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這樣出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這樣出名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三十五章這樣出名

    張家兄弟與范弘道談話是密談,密談的意思就是不會有太多人在屋內。大批僕役婢女都在屋外廊下候著,聽到裡頭撕心裂肺的招呼,才積極的蜂擁而入。

    范弘道朝外走,這些人朝裡面沖,在門口撞了換個正著。所幸范弘道身手還算靈活,逆著人流擠了出來。

    匆匆回望一眼,卻見大批人已經將張家兄弟圍住了。范弘道嘆口氣,毅然的繼續向外走。

    呂義呂差役先前被留在院中,此時也捧著范弘道的祖傳寶劍,迎著走過來,探頭探腦的詢問道:「怎麼了怎麼了?」

    范弘道把自己的寶劍取過來,喝道:「沒什麼好看的,走!」

    然後兩人一直走到大門口,背後忽然有人高呼:「范弘道站住!」但是范弘道充耳不聞,仍然繼續往外走。

    門房幾個人剛才已經攔截過范弘道一次了,這次又再次嫻熟的站在台階上,堵住了范弘道的去路。

    他們很奇怪,今天張家是怎麼了?這個客人又是怎麼回事?怎麼客人三番五次的要走,而張家又回回都要強留?

    無論張家是否能理智的看待問題,范弘道都不會繼續留在張家。他這樣的人,永遠不會將自己的小命寄托在別人的理性上頭。

    所以范弘道咬牙拔出寶劍,兇狠的朝著擋路之人劈過去,嚇得眾人慌忙躲閃,露出了空隙。

    范弘道迅速的從空隙穿過去,站在門洞里,回首大喝道:「滾開!蒲州張家想殺官造反么!這裡是大明疆土,還輪不到你們張家為所欲為!」

    呂義瞠目結舌,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又逼得范弘道不惜刀兵相見了?

    出了大門外,范弘道見到外面拴著幾匹馬,不知道是哪些客人的。便衝上去,三下五除二砍斷了束縛在拴馬石上的韁繩。

    又在旁邊僕役的目瞪口呆中,范弘道迅速飛身上馬,對呂義喝道:「你將馬車賠給這家客人,我先借他的馬走了!」

    不等呂義回復,范弘道就掉轉馬頭朝東,望著城門加速。呂差役看著絕塵而去的范大秀才,又想想孤零零的被拋下的自己,心情簡直像日了狗。

    所幸范弘道學過騎馬,雖然騎術不怎麼樣,但好歹能不會掉下來。一直衝過了蒲州城的東門,范弘道才漸漸平穩了心情,腦中也能開始胡思亂想了。

    「我發誓,以後再也不跟高血壓、心臟病以及重病不起者吵架!」范弘道坐在馬背上,默默地做了一個決定。

    今天實在太悲催了,這論戰其實才剛開場,自己才剛進入狀態,火力連四分之一都沒施展,張四維就掛了,掛了。

    范弘道還能想象到,自己大概要出名了。如果今年有「影響大明王朝走向的十個男人」之類小清新風格評選,他幾乎肯定會佔一席之地。

    他確實夢寐以求的想要名聲,但萬萬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來實現,人生際遇實在是變幻莫測。以范弘道洞察先機的能力,也猜不出張四維去世會對自己帶來怎樣的影響了。

    范弘道進入張家的時候已經是午後,再衝出來時,天色已經不早了。初冬日頭已經很短了,他從蒲州東門出了城,沒過多久天色就漸漸暗了下來,氣溫也急劇下降。

    范弘道向後觀察了片刻,沒看到有什麼追兵。想來張家出了這等大事,主心骨張四維突然去世,肯定要亂一陣子。

    而且張四維去世不只是張家的時候,還是很大一夥勢力的事情。張家只關起門來拿主意,只怕就要耗費一段時間。

    又掂量了一下冬夜趕路的艱苦程度,范弘道果斷決定找地方過夜,他可不想凍死在荒郊野外。

    沿途每隔幾十里都有驛站,出蒲州城狂奔四十里就有一家,范弘道就打算投宿在這裡。

    雖然他並不是公務人員,但他亮明了察院屬員身份,又給驛站看了看蓋著察院關防的文憑,然後痛快的掏銀子,驛站也就破例接待了。

    雖然小驛站條件有限,但安排一間不漏風的的廂房,並提供熱乎乎的稀粥,那還是能做到的。

    此時范弘道還不知道,就在他離開了司鹽城這兩天里,司鹽城裡又鬧了起來。

    話還要從朱術芳朱郡主收余鹽說起,原來察院頒布新政后,大小鹽商都在觀望,在鹽運司的威懾下沒人配合察院當出頭鳥。

    但是朱術芳突然反戈一擊,開了配合新政收余鹽的先例,在司鹽城裡大肆收購余鹽。

    沒有別人競爭的情況下,朱郡主簡直壟斷得不亦樂乎,收購價格甚至比往常還低了三成。

    於是別的鹽商也坐不住了,鹽丁要過年,鹽商也要過年。販運便宜的余鹽回去,正好可以賺上一筆準備過年。

    不過余鹽買賣有個程序,必須要向官府報備交稅並領取鹽票,然後才能以鹽票為憑證往外地運送。如果沒有鹽引也沒有鹽票,那就是私鹽。

    許多鹽商效仿朱郡主收了余鹽,但鹽運司卻借口不經過鹽牙子經紀,所以不肯備案,也不發給鹽票,這就等於是官府不承認這些鹽。

    鹽運司一直不肯承認察院新政,對察院的當然不願意配合了。何況鹽運使馮簡得到張家撐腰,自然不怕與察院別苗頭。

    然後無可奈何的鹽商向朱郡主問計,朱郡主卻亮出了察院開具的鹽票,號稱請察院代替鹽運司收鹽稅並給予鹽票。

    於是乎一干鹽商蜂擁至巡鹽御史察院,揮舞著稅銀求鹽票,管他是哪個衙門開的票,只要能讓鹽包擺脫私鹽名分就行!

    察院大小胥吏頓時忙的飛起,但馮運使聽說這個消息后,勃然大怒。他不敢和察院衙門正面對抗,但他也有他的主意。

    司鹽城通往附近州縣的道路上,都設有鹽軍和關卡,本意是嚴格防範私鹽。而這些鹽軍和關卡歸鹽運司管轄,馮運使便下令給各條道路上的關卡,嚴厲查處持有察院票據的鹽包。

    短短兩天,司鹽城周邊道路上,鹽軍瘋狂巡查並扣下了總重十多萬斤的鹽包,遭遇損失的鹽商幾乎要瘋了。

    馮運使卻不在意,這些余鹽原本都是張家等地方豪族的利益範圍。他這樣做,等於是幫張家守護利益,張家會力挺自己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