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非我之錯(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非我之錯(上)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三十三章非我之錯(上)

    張四事表現出了這樣的誠意,范弘道還能說什麼?剛才面對被圍攻風險的時候,范弘道並不緊張,但現在反而緊張了。

    之所以緊張,是因為他不明白,張家人為什麼如此希望與自己對話?甚至不惜在外人面前,重重責打自家子弟,這讓范弘道很是猜疑不定。

    最終范弘道沒奈何,只得重新跟隨張四事迴轉,並被引進側院的另一處暖閣中。看著布置雅緻,桌椅精巧,背靠大理石屏風。

    然後賓主落座,重新上了茶水。范弘道見個禮道:「前輩召見在下前來,不知有何指教?」

    張四事嘆了口氣,很惋惜的說:「其實這是家兄的意思,以先生之才幹,深為先生感到可惜。」

    為我感到可惜?范弘道不動聲色的又問道:「此話從何說起?」

    張四事答道:「你也是個聰明人,難道還看不出你現如今的處境嗎?你范弘道,就是個棄子!」

    范弘道還是不明白,他說這些話有什麼意義?又繼續問道:「願聞其詳。」

    張四事考慮片刻,便開門見山的說:「明人不說暗話,我們都知道,你是家兄那些敵人派來的急先鋒,是他們攪亂河東局勢的代理人!」

    范弘道睜大了眼睛,張家兄弟這是什麼腦洞?自己一個渾水摸魚的,怎麼就被看成是大人物的代言了?

    自己哪有如此高大上,如果有這樣的關係,還用得著來河東吃苦嗎!再說很明顯,真要有代理人那也是郜御史,什麼時候變成他范弘道了!

    不過范弘道總算搞明白,為什麼張家人想要和自己對話了。或許是自己表現的太突出,所以張家人把自己當成了那個拿主意的代理人,將郜御史當成了幌子人物。

    「以家兄的能力,全力對付你輕而易舉,你也根本抵擋不住。你背後那些人我也很清楚,他們也不會為了你這個秀才與家兄斗到底。

    所以歸根結底,你就是一個隨時會被犧牲掉的棄子!而且被犧牲的時候,馬上就會到來!」

    「然後呢?」范弘道依舊不表態。

    大概在別人眼裡,范弘道咄咄逼人慣了,偶爾表現的剋制低調一點,會讓人感到,這次范弘道肯定說不過自己了!

    抱著這樣的念頭,張四事的口才得以盡情施展:「你怎的就想不明白?如果說在先前階段,你的主要心思放在了你背負的任務上面,那麼你已經做到了極致。

    而在接下來的階段,你的主要任務就應當是避免成為棄子,如何能保全你自身就是你當前最應該考慮的事情!」

    不得不說,張四事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他的勸說聽起來非常有道理,細想也確實就是這麼回事。

    換成別人沒準就已經被說動了,但范弘道仍然無動於衷,很平靜的繼續追問:「所以?」

    張四事急忙說:「所以識時務者為俊傑啊,做一個識時務之人才可安身立命!」

    范弘道心裡默默吐槽,你家大哥命不久矣,就是識時務才不能跟你們一起混啊!

    當然,可以這樣想但不能這樣說,所以范弘道必須拿出有理有據的派頭,來拒絕張四事的示好。

    如果同時能刷一刷聲望,那更好不過了。面對權貴,可以安全無恙刷聲望的機會可真不多,難就難在安全兩個字上面。

    如此范弘道沉聲道:「前輩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但是在下也有在下的原則,心中實在無法認同你們張家人的行事作風,也無法認同張鳳盤相公的政見。」

    「為什麼?」張四事想不到自己白費半天口水,居然半點用處都沒有。

    范弘道很認真的答道:「因為張鳳盤相公是壞人。」

    噗!張四事口中茶水險些吐了出來,他萬萬料不到,老道的范弘道居然說出這樣幼稚的話。

    好人?壞人?這是只有三歲孩童才會使用的概念吧,政治中誰會用好人和壞人來區分敵我?

    范弘道說他大哥張四維是壞人,聽起來與其說是羞辱不如說是搞笑!張四事不得不承認,范弘道一句「壞人」成功的將他逗樂了。

    「怎麼?前輩覺得我是講笑話?」范弘道反問道。

    張四事說:「我只想問一句,家兄所作所為,無非大臣之事,哪裡是壞人了?」

    范弘道忽然冷笑幾聲道:「鳳盤相公不是壞人,那誰是壞人?太岳相公是壞人?」

    太岳相公就指的是張居正,張四事沒明白范弘道突然說起張居正幹什麼。當然他也能隱約感覺到,范弘道會拿張居正和他兄長作對比。

    范弘道朗聲道:「今上初登大寶時,國計艱難,太岳相公以天下為己任,挽狂瀾於傾頹,還四海於昇平!

    待到太岳相公辭世時,太倉儲存可供十年之用!雖然或有嚴苛之處,但也是重症用猛葯而已!」

    說完張居正,范弘道果然又說起張四維:「但是鳳盤相公卻為一己之私,個人執政野心,逢迎今上,廢除太岳相公政事,致使十年之功廢於一旦!」

    張四事作為張四維的弟弟,他覺得這些話非常刺耳。忍不住反駁道:「你這都是道聽途說,多有誇大不實之處!廢除張太岳新政,豈是家兄一人所為?」

    這種辯解,聽在范弘道耳朵里都是徒勞,他斥責道:「你敢說鳳盤相公沒有錯?為了坐穩首輔寶座,徹底清除太岳相公勢力,便放任清算攻擊,鼓勵意氣用事,製造門戶之爭,難道不都是三年前鳳盤相公執政時縱容出來的?」

    朝廷的風氣,這幾年確實是這樣變化的。張四事只能繼續辯解說:「矯枉過正的風氣而已,並不傷及根本,可以重新挽回刷新!」

    范弘道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還能挽回?你知道鳳盤相公造成了什麼惡果?張太岳過於積極任事,最後下場落在別人眼中,那麼從今以後,大明朝誰還敢以天下為己任!只怕再沒有人了!

    我曾經說過,太岳相公是功在天下,罪在自身!那麼鳳盤相公就可以反過來,是功在自身,罪在天下!」

    范弘道這個評價說出來后,張四事還沒有反應,但卻聽到「砰」的一聲,也不知道從哪傳來的。

    范弘道左顧右看,覺得聲音來自於背後。但背後卻是一面屏風,莫非屏風後面有人偷聽?

    然後只見「嘩啦」作響,這扇屏風被人推到一邊去,露出了後面的景象。有個憔悴的老者靠在榻上,有氣無力的對范弘道說:「時勢如此,非我之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