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無禮之極(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無禮之極(下)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二十八章無禮之極(下)

    無禮之極?哪裡無禮了?張四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范弘道突然冒出來的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果說他的態度有些居高臨下,那也不沒道理,但這是身為蒲州張家人的底氣。但要說無禮,就有點過頭了。

    范弘道抬起下巴,倨傲的問道:「你張四事不過是個蒲州州學的生員,是替你兄長來送信。那在下再問一句,敢問你兄長張鳳盤現居何職啊?」

    「當然是」張四事話才說一半,發現自己說不下去了。人人都將他大哥張四維當首輔看,可現實是,他大哥現在身上根本沒有任何職務!

    官員丁憂回家守制,當然是必須辭去一切職務的,張四維也不能例外。不可能一邊掛著大學士銜,一邊還回老家盡孝守喪的。

    所以嚴格說起來說,現如今的張四維政治身份其實就只是一個有進士功名的鄉紳,或許享受某些特殊待遇,但終究沒有一官半職。

    不過別人都認為,張四維馬上就要起複,重新再當首輔而已,所以也就將張四維當成首輔對待了。

    歸根結底,這是人情。只要別人將張四維當首輔看,自然也會拿出對待首輔的態度對待張四維。但要是有人比如范弘道不把張四維當首輔看呢?

    啪!范弘道又拍了桌子,厲聲呵斥道:「一個回鄉居住的地方縉紳,也敢對察院衙署大呼小叫!

    特別是膽敢用這樣居高臨下的口氣召見監察御史,還敢說不是無禮之極!在你們張家,管事就是這樣對老爺說話的嗎!」

    張四事在張家裡屬於比較能說的人,不然也不會被大哥張四維派來送信,就是考慮到了在此對答的複雜性。

    可是現在,張四事卻被范弘道噎的說不出話來,下意識只能色厲內荏的乾瞪眼。

    說起來,張家向來以宰相門庭示人,他張四事向來以首輔親弟的身份來對外交往,也習慣了這種情況。而別人也不會拒絕承認這種身份,誰也不會如此不開眼。

    現在猛然碰到個根本不把當兄長張四維當成首輔看的人,張四事發現自己忽然無計可施了。

    這范弘道是真傻還是假傻?在這種細節地方咬文嚼字的有意思嗎?難道他不知道大哥馬上就要起複回京了嗎?

    到了那時候,按著江(廟)湖(堂)規矩就是現首輔申時行也要讓位!現在嘴炮一時爽,只能被日後全家火葬場!

    更過分的事情還在後面,范弘道忽然拿起書信,直接丟了回來,「至於這封信,察院不收!張鳳盤如果真有誠意相見,請重新另寫一封符合他身份的!」

    張四事終於暴怒了,他們蒲州張家近十幾年來何曾被如此輕慢過!站起來咆哮道:「大膽小廝!竟敢如此無禮之極!」

    范弘道鄙夷的冷哼一聲:「說到無禮,你自己撒泡尿照照鏡子,你們張家就不無禮了?」

    張四事也反駁道:「你們察院擅自拘押我三兄,我們張家好意前來溝通商談,哪裡無禮了?」

    范弘道冷笑幾聲,「你還好意思問?從書信口氣到你的態度,哪裡不無禮了?」

    張四事大喝道:「我們張家再怎麼無禮,也不會比你更無禮!焉有直接退回我兄長信件,當面稱呼我兄長大名的道理!」

    范弘道繼續連連冷笑,「我會比你無禮?你們張家的做派,從張四教到你張四事,再到張四維的書信,才是我見過最無禮的人!」

    幾個回合嘴皮官司下來,張四事感覺自己快撐不住了,但還在堅持著。「那也絕對不如你無禮之萬一!」

    范弘道彷彿被張四事激出了火,咬牙道:「好!既然你都如此說了,那我就無禮給你看!」

    然後范弘道迅速抓起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伴隨清脆的響聲,立刻閃進四名差役。

    張四事被嚇了一大跳,,莫不成遇到了小說里「摔杯為號閃出刀斧手」的場景?所幸這四名差役手中並無兵刃。

    隨後聽到范弘道下令道:「拿下去!打十板子,然後趕出衙署!」

    打十下不是重責十下,正常情況下打不出什麼問題來,但卻有極大的羞辱意味,這不是張四事所能接受的。

    「在下乃是州學生員,豈能受辱於刀筆吏之手!」張四事憤然高聲抗議道。

    這倒是個問題,官府對有功名的人不能擅自動刑,要先請示學官剝奪功名,這是大明朝的一項基本原則。

    當初范弘道也是靠著這條原則與大興縣周縣丞叫板的,但周縣丞還是採取了變通的法子。

    可惜這些變通法子眼下都不適用,范弘道憤而扯碎了張四維的信,扔在張四事臉上,喝罵道:「這信就不看了,郜大人也不會去拜見張鳳盤!但你可以滾回去告訴張鳳盤,若有心見察院老爺,請兩日後到解州城會面!」

    張四事從自己臉上揭下碎紙片,舉起來對范弘道示意道:「還是你更加無禮!」

    范弘道大手一揮,四個差役架起張四事,然後抬出察院衙署,丟在了大門外面。

    然後范弘道轉向後堂,去向郜御史稟報。老御史聽到范弘道再次踩了張家的臉,憂心忡忡的感覺揮之不去,「你這樣到底行不行?」

    「沒什麼行不行的。」范弘道淡定的說:「即便我們後面全都輸了,但現在手裡至少還有張四教寫給鹽運司的信,以及馮運使親筆寫的關於張四教的保書。

    只要有這兩份鐵證在,然後上交到京城去,張家與鹽運司官商勾結侵吞國家利益的事情就無可辯駁!京城那邊自然有人藉此向張四維發難,他能不能當首輔兩說呢!」

    從這個角度看,確實有點立於不敗之地的意思,范弘道當然也不會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預測未來的金手指上。

    郜御史早就想過這點,這也是他為什麼支持范弘道繼續賭下去的原因,只不過他想從范弘道口中得到進一步的確認。

    老御史轉而又問道:「你張口就定了一個兩日後解州城,那張四維會不會來?」

    「這誰知道?看情況吧,反正我們絕對不能示弱去蒲州。」范弘道也不太有把握。

    其實范弘道心裡有個更疑惑的問題,他在京城詛咒張四維必將被天譴,這消息也該傳到張家了。可是從張四教、張四事的表現來看,並不像是知道了這件事的樣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