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過夜難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過夜難題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五十六章過夜難題

    照著這個思路,范弘道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不禁略有些驚悚,他什麼時候還有這種潛質了?不就當初說過一次「知音」,而且打著直言不諱的幌子忽悠了幾句嗎?

    范弘道兩世為人,一直不大有女人緣,也不太會哄女人,從來沒想著朝暖男方向發展,眼前這個情況實在讓他有點哭笑不得。

    趙笙鸞還在講述她的遭遇,講得很順暢,完全沒有什麼阻梗,好像是見到了多年不見得知音似的。

    只有范弘道具備如此才情,信手拈來便能與她詩詞唱和;只有范弘道會毫不客氣的說,我是來指點你的,並真能言之有物;

    只有范弘道會很掃興的說,紅顏漸老歸何處,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可憐;只有范弘道會快人快語的說,李大人很難將你娶進家門,你耽誤不起這幾年時間;

    只有范弘道會跑到她家裡說,我就是來找你談談人生談談理想的;只有范弘道會說,你不要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女人也可以有自己的事業。

    而且范弘道好像超脫了性別,不是愛好「女色」的人物,所以在趙笙鸞心裡,范弘道確實特殊。

    她在歡場中見慣了張三李四,但沒有人像范弘道那樣「真實」,好像可以不用虛偽,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這確實類似於親密的「閨蜜」待遇,但范弘道只感到尷尬,趕緊扯開話題問道:「你這是從哪裡出來?」

    趙姑娘答道:「有個侯爺擺了家宴,請奴家去獻藝彈奏唱曲,這會兒才得以脫身。」

    范弘道恍然,難怪能如此巧合的偶遇。大概很多權貴都是住在這片街區的,趙三姐兒從侯門出來,自己從宰相門庭出來,然後就有機會碰上,偶然中總是包含必然。

    趙笙鸞忽然想起什麼,坐直了身子問道:「奴家近日聽說了一件山西那邊的傳聞,有個姓范的年輕書生罵死了張四維,應該就是你?」

    范弘道沒有正面回答,卻先反問說:「這事已經傳到了京師?」

    趙笙鸞輕輕地點點頭,「已經聽說好幾天了,很多人都知道了啊。」

    范弘道嘆口氣,看來自己這次回到京師,真要小小的出一次名了。他是想出名,可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以這種方式出名。

    此時范弘道忽然也記起來,眼前這位趙笙鸞趙三姐兒的情人是當朝三大紅人之首、天子寵臣李植李少卿李大人,而李植又是張四維的門生,更是政治同夥。

    當初李植瘋狂攻擊馮保、張居正,為清算張居正立下了汗馬功勞,一方面是揣摩和迎合天子的心意,另一方面未嘗不是得到張四維的授意。

    反正李植和張四維的關係非比尋常,想至此處,范弘道連忙又問道:「既然京師已經有此傳聞,不知李少卿李大人那裡,是如何看待在下的?」

    趙笙鸞有點發獃,片刻后才很實誠的答道:「李大人說,要把你碎屍萬段。」

    范弘道無語,趙姑娘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她剛才招呼范弘道上轎時,也沒想到這茬事,沒將傳聞中的那個范書生和眼前故人聯繫起來。

    於是轎中出現了迷之沉默,但范弘道倒不是畏懼李植的名頭。首輔級別的張四維都掛掉了,滿身都是破綻的李植李大人又有什麼可怕的?

    此刻讓范弘道害怕的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如果趙姑娘把他趕下去,那該怎麼辦?

    趙笙鸞的心情更是糾結,一邊是「男朋友」,一邊是無話不能說的「閨蜜」,兩邊出現了矛盾,站在中間就十分不好做。

    最後趙姑娘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男友是男友,閨蜜是閨蜜,兩邊各為其主而已。所以各交各的,只要不當著面打起來,她還是兩不相幫好了。

    此後趙笙鸞主動對范弘道淺淺一笑,試探道:「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沒處可去的范弘道當然求之不得,很識趣的也用詩詞答道:「得君相聚首,沽酒問誰家。」

    這種文青調調十分符合趙姑娘的口味,「那請范先生做客寒舍,今夜秉燭燙酒,促膝長談。奴家還有很多事情,要向范先生討教。」

    方才因為談論李植李大人而產生的怪異氣氛一掃而空,兩人都很有默契的暫時忘卻了一些東西。

    范弘道腦中卻忍不住想起一個問題,如果真的只跟趙美人喝酒閑聊一晚上,那到底是禽獸不如呢還是不如禽獸呢?

    雪花漸漸地有些密了,天色徹底黑了下來。不知走了多久,轎子停住,門帘從外面被掀開,有人稟報道:「到了。」

    兩人一起下了轎子,便見老鴇子從門內迎了出來,邊走邊叫道:「好女兒!眼看天黑又下雪,你若再不回來,就要派人去找你了!」

    趙笙鸞回應道:「多謝媽媽關心,女兒不是單獨出門,能有什麼事情,你又何必著急。」

    走到跟前,這老鴇子這才發現趙笙鸞旁邊站著個年輕士子,看著面熟,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何時見過。

    老鴇子一邊琢磨,一邊流利的改了口風,「李老爺等候你多時了,能不著急么?」

    「啊?李老爺駕到了?」趙姑娘吃了一驚,不知怎的有點慌。

    范弘道在旁邊聽出來了,能被她們如此鄭重對待的李老爺,八成也就是那位李植李大人了,趙笙鸞趙三姐兒的最大恩客。

    老鴇子當著面點出李老爺,很大程度上就是說給范弘道聽的,讓范弘道這個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掂量掂量形勢。如果范弘道覺得扛不住李大人,能自動離去最好,免得他們家落下趕客的名聲。

    至於范弘道範大秀才那當然是裝聾作啞了,反正裝作沒聽懂,也不主動說走人。這大晚上的,又是天寒地凍,離開這裡後去哪裡過夜?

    趙三姐兒看了看范弘道,略有些為難。是她主動邀請范弘道過來的,這時候再趕他走有點不夠地道。

    可是她的居住只有前後兩進,前面是接客的,後面是擺宴席和起居的地方,兩邊東西廂都是下人們的住處,哪有地方安排另行范弘道過夜?

    不過後院有兩處卧室,一處是客房,但凡有客人過夜都是在這裡;另一處是趙姑娘單獨自用的,沒客人時就在這裡起居,相當於私密閨房。

    趙笙鸞考慮再三,便對老鴇子道:「也不妨事,我去見李老爺好了,但讓范先生去我那房間過夜,來者都是客,不要慢待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