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好戲還在後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好戲還在後頭字體大小: A+
     

    第一百二十三章好戲還在後頭

    張家護衛終究還是沒有將張三老爺救出來,看著范弘道押著張四教從朱郡主這裡離去。

    一是范弘道加上朱郡主這邊,人手不比張家人少,甚至還更多;二是張四教在范弘道手裡,張家人就投鼠忌器,同時也失去了主心骨;三是被范弘道喊出的「視同殺官造反」所震懾了。

    拿住了大魚張四教,范弘道親自將他送到察院衙門裡,嚴密的看管起來。

    沒多久功夫,殺奔張家別院的差役也回來了。向范弘道稟報說,跑了一些抓了一些,總共帶回了六七個人。

    不過他們是按照范弘道吩咐做了,專門重點抓捕穿著不錯的或者文人打扮的。這六七個人在路上簡單問過,大抵都是管事或者幕席之流。

    直到這時,范弘道才微微放下心來,今天的難關基本算是度過了。

    先是緩解了民變人群的激烈情緒,然後將人群誘導到鹽運司大門外,再然後讓郜御史坐鎮鹽運司裡面,直接監視鹽運司官員;

    隨後又是「大浪淘沙」將人群驅散了,並抓住鬧事骨幹;最後直接用最快速度開展「斬首行動」,一舉擊潰了張家的力量。

    在這些環節里,只有他范弘道最清楚所有策略,是察院這邊事實上的首腦人物。所以也是最緊張的,精神也綳得最緊,隨便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都得靠他補救。

    與此同時,在鹽運司前院,被范弘道留在這裡負責審問鬧事鹽丁的老吏魏安很憂鬱。本次讓他這種老公門都感到撓頭的,並非是問不出口供。

    這些鹽丁其實大都是普通百姓,沒什麼負隅頑抗的心思。況且先前范弘道已經懷柔過了,當眾承諾既往不咎,所以很容易就從他們口中問出了口供。

    可是這些口供看下去,無非就是「有某黑衣人來給錢」、「有某高瘦男人來教唆」之類的內容。

    這樣的口供,有什麼實用價值?難道還能滿城搜索,去追查什麼「黑衣人」或者「高瘦男人」?

    就算是動刑拷打也完全沒意義,這些鹽丁所知道的東西就是這樣,也都是如實回答了,沒必要再拷打。

    拿著口供,魏安長嘆一聲,問來問去,卻是這種結果,真感覺有點對不住范先生的信任啊。

    正一籌莫展中,魏安看到有察院差役從外面衝進來,對著自己叫道:「范先生有令,大功告成,全部都收隊回察院!」

    原本就是因為人手實在不夠,所有差役都要被派出去行動,沒有人力押送被捕鹽丁回察院,所以才讓這些鹽丁留在了鹽運司前院。如今行動結束,人手可以騰出來了,自然把嫌犯都押回察院比較好。

    魏安回到察院時,只覺得與離開時氣氛截然不同。既有劫后重生般的喜悅感,又有大獲全勝的狂歡。

    作為老練的吏員,魏安對此暗暗搖頭,他覺得現在還沒到高興的時候。此刻至少從法理上,並沒有徹底將對手釘死,也沒有足夠的證據鏈條和口供將敵人鎖死。

    通俗的說,范弘道即便把張家的人都抓來了,那隻能是臨時性措施。如果沒有明確證據指向他們,只怕最後迫於壓力還得放人,畢竟張家是影響力巨大的地方豪族。

    常言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如今還沒將蛇徹底打死,怎能先歡慶起來?因為一時忘形,最後時刻被翻盤的事例還少么?

    在大堂外月台上,魏安碰到范弘道,提醒道:「切莫不可高興過早。」又說:「我這裡問出來的口供,幾乎毫無用處,也指向不到幕後黑手,為之奈何?」

    范弘道「哈哈」一笑,「這有什麼可憂愁的,你的擔心毫無必要!」

    隨即范弘道對身邊差役吩咐道:「你去將張家的人都帶過來!」然後他又對魏安說:「你也去將那些鹽丁都帶到這裡!」

    「這些鹽丁口供描述不清楚,但總還有眼睛吧!我們將張家人帶到他們面前,然後讓他們當場指認!

    哪怕只能認出一兩個,不也等於是把證據指向了張家人?然後再有針對性的審問,不老實的就上刑,不信問不出個結果來!」

    魏安猛地拍額頭,連聲道:「是我糊塗了!是我糊塗了!」

    范弘道這個人果真是機敏,彷彿無論什麼事情到了他手裡,都會變得簡簡單單輕輕鬆鬆。

    范弘道冒著違規風險,不拘於常理搶先去抓了張家人,原來用處在這裡。

    隨後天色漸晚,郜御史也從鹽運司那裡趕了回來。他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仍是對范弘道的行動吃了一驚。

    「你怎的將張四教也抓進來了?」老御史驚疑不定的問道。抓一堆僕役幕僚管事之類的也就算了,把張四教這個主人家抓來,就有點大條了,更別說張四教還是張四維的親弟弟。

    范弘道將收藏的張四教親筆信件給老御史看:「不作死就不會死啊,他連這種書信都寫了,還有什麼不敢抓的。」

    老御史親眼看過,確認這是張四教寫給鹽運司的信件,這才稍稍放了心。有了這種官商勾結的鐵證,無論誰來質疑也能站得住腳了。又問道:「你打算怎麼利用這封信件?」

    「為何要用?能不用才是最好的。」范弘道回答說,「弓箭最有威懾力的時候就是在弦上時,刀劍最有威懾力的時候,是舉起來的時候。

    現在外人並不知道這封信件的存在,放在自己手裡不用,才是最大的威懾。當然如果遇到了不懂事的愣頭青,那也就只好將這封信件用出去了。」

    老御史現在已經對范弘道是百分之二百的信任,既然范弘道這樣說了,那他就言聽計從。

    一夜無話,等到第二天,消息擴散開后,登時就全城震動了。

    原本察院看起來已經是勢單力孤四面楚歌,在幾方合擊下必敗無疑了,卻不料竟然令人意外的翻了盤。

    那財雄勢大的豪族張家,也竟然被察院打了個措手不及,連張家二號人物張四教都被抓進了察院衙門!

    這一回合,察院絕對是完勝。但有見識的人也指出,這次完勝並不代表著最終的勝利。

    畢竟張家根基沒有動搖,只要還有張四維在,張家就不可小看。同時鹽運司雖然昨日毫無動靜,但也幾乎毫髮未傷,仍然具備與察院對抗的實力。

    總而言之,好戲還在後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