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零八章 感動大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零八章 感動大明字體大小: A+
     

    第一百零八章感動大明

    郜御史已經對兩位秀才鬥嘴不感興趣,他注意力全部都放在范弘道所帶來的新信息上面了。

    范弘道這份考察的分量輕重與否顯而易見,如果連這都分辨不出來,他也就不配來當巡鹽御史了。

    不知不覺的,郜御史坐姿更加端正起來,對范弘道吩咐說:「你仔細講一講!」

    范弘道對此當然樂意之極,將他曾經對朱術芳講過的那些分析,在這裡又重新說了一遍。

    堂中眾人聽過後,心得收穫堪稱十分巨大。他們對河東鹽業現狀從來沒有如此清晰的了解,從來沒有對余鹽利益鏈條有過如此明明白白的認識。

    真沒想到,官府計劃外的余鹽市場已經失控到了如此地步,讓官府計劃內的正鹽遭受了如此大的衝擊。近些年來鹽課一直拖欠和減少,根源上原來在這裡。

    老吏魏安嘆道:「古人云,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一直以為是誇張之言,今日才知其中意思!」

    郜御史又垂詢道:「賢生不辭辛勞,想必已經知己知彼,不知心中可有定計?不妨一一道來,本官洗耳恭聽。」

    范弘道就等著這句問話,連忙又開始推銷自己的「配額制」構想。「余鹽泛濫這個東西,徹底禁絕已經是不太可能了。

    大禹治水,堵不如疏,我們要整頓鹽業亂象,其實就是清理余鹽。與其簡單粗暴一刀切,還不如從疏導分配入手。

    所以我想到的法子,就是將余鹽與鹽引掛鉤,只有手握鹽引的鹽商才能按照配額收購轉運余鹽,然後憑票納稅,同時杜絕其他鹽販子鑽營!」

    范弘道提出這個構想后,堂中頓時鴉雀無聲,大家都被震驚的失語了。

    先前范弘道對朱郡主提及自己的「配額制」構想時,手握兩萬鹽引的朱郡主最大的感想就是「我要發大財了」。

    第二大的感想就是鹽商的春天要到了,其他方面並沒有想太多,畢竟朱郡主目前主要身份是商人。

    但是察院大堂里這些人,包括郜御史在內,都是混跡於官場的,來河東的目的於公是「整頓鹽業」,於私是「狙擊張家」。

    他們看問題的角度與朱郡主完全不一樣,聽到范弘道的構想后,比朱術芳更加震撼。在他們眼裡,范弘道這個提議簡直就是要徹底的掀桌子啊!

    將余鹽與鹽引掛鉤的配額制,就等於完全廢除了張家王家等地方豪族對余鹽的控制,因為鹽引是由朝廷發放的。

    更重要的是,地方豪族從余鹽里攫取的巨額利潤,從此也沒有了!一年不知道是多少萬兩銀子,一下子就全沒有了!

    這種衝擊,怎一個慘烈了得。

    郜御史心裡想道,雖然兩天不見,但這個范弘道還是熟悉的范弘道,不搞出大動作就誓不罷休啊。他很穩重的說:「茲體事大,老夫要先向朝廷奏報。」

    「不用如此拖延,還是快刀斬亂麻為好!」范弘道習慣性的建議:「朝廷的規章里只有正鹽,余鹽從來就不在朝廷規章中!

    所以從法理上,朝廷根本不承認余鹽存在!因而老大人完全可以自行處置余鹽,與此同時將奏報給朝廷知道即可!」

    郜御史擰起眉頭,苦苦想了半天。他考慮的並不是可行性,這不成問題,無非就是一紙令下而已,但最大的問題在於後果。

    可以想象得到,這個新的配額制頒布下去后,將會引起怎麼樣的轟動。那些豪族絕對不會坐視不理,必然要瘋狂的反擊!

