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旅途故事(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旅途故事(中)字體大小: A+
     

    第一百四十七章旅途故事(中)

    一邊想著,范弘道不由得多看了幾眼。這年頭應該沒有整容技術,所以這張臉肯定是純天然的,而且還是三次元的,不附帶濃妝和修圖效果。

    此時范弘道卻忘了,在這個時代,他這樣盯著一位女子是多麼無禮。連旁邊驛站車夫也不禁暗暗搖頭,今天駕車運送的這位公子看來不夠正經,遇到狐媚氣女人就走不動道。

    直到這年輕女人狠狠剜了范弘道一眼,嘴裡嘟噥幾句,並回過頭去,范弘道才意識到自己的不妥。

    按下尷尬,范弘道打量起廟內狀況。這廟裡佔地並不打算太大,目前最誘人的地方自然就是火堆邊上了。外面天寒地凍雪花飛舞,能有個火堆烤烤火實在是最美妙的事情之一。

    可是這火堆是別人的,而剛才范弘道「無禮」在先,實在不好意思就這樣貿然湊過去。

    他想了想,便指著躺在地上的病人問道:「敢問小娘子,地上這位是得了什麼病?」

    網紅臉小娘子沒有理睬范弘道,看來剛才確實對范弘道印象不夠好。范弘道無奈,再次發問道:「我們車上備有一些藥物,或許能對症。」

    小娘子這才重新面對范弘道,答道:「家父在路上忽感風寒,倉促間在廟內暫歇。」

    驛站馬車運送的人物一般都是官員權貴,身份上都差不了。所以馬車上也備有常用藥物,以供應急使用,免得大人物急病後找不到藥物。而風寒是秋冬常見疾病,車上自然不鞥少了這種藥物。

    如此范弘道便對車夫道:「勞駕去門外車上,將藥物取來。」

    但這車夫期期艾艾的不願意去,車上藥物都是歸他保管的,如果用在乘車之人身上還說得過去。

    但廟裡這對父女一不是乘車之人,二不像是富貴人家,把藥物給她們用豈不是浪費?

    范弘道正色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出門在外互相扶持才是,豈能見死不救?速去速去!」

    車夫被范弘道催的沒法子,只能到門外車上去取藥物了。

    有了這檔子恩惠,范弘道便大大方方、理直氣壯的在火堆邊上坐下了,蹭著別人的火烤了烤手。

    但是小娘子卻故意往遠處挪了挪,拉開了與范弘道的距離。范弘道暗暗苦笑,她這明顯是嫌棄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施捨藥物,只怕還真未必肯讓自己靠近。

    算了,無所謂,誰也不可能人見人愛!范弘道想道,反正自己的目的只是慷他人之慨,然後借她的火堆烤火而已!

    車夫重新走了進來,手裡提著一包草藥。而小娘子則從邊上掏出破損的半殘陶罐,去外面舀了積雪,然後化雪為水,專心致志的熬起葯來。

    車夫對范弘道說:「外面這雪也不見小,如果一個時辰內還不消停,或許就要在這裡過夜了,要麼就是頂著風雪趕夜路。」

    范弘道暗嘆,這年頭窮人在外旅行,條件還真是艱苦,自己這還是有驛站系統的支持。

    又過了半個多時辰,車夫再次詢問道:「范先生總得拿個主意了,小的也好準備。」

    范弘道是傾向於在這裡過夜的,現在有火堆有乾糧,暫時凍不著餓不著,支持一晚上沒什麼問題,再說過夜總比冒著風雪趕夜路舒服,

    但是仍有個問題,范弘道看了一眼那邊網紅臉小娘子,在這小小的破廟裡,和陌生女子共度夜晚,雖然不是孤男寡女,但也總有點尷尬之處吧?禮教之防總也該考慮到吧?

    想到這裡,好心的范弘道決定徵求一下對方意見。他對小娘子拱拱手,問道:「敢問小娘子,介意不介意在下在這裡過夜?」

    小娘子登時又生氣了,輕輕「呸」了一口,然後小聲罵道:「登徒子!」

    范弘道愕然,自己好心去詢問商議,怎麼被罵了?對待女人情商比較低的范弘道想了好半天,這才醒悟到,似乎自己確實說錯話了。

    想在這裡過夜,直接默默的去另一邊倒下就睡,何必多此一舉的去問話?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能做但不好說。看在自己送她葯的份上,她肯定也不好意思讓自己走。

    自己這樣去問,幾乎就是調戲了。難道人家一個小娘子還能親口回答說:「歡迎公子跟奴家一起過夜?」

    看在驛站車夫眼裡,只覺得這公子實在是太寡人之疾了。自打進了廟看到小娘子后,又是眼神又是語言的調戲,而且還虛寒送暖的給葯,怎麼看也是急色之徒。

    旅途枯燥無聊至極,車夫忽然也有點心痒痒,被范弘道帶起了節奏。范弘道能做的事情,他為什麼不能做?

    口頭上調戲幾句也是個樂子,反正只是個弱女子,不怕她鬧。車夫便笑道:「你這小娘子,當真不曉事!范先生好心想問,你為何惡言惡語?」

    底層人物開起葷玩笑,更是肆無忌憚。那車夫又得寸進尺的說:「你說說,你到底讓我不讓我們一起睡啊?別人都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那今晚又是多大的緣分。」

    網紅臉小娘子並不答話,垂下眼瞼並緊緊咬住嘴唇,很無奈很克制。大概她也知道,無論自己如何還擊,都會招來更變本加厲的調戲。

    還是范弘道看不下去了,打斷了車夫。「行了行了,越說越不成話!非禮勿言,你少說幾句!」

    車夫被范弘道批的十分火大,跳了起來叫道:「你這書生,尊稱你一聲先生,你還真把自己當大人物了?憑什麼你說得,我就說不得,你有算老幾?你們讀書人,就他娘的虛偽!」

    范弘道只覺得自己有理說不清,叱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胡攪蠻纏,簡直不知所謂!」

    正當此時,破爛廟門從外面被推開了,然後湧進來三名大漢,頭戴防雪斗笠,個個都十分魁梧精悍。

    心裡有陰影的范弘道嚇了一跳,隨即他又注意到,這三人身上穿的都是紅胖襖,便又略略放下心來。

    紅胖襖是大明官軍最常見的制式軍衣,如果三人都穿成這樣,那就不是偶然了,所以這三人估計都是官軍。范弘道擔心的是被張家追殺,既然是官軍就不必那麼害怕了。

    三人當中的漢子掃視了幾眼廟內諸人,最後目光落到范弘道身上,突然開口問道:「你是范先生?」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