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坐而編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坐而編造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七十五章坐而編造

    范弘道笑了幾聲,很意味深長,在申大公子的情緒快忍耐到極點時才開口道:「敢問蒲州張四維去世后,令尊處境如何?」

    這個問題非常敏感,換成別人這樣問,申用懋肯定要假模假樣的說幾句場面話,絕對不會將真實想法說出來給人把柄。

    但范弘道畢竟是氣死了張四維的直接當事人,在這方面,跟范弘道沒什麼不可以說的,所以申用懋很直白的說:「四維相公不能入朝,家父自然是穩固如磐石了。」

    很多人都是這樣想的,但范弘道卻習慣性的嘲諷道:「那你就大錯特錯!」

    申用懋忍不住就要問:「錯在哪裡?」

    范弘道沒有直接回答,又問道:「我且再問你,當今天子秉性如何?是什麼樣的人?」

    關於這個問題,申用懋不敢輕易回答,反問説:「你忽然要問這些作甚?現在難道不是正在談家父的事情?」

    不只是不敢答,還是答不出來。當今萬曆天子二十歲之前都處在張居正管教之下,都是按照張居正的意思辦事,沒有顯出個性,外人又哪能看得出天子秉性?

    張居正去世后,天子對張家開展了疾風暴雨的報復,但還是以發泄情緒居多,並不是正常情況下的性格外露,而且天子不太喜歡接觸朝臣,導致朝臣對天子仍然缺乏清晰的認識。

    但擁有金手指的范弘道當然不在此列,他很很把握的斷言道:「今上內心崇尚嘉靖朝世宗皇帝,只怕有心效仿。」

    這個論斷,申用懋倒是第一次聽到,又聽范弘道繼續說:「世宗皇帝雖然久居深宮,但卻能權不旁移。今上心裡很想效仿這點,所以總是刻意講究制衡,避免再出現第二個太岳相公。

    在野的張四維與在朝的令尊就是彼此制衡,這是天子所欣賞的。可如今張四維去世,互相制衡被打破了,天子心中會作何想?」

    申用懋不敢接話,就這麼直愣愣的看著范弘道。他有點被嚇到了,這范弘道當真是大膽啊,竟然會這樣議論天子。

    有個詞叫「誅心之論」,范弘道這就是用「誅心」的態度,肆無忌憚的猜測天子的心理和動機,甚至還敢說天子想效仿嘉靖皇帝的權術?申大公子活了二十幾歲,很少聽到過這樣的議論,此人把天子當成了什麼?

    申大公子問道「你大概從來沒見到過天子,只怕連天子的身邊人也沒接觸過,怎會有這樣的想法?」

    范弘道自信的笑道:「數月之前,在下連張四維快死掉都敢說,為何就不能猜出天子的想法?」

    身為七品官員的申大公子下意識呵斥道:「你這是大不敬啊!」

    范弘道不在意的說:「此地沒有外人,又怎麼會傳出去,除非閣下你故意外泄!但是閣下不要忘了,我是與你交談,如果外泄出去,那就是你與我一起大不敬!」

    范弘道這意思就是捆綁,只要傳了出去,申用懋當然也是有口難辯。所以申大公子也是沒話說,只能讓范弘道繼續。

    「當今令尊的處境看似風平浪靜,其實仍然暗礁叢生,不可掉以輕心。上有天子的疑慮,下有張四維余留黨羽的反擊,都是要警醒對待的。

    如果只有上或者下一面問題,那當然無所謂,暫時動搖不了令尊的地位。但是就怕上下兩邊結合夾擊,那麼令尊就難做了,也許就會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

    聽到這裡,申用懋不由得想起,范弘道曾經在自家門前大喊:你們以為河東之患已去,就可高枕無憂了?現在回憶起來,才知道這並不是范弘道賭氣亂喊,而是胸有成竹。

    范弘道就沒想讓申大公子表達什麼,他只管說自己的:「話又說回來,你莫非以為,令尊想要辭官歸去,是因為對時局不滿和無奈,不想再繼續陷入泥潭了?」

    范弘道的暗示很強烈,申大公子若有所思,大概也想到了點什麼。范弘道最終解開了謎底:「其實令尊辭官,並不是真要走人,而是以退為進之計!

    在當今朝堂,經過三年的清洗,其實沒有多少比令尊更適合當首輔的人。或許有人對令尊不滿,但是別的人選只會有更多人不滿,沒有誰敢確定說能取代令尊。

    在這種狀況下,令尊退了這一步,一來既可以試探各方面態度,又可以收穫各方面的挽留,立於一種有利境地;

    二來又是向天子表明沒有戀棧之心,沒有攬權的慾望,以此消除天子的疑慮,減輕來自宮中的壓力。」

    竟然如此!申用懋立刻問道:「真的是這樣?」

    范弘道坦然與申大公子對視,但卻沉默不言。他心裡只想道,我怎麼知道申首輔到底怎麼想的?不這樣編造出點陰謀論進行解釋,又怎麼能糊弄得住你?

    申用懋只當范弘道是默認了,心裡掀起了陣陣風波,難道父親大人真的另有深意,而自己沒有看出來?

    他低下頭,仔細思考了一遍,越發覺得范弘道所言極是,非常有道理,可以完美解釋父親為什麼心血來潮想辭官了。

    自己居然看不出父親大人的心意,實在枉為人子。若自己這樣懵懵懂懂的胡鬧下去,說不定真如范弘道所說,會壞了父親的大事!

    申用懋不禁有些後悔,若是如此,自己今天衝過來找范弘道理論,就顯得很可笑了!所幸有范弘道詳細指點,否則自己如墜霧中,像是一個瞎子似的。

    申大公子雖然才幹平庸,又有點虛榮,但此時感到在范弘道面前,什麼面子也沒有了。

    他也不是拿的起放不下的人,很乾脆的站了起來,對范弘道作揖道:「先前衝撞范朋友,是我的過錯,還望范朋友海涵!」

    范弘道連忙起身,並謙遜幾句,接受了道歉。只要能撫平這位大公子的怒火,並能平平安安的把他打發走,范弘道就感到萬幸了,至於申用懋表示歉意,那都是多賺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