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都不按套路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都不按套路來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三十九章都不按套路來

    面對眾人殷切的目光,范弘道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真不明白,他去被罵這件事,為何會讓大家如此興趣濃厚,難道他范弘道不是只管罵人就行了嗎?

    最後范弘道無奈的說:「這樣好了,我可以去見張四教,讓他罵幾句出氣也不是不行,但也僅限於被罵完。之後我就不管了,別人去跟他談正事。」

    老御史疑惑的說:「一事不煩二主,你自己去就可以了吧?何必還要別人一起?」

    「用裝孫子的語氣和別人談話,這不是我的特長啊。」范弘道很誠懇的答道,然後指著韓延昌說:「還是如同先前所說的,讓韓前輩與張四教溝通,我還是只管挨罵算了。」

    韓秀才先是無比氣憤,范弘道這話是什麼意思?裝孫子不是你范弘道的特長,難道是他韓延昌的特長?

    此後忽然又覺得上天重新給他開了一扇窗戶,聽這意思,還是要他負責與張四教直接溝通?那豈不是又有了「賣國」的機會?

    被范弘道冷嘲熱諷幾句,他就忍了!反正只要給他棄暗投明的機會,今後與范弘道不再是一個層面的人物!

    郜御史很謹慎的叮囑范弘道說:「你要保證,你不許反擊。」

    計議已定,范弘道便同韓延昌一同去見張四教。話說張四教這樣身份的人,關押待遇當然是普通嫌犯所不能比的,住宿條件與客人無異。

    看到范弘道進屋,張四教很意外,他沒料到范弘道真的會過來挨罵。他以為,范弘道這樣心高氣傲的人物,根本不可能接受被階下囚單方面辱罵的條件。

    他提出這樣的條件,很大程度上也只是對察院態度的試探,沒想著范弘道居然過來了。

    范弘道看著張四教,眼神很悲天憫人。你大哥已經掛了,你們家就要敗落了,這些我都知道,但你卻不知道,這就是你我的最大區別。

    所以我知道該怎麼做,你不知道該怎麼做,被你罵幾句就當我送溫暖了,跟失敗者有什麼好計較的?

    不過說起來,張四教心裡確實怨氣極大,他縱橫江湖數十年,卻在范弘道這未及弱冠的年輕人身上栽了大跟頭。

    如果是因為實力不濟栽跟頭,他也就認了,但偏偏是被設下圈套,從智商和經驗上被年輕人羞辱了,簡直咽不下這口氣。

    所以張四教很不客氣的罵夠了半刻鐘,絕對足鍾,沒有偷工減料。作為老江湖,把這輩子學到的口水詞都用了一遍。

    任由電閃雷鳴風雲變色,范弘道仍舊巍然不動,臉上表情半點都沒變過。這份定力,當真令人佩服。

    最後范弘道看到張四教停住了嘴,很淡定的點點頭:「張指揮罵完了?下面的話,由韓前輩對你說。」

    然後他拍了拍韓秀才,轉身就向外走。到院子里,范弘道用力掏了掏耳朵,掏出兩個棉花球,麻利的丟到了草叢裡,瀟洒的拍拍手離開了。

    留在屋內的韓秀才感到,自己總算等到了用武之地!他迫不及待的開口道:「張指揮!在下有重要事情與你談談!」

    張四教卻反問道:「為什麼不是范弘道來與我談?難道他看不起我?」

    又是范弘道,韓秀才快瘋了,為什麼每個人嘴裡都離不開范弘道!考慮到張四教是自己的投靠對象,韓秀才決定繼續忍耐。反正自從認識了范弘道,韓延昌就覺得自己的忍耐功力大漲。

    隨後韓秀才將察院這邊的思路原原本本告訴了張四教,包括郜御史企圖擒拿馮運使的想法,以及自己想「棄暗投明」的願望。

    聽完韓延昌的話,張四教覺得很不可思議,「你是說,察院想立刻放了我,並想通過我約見馮運使?也就是說,只要我肯答應居中牽線兩家會面,察院立刻就會放我出去?」

    韓秀才點了點頭。

    張四教又更不可思議的問道:「你還說,這其實是引蛇出洞之計,真正目的是將馮運使請出來,然後拿下?」

    韓秀才更加用力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所言無誤。

    身陷囹圄時,突然有人投誠,剛吃過大虧的張四教肯定要多幾個心眼,小心防備對方是不是反間計。

    但是韓延昌所言實在有些匪夷所思,如果為了假裝投靠自己的反間計,根本就沒有必要編造這樣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

    所以從這個角度去想,張四教倒是願意相信韓秀才了。不過他表面上沒說相信也沒說不相信,立刻問道:「郜大人為什麼要這樣做?」

    韓延昌為了取信張四教,儘力解釋道:「據我猜測,大概是鳳盤相公起複在即,郜老大人等不下去了,所以要搶在鳳盤相公起複之前,鋌而走險冒險一搏。但是在下以為,察院這樣做沒有成功的可能性,故而不願再同流合污!」

    張四教皺眉想了想,這話貌似也有點道理。所謂道長魔消,等到自家兄長起複,自己這邊的實力肯定要大漲,而相對的,郜察院那邊的實力就會下降。

    所以在兄長即將起複但還沒有起複的這個節點上,其實就是郜御史那邊最後的機會,他必須要賭。不賭的話,今後實力對比只會更加不利。

    想明白前後因果,張四教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多謝韓先生指點迷津!」

    韓秀才大喜,他費了半天口水,等的就是這句話,連忙還禮道:「那就要恭喜張指揮自此脫困,從此龍游大海虎入深山!

    在下已經將察院這邊的把戲全部告知,也預祝張指揮最終收穫全功,只願日後經繼續為張指揮效力!」

    張四教很奇怪的說:「誰說我要出去了?」

    韓延昌的話戛然而止,吃驚的問道:「你不想出去?」

    張四教很輕鬆的答道:「有什麼必要出去?在這裡呆著也挺好。」

    多年的鬥爭經驗告訴張四教,既然察院已經著急了,甚至都做好狗急跳牆的準備了,那他就要更加沉得住氣。為了穩妥起見,還是按兵不動,進一步觀察形勢為好。

    韓延昌又想哭了,如果張四教不出去,他就等於任務失敗,那怎麼向郜御史交待?回去后又要承受別人的白眼么?為什麼張四教面對被釋放的機會如此鎮定?為什麼都不按照套路出牌?

    ps:這段時間因為其他事只能勉強維持更新,今天開始集中精力連夜搞更新,還可以挽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