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無禮之極(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無禮之極(上)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二十七章無禮之極(上)

    總而言之一句話,范弘道狂拉張四維仇恨,將鬥爭焦點引導到張四維身上,這是完全不科學的行為,讓郜御史產生了極大的疑慮。

    在往常時候,但凡別人對范弘道的建議有所質疑,范弘道都能邏輯清晰、鞭辟入裡的講出一條條道理,讓別人聽了后產生「果然非要這樣不可」的念頭。

    但這次范弘道實在講不出什麼道理,他這次就是很沒邏輯性的純靠金手指了。估算一下時間,威風赫赫的張四維怎麼也該暴病去世了,再誤差也不會誤差半個月。

    可是范弘道總不能對郜御史說,我夜觀天象,預測張四維馬上就要掛了,張家就要盛極而衰,所以根本不用怕,按著狂踩就是。死人沒人權,破局點必須放在看著不可戰勝的張四維身上!

    「請老大人再相信晚生一次!」范弘道只能這樣請求。

    郜御史回想起范弘道種種神奇表現,莫名生出些許信心,點頭道:「也好,反正現如今局面都是你搞出來的,再讓你繼續折騰也不為過!」

    范弘道信誓旦旦的說:「老大人但請放心!晚生可以保證,此事過後,老大人絕對威震河東,整個山西絕對不會再有敢與老大人做對的人!」

    踩張四維和張家,不僅僅是基於現實利益的選擇,更是刷聲望的極大捷徑。如果包拯不殺駙馬爺這樣的權貴,還會有閻羅包公的聲譽么?

    郜御史連連苦笑,當初他拉著范弘道加入自己團隊,有種忽悠范弘道上了自己賊船的感覺,還是有點小小內疚的。

    畢竟來河東查處張家這種事怎麼看也是找死的行為。正常人都不願意來自己團隊,也只有靠利誘和忽悠了。如果沒有國子監讀書這種獎賞吊著,范弘道絕對沒有現在這樣的積極性。

    事到如今他才知道,不是范弘道上了自己的賊船,而是自己誤上了范弘道的賊船啊。

    到了這個地步,似乎別無他法,只能跟著范弘道策馬狂奔,完全停不下來,一條道走到黑了。

    話說從司鹽城向西二三十里,就是解州城了。過了解州城再向西,就是進入了蒲州地界。這裡是山西省的最西南角,蒲州城西門外直接就是滔滔而下的黃河,連護城河都不用修了。

    在古代時候,蒲州是渡口,是秦晉兩地的交通要衝,蒲州也就成為河東地區的核心城市,只是現在渡口已經荒廢了。

    千年傳統延續下來,蒲州這地方商業文化極其發達,蒲州城也是有名的繁華地方,如今民眾富裕程度不下於江南。

    城郭雄壯,市肆林立,宅第如雲,這就是外來者初到蒲州城的第一印象。而且在蒲州所有人都知道,當今蒲州城裡最大的宅第肯定是張家宅院。

    當然不只是宅院最大,最有錢的也是張家,官最大的亦是張家,勢力最強的還是張家。

    在張家宅院群落的中央大宅,臨近池塘的書房裡,瘦骨嶙峋的張四維斜靠在榻上,吃力的閱覽剛收到的信件。

    這封信是鹽運使馮簡寫來的,裡面內容主要是圍繞張四教之事,與范弘道猜測的極為接近。

    馮運使其實不在乎能不能把張四教撈出來,關鍵是要讓張四維看到自己的努力,順便藉助張四維的力量壓制察院。

    按道理說,剛過六十歲的張四維不至於連看個信都吃力。但是他今年以來忽然重病纏身,怎麼治也治不好。

    發展到現在,進入冬季後幾乎卧床不起。對張四維的病情,張家人是嚴格保密的,絕對不讓外人知道,這個消息甚至連傳出張家大院的機會都沒有。

    張家這代人的老四張四事站在榻下,對張四維問道:「大兄以為如何?」張四維便反問道:「你覺得呢?」

    張四事怒氣沖沖的說:「察院簡直欺人太甚,辱我張家無人乎?我看張家必須要有所反應,叫他們知道天高地厚!」

    所謂張家有所反應,在明眼人看來,其實就是張四維有所反應的別稱。其他唯一能擔起責任的張四教已經進了大牢,除此之外,張家人里誰還能讓察院多看一眼?

    張四維想了想,「我親自寫信,邀請察院御史來張家做客!你作為我的代表,要保證將信件送到郜御史手裡。」

    這送信的人分量不能輕了,但又不是外人所能擔任的。想來想去,也只有張四事最為合適了。

    但是張四維扔在擔憂,今年來張家人都染上了驕縱之氣。所以張四事去察院送信,不見得非常合適。

    不過張四維又想道,如果張家人去了察院還要低聲下氣,那也非常不美麗,驕縱一點就驕縱一點吧。

    一夜無話,張四事次日一大早就出發了。經過一日行程便抵達司鹽城,當夜住在鹽運司官舍中,並與鹽運使馮簡進行了親密的溝通。

    又次日,張四事就登了察院大門,點著名要見巡鹽御史郜永春。而老御史很有逼格的避而不見,將張四事打發給范弘道。

    坐在花廳里的張四事左等右等,沒等來郜御史,卻只等來一個幕僚范弘道接待他,心裡很有點不爽快。便對范弘道諷刺道:「莫非察院無人乎?」

    范弘道很不客氣的反問道:「閣下是哪一年的皇榜?」

    功名實在是張四事的軟肋,只能答道:「現為州學生。」

    范弘道不屑道:「我還當是什麼,原來只是個老生員。在下也是秀才功名,出來見你正恰如其禮,你還敢想著逾越規矩?」

    張四事不想在功名問題上糾纏,掏出信件說:「此乃我家長兄寫給察院的信件,你也能收么?」

    范弘道沒有在意這封信,「收不收再其次,我先要問問,鳳盤相公到底想說些什麼?」

    張四事很矜持的答道:「小事情而已,我家長兄請察院老爺去家中做客,請察院約定好時間回信。」

    正當此時,范弘道忽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勃然大怒,拍著桌案叫道:「你們簡直無禮之極!」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