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擺明了過不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擺明了過不去字體大小: A+
     

    第一百八十二章擺明了過不去

    原來陳班頭嘴裡的這位「鄭大爺」乃是當朝國舅爺鄭國泰家裡的外管事,名喚鄭昭義。或許在大臣眼裡,這種外管事只是個勛戚家奴,但在陳班頭眼裡,那絕對是能當靠山的大人物。

    無論如何,鄭國泰是當朝最得寵貴妃娘娘的兄弟,鄭家外管事在京城裡也算是很有面子的人物了。

    鄭家因為出了個得寵貴妃而暴發起來了,但目前家產尚不足國丈國舅們的揮霍,所以鄭家外管事們都有創收的壓力和任務。

    而這位鄭昭義大管事則將目光放在了商業興旺發達的崇文門外地區,因而結識了大興縣前縣丞秦高業以及班頭陳文武。

    只可惜上次出手后,不但沒有搶到地盤,反而折掉了秦縣丞這個盟友,最後什麼也沒撈到,完完全全的賠本生意。

    今天上元之夜,大興縣衙役都要燈市附近街道巡視,陳班頭也不例外,正好范弘道憑窗而立時,被陳班頭看到了。

    其後陳班頭又遇到了鄭大管事一行人,見鄭大管事懊惱沒有好地方觀燈飲酒,便引著鄭大管事來到了邀月樓。

    邀月樓三樓走廊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掌柜的早被驚動了,急急忙忙的擠了進來,他是認得陳班頭的,便詢問道:「原來是陳班頭,這是怎麼了?」

    陳班頭指著花字房道:「我有貴客要尋地方飲酒,這裡就不錯,勞煩掌柜的將房間騰出來。」

    這掌柜姓胡,轉頭瞧見堵在門口的范弘道,又在剎那間將范弘道的穿著打扮盡收眼底,然後又在下一個剎那間做出了判斷,這年輕人是一個外地寒門士子。

    還能繼續判斷出,在花字房裡,這年輕人只怕是地位最高的一個了,所以才會由他從包房裡出面處理糾紛。

    胡掌柜開了這麼多年酒樓,這份眼力不是吹的。一個不得志的貧寒讀書人和地頭蛇衙役之間如何衡量輕重,心裡已經有數了。

    當即胡掌柜對范弘道說:「這位朋友,差爺發下話來,在下也沒辦法,還請朋友行個方便讓出房間,就算是幫在下一個忙,這份心意在下一定記著!」

    隨後胡掌柜有很「豪爽」的說:「至於今晚的花費用度,敝處全都免了,算是給朋友賠罪。若朋友下次再光臨敝處,花銷還是免掉,就當是在下作東了,這樣如何?」

    不得不說,胡掌柜還是很幾分玲瓏功夫,就是趕人也能說的很好聽,還能從另外地方補上部分面子。性子稍微軟糊塗軟弱的人遇到如此說辭,只怕也就答應了。

    只可惜,范弘道是很討厭這種油腔滑調、貌似八面玲瓏的、明明是損害別人卻好像還給了別人面子的「社會人」口吻了。再說屋裡面可是兩個女人,男人在女人面前,這張臉面豈能輕易丟下?

    所以范弘道微笑著回答:「胡掌柜想用兩頓免費來換我這張臉,未免也太看輕我了!難道我的臉面只值這兩頓酒食?」

    被拒絕的胡掌柜也不惱,立刻開出了新價碼:「在下可以請閣下賞光三次,一切花銷都由在下出了。」

    范弘道嗤之以鼻:「這不是錢的問題,吾輩讀書人跟你們生意人不一樣,臉面不是可以用錢換的。」

    胡掌柜覺得再付出更大的代價不划算了,他轉向陳班頭,無奈道:「客人不肯。」

    陳班頭冷笑幾聲,無論范弘道滾不滾蛋,都在他預料之中。若范弘道肯讓出房間,那他就在鄭管事這裡掙了面子;如果范弘道不肯讓,那就給他挖坑。

    陳班頭將胡掌柜撥到一邊去,親自出面對范弘道說:「我後面這位,乃是國舅爺府上的大管事鄭昭義鄭大爺,需要房間招待貴客,你有膽子不讓?」

    國舅鄭家?范弘道立刻就知道是哪邊的人物了。但凡對萬曆年間掌故稍有了解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鄭家?

    陳班頭亮出了鄭昭義的身份,便等著范弘道的反應。范弘道先前已經放出了絕不讓出的狠話,如果這會兒忽然改變立場,自然丟人現眼;但如果繼續堅持不讓,那就是瞧不起鄭家,就等著被鄭大爺碾壓吧!

    本該面臨艱難抉擇的范弘道卻毫無壓力,甚至忍不住笑出聲來,點了點陳班頭說:「你其心可誅啊,可是以你的智商也就這點水平了。」

    這讓陳班頭很不爽,他明明想出了如此精妙的計策,先用胡掌柜誘敵深入,然後再挖坑等范弘道跳,怎麼范弘道還是把自己當蠢貨?

    隨後范弘道卻不理陳班頭,對站在稍遠處的鄭昭義叫道:「這位陳班頭打算借刀殺人,鄭管事意欲充當他的刀嗎?被這樣的拙劣手段利用,鄭管事你不嫌丟人么?如果換成在下,肯定轉身就走,不跟這姓陳的一起丟人現眼!」

    在旁人看來,如果堂堂的國舅家大管事這樣輕易的被小伎倆所利用,確實挺掉價的。陳班頭的小心思,如果不被公開捅破還有點意思,若被公開戳出來了,那就顯得有些低端了。

    但鄭管事面無表情,看不出情緒,對陳班頭問道:「這是誰?」

    陳班頭答道:「這就是范弘道,上次壞了好事的人就是他。小的覺得,鄭管事若能出口氣,也是極好的。而且范弘道在街區里是有名聲的人,可以用他殺雞駭猴。」

    范弘道這個名字在鄭管事心裡掀起了幾層波浪,他聽陳班頭說完,又對范弘道說:「如果你就是金陵范弘道,在下不介意被利用!」

    范弘道凝起眉頭,「先來後到的道理,鄭管事不懂?難道眾目睽睽之下,鄭管事還打算用強不成?」

    鄭昭義輕笑幾聲,毫不客氣的答道:「那又如何,你也就是一個秀才而已!誰敢為了你來管我?若無人來管,為何不能用強?」

    在意欲染指崇文門外商業區的鄭管事心目中,范弘道就是崇文門外商家群體的旗幟,他對摺辱范弘道有著很濃厚的興趣。

    所以他明知道陳班頭故意引著自己與范弘道碰面,但卻不介意。某種程度上,這也是陳班頭投己所好,故意製造自己「修理」范弘道的機會。

    范弘道算是明白了,鄭管事這是擺明了要跟自己過不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