    而且可以肯定,這個反擊絕對是拼盡全力的,甚至有可能不惜代價的,其中的兇險誰也沒法預測。

    這件事別人誰也不敢給建議,只能讓老御史自己乾綱獨斷,所以大堂內靜悄悄的沒人說話。

    范弘道等了片刻,故意激將道:「老大人你怕了嗎?」

    怕?郜御史冷哼一聲道:「老夫怎麼會怕!老夫如果怕事,當年也就不會彈劾張家了,也就不會來河東巡鹽了!」

    停頓一下,老御史斬釘截鐵的說:「此議可行!老夫就做主了!」

    范弘道趁機道:「請老大人授權給晚生,召集在城中鹽商,當眾公布新政,仔細面對面向諸商宣講此事!

    一來收服鹽商人心,爭取鹽商支持,推動新政順利進行;二來避免因為交流不暢,引發各種意外,減少新政阻礙!」

    郜御史又想了想,忽然說:「此事還是由老夫親自出面吧!」

    范弘道愣住了,沒想到老御史居然來這麼一出。他連忙勸道:「老大人萬金之軀,何必委屈自身。召集鹽商這種雜事,由晚生出面即可!」

    這年頭文人士子別的可以沒有,唯獨不能沒有名聲,有了名聲就有了一切,金錢美女都會有人倒貼的!

    這次召集鹽商大會,主持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鹽業新政,就是極好的曝光!

    第一,這新政很可能推廣到全國,他范鴻道的才幹名聲也會隨之傳播,力度再輕也比沒有好!

    第二,這次是要公開和張四維張家對著乾的,而張四維是天下矚目的首輔之尊。所以你懂得,小螞蟻與大象搏鬥,名聲要爆表啊。

    總而言之,他范弘道如此處心積慮深謀遠慮,怎能看著別人搶走風頭!難道這老御史心機深沉,一直忍到這時候,才忍不住要跳出來摘桃子?

    巡鹽御史身份尊貴,向鹽商宣講新政,就類似於傳達公文的活計,用得著巡鹽御史出面么!再說官場上還有避嫌規矩,巡鹽御史也不應該公開去見鹽商啊!

    郜御史不知道範弘道心裡的小九九,他很懇切的解釋道:「老夫覺得,新政由你出面曝光,對你而言太過於兇險。

    此後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會採取什麼樣的手段報復,你若成他們眼中釘就不好了。老夫認為你是個人才,必定前程遠大,不要折在這種地方。」

    范弘道無語,他此時寧願郜老人家是個偽君子,也不要對他這麼好啊!

    那張家的擎天白玉柱張四維馬上就掛了,下一代都是張甲征這樣的酒囊飯袋,有什麼可怕的!

    就算從另一個時空的歷史記憶來看,張家在張四維去世后就一直衰落到默默無聞了,足以說明問題!

    所以不要阻攔我去踩著張家刷聲望啊,這裡面的風險真的沒有你想象的那樣大!

    強行按下心裡的吐槽,范弘道毅然決絕的說:「新政利國利民,晚生不才,也知報效國家的道理,豈敢惜身!

    再說如果敵人真的喪心病狂喪盡天良了,老大人也未見得比晚生更安全。察院可以沒有晚生,但不能沒有老大人!」

    郜御史搖了搖頭:「不能這麼說,老夫已然是半截入土的殘軀,而未來是屬於你這樣人才的。

    如今政局每況日下,希望都寄托在你們這些年輕人身上。老夫雖然有心無力,但為國家保存元氣的道理還是明白的。」

    你就讓我去刷了這把聲望吧!范弘道悲(抓)壯(狂)的說:「老大人此言折殺晚生了,晚生萬萬當不起!但若不負天地蒼生,雖死無憾!」

    大堂里眾人眼看著一老一少兩位,一個尊老一個愛幼,情感飈起來好像要爭相去死似的,堪稱是年度感動大明了。便無語的想道,有完沒完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