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冤家路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冤家路窄字體大小: A+
     

    第一百八十一章冤家路窄

    看著梨花帶雨的大美人,范弘道非常苦惱,自己隨便抄的一首詞,威力竟然有這麼大?按說這首詞最多只能算中上而已,而且還是應景之作,並非那種拿出來能嚇死人的千古絕篇啊。

    想來想去,最大的可能性只能是,詞中意境或者哪句話戳中了張大小姐的心思,故而才會導致她失態。

    范弘道正琢磨怎麼勸住張小姐時,卻見她已經自動停止住了眼淚,然後從婢女手中接過手巾,擦了擦淚痕。

    等她再抬起頭來時,又恢復了一絲不苟的儀範,端莊的張大小姐又回來了。這種界限分明的變化,讓范弘道產生了看「變臉戲法」的錯覺

    張重秀主動解釋道:「方才是妾身感懷身世和當前處境,又想起千里之外的父親,故而失禮了,讓范先生見笑了!」

    「千里之外?」范弘道微微訝異:「令尊在哪裡?」

    張小姐不知何時走到欄杆邊上,抬頭賞月。范弘道以為她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畢竟這個問題可能會暴露她的身世,如果她還想保密的話,肯定要避而不答。

    但過了片刻,張小姐卻又答道:「家父在贛南。」

    贛南?江西南部?范弘道微微皺起眉頭,對官場習慣熟悉的人來說,這句話里的信息量已經足夠豐富了。從張小姐的做派看來,絕對出自權貴之家,但她卻又說父親遠在贛南,這說明了什麼?

    在當今,官員被發配和貶謫,經常要去幾個地區,比如雲南貴州廣西,而贛南也在其中。張大小姐說父親在贛南,很大概率是被貶到了贛南。

    這樣也能解釋張大小姐為何在京師隱姓埋名。范弘道不禁想道,原來自己一直猜測張大小姐是逃婚,那真是大錯特錯啊,敢情這位大小姐是犯官之女。

    另外,張大小姐與申首輔好像關係密切,按道理說,天下還能有多少首輔不能解決的問題?申首輔為何不能幫著赦免張小姐父親?

    解釋只有一個,那就是張小姐父親是欽犯,是天子下旨要發配的人物,所以申首輔也無可奈何。

    從張小姐的品行和作風來看,范弘道猜測,張小姐的父親可能是所謂的「清流正人」,說不定就是一個敢於忤逆天子的大臣?在這幾年風波險惡的政治大動蕩里,不小心翻了船,導致被天子發配到蠻荒之地。

    想到這裡,范弘道便覺得,更應該跟張大小姐親近親近了,以後說不定能沾光。【ㄨ】她父親如果真是敢於犯顏的直臣,而且是地位不低的大臣,那在士林中名望肯定高,多多接觸是有好處的。

    如此范弘道便開口道:「在下聽到過一句話,正義或許會遲到,但不會缺席!令尊這樣的正直君子,雖然會因為時運不濟屢遭厄運,即便但歷史終究會給他一個正義的裁決!」

    張大小姐看出來了,范弘道好像又誤會了什麼,把他父親當成了直諫被貶的忠直大臣,但她又不好解釋,只能苦笑著說:「妾身哪敢想那麼多,只願能找到機會,將家父從煙瘴之地營救出來,然後回鄉頤養天年而已!」

    按說范弘道這樣聰明的人,不該連續兩次都猜錯張小姐的身世,但只能說張大小姐的身世實在太特殊了,特殊到范弘道就沒那樣想過。

    他又對張小姐說:「若有在下可效勞之處,儘管明言!張小姐幫助在下與申府牽線的恩德,在下尚未報答!」

    張小姐嘆道:「如果說報答,這倒不必。你去山西逼死張四維,就已經很讓妾身感激了。」

    范弘道心裡泛起疑雲,自己逼死張四維和她有什麼關係?

    還沒等范弘道細想,忽然房間門外傳來嘈雜的聲音,打斷了范弘道的思路,細聽彷彿是有人在外面吵鬧。

    房間里只有范弘道一個男人,所以他當仁不讓的去門口看看動靜。開了房間門朝外看,卻見不知何時有幾個衙役堵在走廊上,與守門的張家僕役在叫罵。

    看見范弘道亮了相,衙役頭目忽然走了過來,指著范弘道罵道:「咱在下面看得真切,果然是你這窮酸!」

    范弘道朝這衙役掃了一眼,登時就認了出來,此人正是大興縣縣衙的班頭陳文武。

    當初他與大興縣秦縣丞鬧了不痛快,被秦縣丞陷害,這陳文武陳班頭就是急先鋒,范弘道印象很深刻。今天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居然又冤家路窄的碰上了。

    范弘道對這陳班頭自然是沒有好氣的,當即就嘲諷道:「是我又怎樣?朗朗乾坤下,你陳班頭是豺狼還是虎豹,能吃了我不成?而且聽說你陳班頭已經沒了勢,還敢在此耀武揚威?」

    當初陳班頭投靠秦縣丞,為秦縣丞效力,結果秦縣丞被范弘道挖坑反殺了。最後秦縣丞被調走去了外地,陳班頭作為爪牙自然也就失勢了。

    也幸虧衙役這個差事是世代相傳的半永久性職業,除非重大犯罪,一般也不會有「革除差事」的處分。陳班頭上下打點過後,還能保住差事。

    但陳班頭最見不得別人說他失勢,聽范弘道故意嘲諷,當即喝道:「你大概還不知道?過了年要在崇文門外設縣衙分署,我要過去當南城總捕頭!到那時抬頭不見低頭見,正管著你們這些刁民潑書生!」

    先前范弘道從王掌柜嘴裡聽到過縣衙分署的事情,並沒有太放在心上,但這回聽到陳班頭說起,心裡不免吃了一驚。

    如果這樣一個無賴仇家盤踞在崇文門外,那可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事。不過范弘道嘴上仍然毫不示弱道:「說得好聽,只怕是在大興縣衙里混不下去了,所以才要藉機逃到南城去吧?」

    陳班頭獰笑幾聲:「究竟是怎麼回事,到時你就知道了,只願你千萬不要哭爹喊娘!」

    正當這時候,從樓梯口又上來幾個人,有人對陳班頭叫道:「陳班頭還沒有找到房間么?你方才可是打了包票的!」

    陳班頭顧不得范鴻道,轉頭解釋道:「鄭大爺稍等,小的遇到了不開眼的,正要收拾乾淨了再請大爺上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