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賣國無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賣國無門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三十八章賣國無門

    郜御史手裡有兩個情況是不為別人所知的,一是張四教寫給馮運使的親筆信件,這事除了老御史本人外只有范弘道、朱郡主知道。

    二是張四維的死訊,這是范弘道快馬加鞭趕回來剛剛告訴老御史的,此時司鹽城裡還沒有別人知道。

    受限於這年頭的通訊方式以及張家的刻意控制,消息不會傳遞的那麼快,但過了明天就不一定了。紙包不住火,張四維去世這樣的大事不可能長時間不被知曉。

    也許機會只有明天一天,堪稱轉瞬即逝,不然等鹽運司那邊得知張四維死訊,就不容易露出破綻了。所以老御史才會著急,連夜著急幕僚進行部署。

    但出於保密需要,上面兩個底牌暫時不能公布,故而又導致幕僚驚疑不定,無法理解老御史的動機和思路。像韓秀才這樣本來就有怨氣的人,更是生了其他心思。

    權衡利弊之後,老御史還是沒有當眾公布底牌,寧可暫時人心不定,也要保證出其不意的成功率。

    范弘道擔心眾人出差錯,便對眾人打氣道:「老大人英明神武戰無不勝,敢這樣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吾輩沒有二話,能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

    聽到范弘道的話,老御史很驚奇。想不到啊想不到,這范弘道濃眉大眼的居然也會拍馬屁,而且技術原來也如此高超。

    就是范弘道這態度太隨意了些,徒有技術卻不夠走心,讓老御史略有些不知足。

    至此眾人都知道了郜御史的決心不可動搖,便也接受了現實。按照老御史的想法,就是約定與馮運使見面,暗中布置「刀斧手」,然後趁其不備突然拿下。

    約見馮運使的借口不是問題,大不了郜御史裝作服軟,祈求談判就是;布置人手也好說,察院人手再不濟也能湊出十來個親信差役,當場捉拿馮運使一個人也夠用了。

    但讓誰去傳話,以及在什麼地方約見,卻成了最大的難題。如果走召見程序,召馮運使來察院見面,那馮運使肯定不來。

    自從郜御史到任以來,馮運使包括他的師爺在內,沒人到察院拜訪過。此時馮運使自認佔了上風,更不可能放低身段來到察院了。再說以馮運使的謹慎性格,怎麼會輕涉險地?

    其實最好的方法是找大鹽商作為中間人,讓大鹽商出面組織雙方見面談判,但這種信任又被范弘道破壞了。

    先前范弘道用朱郡主當了大卧底,張四教當場被擒,這個教訓馮運使不可能不記著。所以讓大鹽商出面,多半還是請不動馮運使。

    正當眾人皆一籌莫展的時候,韓延昌韓秀才忽然出了個主意說:「何不放了張四教,讓張四教去請馮運使?」

    范弘道驚奇的望著韓延昌,自言自語說:「這簡直是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啊。」韓延昌聽得清清楚楚,但裝作沒聽見。

    眾人細細想過,也覺得這個主意很不錯。首先,在衙署里關著張四教,審問沒法審問,判刑也沒法判刑,還要好吃好喝供著,在目前看來沒什麼用。

    還不如將張四教放出去,算是察院釋放出善意,以及表明妥協的意圖,打消馮運使的疑慮。

    其次,張四教本身也夠分量,由他出面去請馮運使,馮運使不能不給面子。

    當然有個前提,在釋放張四教之前,要把相關事項約定好。張四教出去后必須牽線察院與鹽運司之間「會談」,不能白白放走。

    第三,張家其他人和從張家別院里查抄的東西暫時不能放,張四教想撈出來人和東西,就要促成兩家衙門之間的「和談」。

    而且范弘道和郜御史這些真正知情人心裡,還有一層意思,反正張四維已經死了,張四教便不足為慮,放了出去就還能再抓回來。

    於是老御史也點頭道:「此言大善,不過誰去和那張四教溝通,講明其中利害?范弘道是不能去了,必須另外派人才好。」

    張四教見到范弘道,弄不好就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那還能談什麼事情?所以為了穩妥起見,最好另派人選。

    韓延昌韓秀才挺身而出,非我莫屬的說:「晚生願往!」

    察院衙署裡面,論起口才,范弘道之外就是韓秀才了,所以別人看到韓延昌出面,也就沒了爭奪心思。

    郜御史也覺得只有韓秀才合適,便答應下來。事不宜遲,又迅速寫了手令,讓自家長隨親自帶著韓秀才去後院,到那軟禁張四教的地方。

    如果韓秀才順利說服張四教「合作」,那麼察院就會連夜放出張四教,叫張四教去見馮運使,並約好明日會見。

    韓秀才內心竊喜,在眾人面前強行掩藏了自己的喜悅,只裝作是普通任務。他剛才還正琢磨著如何「棄暗投明」,不承想機會這麼快就來了。

    只要與張四教這個敵方關鍵人物講明白,將察院這邊的計劃都泄露給張四教,分分鐘就可以反正啊。

    目送韓秀才離去后,眾人都在大堂等待結果。沒過片刻,就看到韓秀才回來了。老御史吃驚的問道:「如此之快便說完了?」

    韓秀才悶著聲說:「張指揮說了,察院要想與他談話,先讓范弘道過去,然後再讓他罵個半刻鐘再說。」

    從韓延昌轉述的話里,眾人彷彿能切身感受到,張四教對范弘道的強大怨念。不過眾人都表示,對此很理解。

    此外眾人雖然覺得韓秀才的口氣有點奇怪,彷彿很悲憤,但大家沒有多想,紛紛對范弘道說:「還是要范先生你出馬才行!」

    范弘道無語,去被人指著鼻子罵,也叫「出馬」?這樣的「出馬」,誰愛去就去!

    他拍案道:「這混賬東西!一定是覺得我們軟了,求到他了,所以才變得有恃無恐!」

    老御史沉思后,對范弘道鼓勵說:「我們本來就是要裝作服軟,你要顧全大局,就走一遭吧。」

    韓秀才閉目潸然,蒼天無眼,賣國無門,悲莫悲兮!如果一個人連當叛徒都當不了,那簡直是無用到了極點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