印象深刻。

    當然王世貞本人也不太喜歡范弘道,因為他聽到了范弘道是如何評價自己的,非常令人不高興。更何況范弘道是申時行推舉的人,他王世貞同樣不喜歡申時行,雖然都是蘇州人。

    說到底不過是路上的一個小石子罷了,踢開也就踢開了,王宗師想道。

    在數十年的生涯中,他不知道搬開了多少石頭,才有了今日的文壇領袖地位。與那些巨石相比,而范弘道確實也只是個小石子,隨便踢掉就行,不值得過於介懷。

    至於小石子怎麼想的,有什麼苦衷,那不重要,世界上投胎沒投好的人多了,不差這一個。【ㄨ】

    拿定了主意,王世貞便打破了靜默,開口喝道:「原來你這小兒就是范弘道,上前來,老夫有話要問你。」

    真的有情況,要開始了!除了早有預料的幾位教官,大多數監生都流露出了興奮的看戲神情。

    前文介紹過,現如今好學之人都去考科舉了,沒多少願意來國子監深造苦讀的。國子監監生來源,有很多勛戚官員子弟恩蔭入監,也有很多捐錢入監的。

    這些人來國子監就是混學歷而已,對讀書未見得有多大興趣,對師長訓話也是敷衍態度,但對看熱鬧卻是非常熱衷的。

    很明顯,台上的最大人物語氣不善,那位叫范弘道的同學可能要倒霉了,且看看他到底怎麼應對。一瞬間,刷刷數百道目光都射向了范弘道。

    眾目睽睽里,便見范弘道似乎毫無反應。真的是毫無反應,他竟然好像沒聽到王鳳洲公說話,轉身就向後走,施施然的回到了隊列中。

    也就是說,范弘道根本不理睬王宗師的問話,將王宗師當成不存在一般。這種態度,眾人只能想到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目中無人」。

    一個小書生這樣對待天下公認的文壇領袖,簡直是狂放到沒邊了,眾人齊齊被震住。

    王世貞愕然,幾十年來從來沒人在自己面前這樣,就是當初最強首輔張居正見到自己時,也不會完全無視自己。

    侍立在王宗師邊上的韓延昌立刻站出來,指著范弘道大喝道:「小子膽敢無禮!猖狂至極,是何道理!」

    人群里的范弘道板著臉,口氣不陰不陽的答道:「此地是國子監彝倫堂,此時是國子監典禮,在下是國子監監生,站在這裡聽候教官訓示。

    難道王公不知在何時,當了國子監的教官?如果不是教官,又有什麼資格在此發號施令?在下以為,國家設立太學,不是讓別人來指手畫腳的,大家還是各安其位為好!」

    王世貞是正二品尚書(南京的),清流里的清流,而國子監教官最高不過四品,品質上也比王世貞低得多,不像御史這種官員硬氣。

    所以范弘道這話,是個人就能聽出濃濃的諷刺意味。就差說你一個文壇領袖跑到國子監來裝逼,也不嫌掉價。

    韓延昌對范弘道很熟悉,在他看來,范弘道的表現也是非常熟悉的節奏。

    他知道範弘道很有一種探究「合法性」的愛好,處理事情喜歡摧毀對方「合法性」根基,然後用大勢取勝。這次范弘道公然質疑王世貞的資格,似乎就是這種習慣的體現。

    韓延昌「知己知彼」,早有準備,他沒陷入與范弘道的糾纏,迅速轉身朝向國子監祭酒羅萬化,然後請示道:「老大人以為如何?」

    羅祭酒便道:「范弘道出列!王部堂乃是士林前輩,若對你有所喻示,有何不可?」

    從此便可以看出,羅祭酒對范弘道肯定沒有回護之心了。不然此時肯定要打幾句圓場,而不是再將范弘道拎出來受訓。

    韓延昌將羅祭酒搬了出來,便又看向范弘道。你說王宗師沒資格指示你應該如何做,但國子監祭酒總有資格吧?畢竟羅祭酒是國子監最高師長,如今羅祭酒發了話,讓你出來接受教導,你敢反抗不成?

    范弘道慢吞吞的從人群里走出來,貌似很無奈的樣子。他來到露台下方,仍然不理睬王世貞,只對名義上的師長羅祭酒拱了拱手,然後說:

    「古人云,志同道合便能引其類,聖人云,道不同不相為謀。學生見王前輩,便是道不同,故而謹遵聖人教誨,不相為謀而已!所以也就無有必要,站在這裡聽王前輩教導了。」

    道?眾人驟然聽到這個回答,感覺非常怪異。「道」這個東西,是非常形而上的,亦是非常高端的話題。

    如果王世貞這樣等次的與人論道還算正常,范弘道只不過是個普通少年書生,又有何德何能,敢來論道?特別是他有什麼資格將自己與王世貞相提並論,說出「道不同」這樣的話?

    還是那句話,簡直狂到沒邊了!

    此刻范弘道終於正眼看著王宗師了,他就這樣站在台下,指著高坐在露台上的王宗師,淡淡的說:「晚生並不認可閣下。」

    其實范弘道今天外表上很冷靜沉穩,並沒有狂躁激動,也沒有慷慨昂揚,但是表達出來的這種意思卻是極度的狂傲。

    這樣的反差令人一時失語,但王世貞左右的隨從書生們此刻全都出離憤怒了,范弘道算是個什麼東西,膽敢看不上他們追隨的王宗師!

    諸君正要出去大罵范弘道,韓延昌忽然攔住了眾位同仁,低聲道:「不要中了他反客為主之計,此人慣會渾水摸魚!」

    能被王世貞看中並允許隨侍左右的,肯定都是比較聰明的人,當即便也回過味來。

    本來今天王宗師想隨便出幾下手,踢開一顆小石子,但是這小石子似乎不甘於被踢走,有點先下手為強的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