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言不合(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言不合(下)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三十二章一言不合(下)

    張善征進退兩難,范弘道也不著急,口中慢慢吟起詩詞:「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然後范弘道又說:「這位張公子,你進又不進,退又不退,到底想要如何!」

    見鬼,真見了鬼!張善征心裡暗罵。他聽別人說范弘道難纏,但沒想到是這種樣子的難纏。到底是什麼混蛋人物,居然敢對貴為張家少爺的自己拔劍相向!

    進了張家后就應該老老實實挨上一頓打,然後乖乖束手就擒,並痛哭流涕的認罪悔過!

    呂差役被這劍拔弩張的「大場面」嚇得呼吸都不穩定了,他靠近范弘道,低聲勸道:「范先生,三思,三思啊。」

    范弘道心中無語,這呂差役真是狗肉上不了席面。當前這狀況看似激烈,其實很快就會和平結束,有什麼好緊張的。

    如果張善征是自作主張跳出來肇事,那很快就會有長輩人物出面阻止他;如果張善征是別人指使的,那到了這個地步,背後指使的人很快也就會現身了。

    果然沒過多久,門外又有人進來。張四事帶著另一群家奴匆匆來到,先對著張善征喝道:「退下!」

    張善征指著范弘道,對著張四事道:「四叔!這范弘道著實可惡,焉能饒過!」

    張四事再次喝道:「讓你退下!不然家法處置!」

    隨後張四事轉向范弘道,正要開口說話,但范弘道卻搶先說:「原來張家待客之道是這樣的,在下今日算是長了見識!話不投機半句多,告辭了!」

    這就要走人?張四事張了嘴,打算解釋幾句。

    然而范弘道根本就沒有聽解釋的意思,擺出「不聽不聽就不聽」的架勢,立刻轉身就向門外走,只甩給張四事一個背影。

    范大秀才這不是欲擒故縱,他是來真的,剛才是一言不合拔劍相向,現在就是一言不合轉身就走了。

    這回呂差役動作很麻利,迅速的跟上了范弘道,他也非常想走,一點都不想留在張家。

    范弘道的心情是一樣的,他也根本不想在張家停留。他憋著勁挑釁張善征,大概也是為了尋找離開的借口。

    這樣離開,就不是他膽小不敢去張家了,而是他受到慢待然後憤而走人。

    張四事連忙在范弘道背後叫道:「請留步!是我張家管教子弟不周,讓客人見笑了!」

    但是范弘道置若罔聞,頭也不回的繼續向大門走。這下張四事徹底明白了,范弘道不是故作姿態,而是真心要走!

    不然在正常情況下,他已經喊出了「留步」,客人哪有不順著台階下的道理。

    張四事瞪了張善征一眼,急忙向前追去。遠遠看見范弘道走到了大門那裡,便高聲叫道:「不許開門!」

    門房幾個人聽到家裡四老爺的招呼,於是堵住了大門,硬是攔下范弘道,叫范弘道沒法出大門。

    范弘道只好迴轉過來,對張四事冷笑道:「張家好霸道的威風,先是給客人一個下馬威,然後又強行留客,是何道理?」

    什麼下馬威?張四事微微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范弘道說的是張善征。此事張家確實理虧,他便解釋說:「范先生想必有所誤會了。」

    「什麼誤會?」范弘道駁斥道:「在下剛進了前廳,那張善征就對在下喊打喊殺,難道都是假的不成?

    這種上不了檯面的伎倆,也虧得你們張家敢用,也不怕傳出去丟人么?你們張家的人莫非不看聖賢書只看詞話小說,所以才會這樣做事?」

    張四事答道:「絕對不是有意對你下馬威,張家也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范弘道再次轉身,「既然你們張家不認錯,公道也就討不回來了,在下無話可說!告辭!」

    范弘道打定了主意,一言不合轉身就走,完全不想拖泥帶水。

    張四事搶上前去,扯住了范弘道,又道:「此乃張善征自行其是,並不是張家指使!」

    范弘道又冷笑幾聲,「你說這不是下馬威,而是張善征做錯了事?」

    「確實如此。」張四事只能很肯定的答覆。

    范弘道等的就是這句話,「那好,就當它不是下馬威,只是個別人的錯誤。不過張善征這樣自行其是,恐嚇我這樣的客人,有錯在先,你們張家如何管教?」

    張四事考慮了片刻后,才答覆道:「家法處置,棍棒重責二十!」

    既然范弘道追究這個錯誤不妨,那就只好先承認下來。至於處罰,等范弘道走了后,還不是想撤銷就撤銷。

    「那就要請張家人拿出誠意來!既然要重責張善征,那就請於現在,在我面前重責!」

    張四事原本打算先把范弘道糊弄過去,等到沒外了人的時候,對張善征高高拿起輕輕放下。卻沒想到,范弘道如此雷厲風行。

    如果張家當著外人打自己人,這實在太有點現眼。張四事不想碰到這樣場景,便開脫道:「范先生何必如此苛刻,張家說懲治他,自然說到做到。」

    「既然張家覺得在下臉面不重要,可以隨便恐嚇欺辱,那在下也無話可說,告辭!」范弘道很嫻熟的一言不合轉身就走。

    張四事牢牢拖住范弘道,反問道:「一定要怎樣?」

    范鴻道很較真的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以在下所見,張家並不以為他是錯,實在不覺得與張家有談下去的必要。」

    這是范弘道今天第四次一言不合,還是要轉身就走。

    「好!就在這裡打!」張四事見事不可為,臨機決斷道。隨後張四事指揮家奴將張善征綁起來,帶到了范弘道面前。

    張善征懵懂不明的望著張四事,叫道:「四叔!你綁錯了人!」

    張四事完全不聽張善征的叫聲,咬牙道:「上家法,給我打!」

    這種做法,再次堵住了范弘道離去的借口。范弘道心裡哀嘆,想要離開真難,張家與自己面談的決心竟然如此之大。

    從張四事的表現看,對接見自己簡直是勢在必得。張家到底看上了他什麼優點,現在能來得及改掉嗎?

    在范弘道麻木的目光中,張善征真就被按在了地上,然後就開打。不是假打,是棍棍用力的真打。

    一片鬼哭狼嚎聲音里,張四事沉著臉對范弘道說:「范先生說我這侄子失禮,現在張家已經給了范先生交待,范先生還有什麼話可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