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零五章 有意思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零五章 有意思了字體大小: A+
     

    第一百零五章有意思了

    這真是秀才遇到兵,范弘道嘆口氣,「我剛才其實也側面提到過,只是你沒聽出來而已。我會向察院遞上改革條陳,到時候我預計,你將是最大的受益者!」

    看到想來鼻孔朝天的范弘道放低姿態,朱術芳忽然體悟到,該怎麼與范秀才打交道了,那就是能動手就不吵吵!

    她瞥著范弘道,打了個手勢,讓家奴們繼續保持威脅姿勢:「我就知道你心裡有小九九,到底是什麼,你倒是說呀!」

    范弘道其實不想將自己的思路太早透露出來,平白增加變數。但此時此刻,被「箭在弦上」,不透露點東西,只怕走不出這片鹽灘了。

    范弘道斟酌著詞句說:「余鹽改制,只能疏導改良,不能強行取締。我的思路就是,執行配額制度。」

    「什麼配額制度?怎麼配額?」朱術芳步步緊逼的問道。

    范弘道無奈,還是將自己最核心的思路吐了出來:「將余鹽與鹽引掛鉤,同時取締現有的牙人制度!

    也就是說,鹽商有多少鹽引,就允許收購發賣多少余鹽!手裡沒有鹽引,就不許收購和發賣余鹽!」

    朱郡主聽到范弘道這個設想,竟然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就這樣站在范弘道面前愣住了。

    如果這個改制真的推行,那她豈不發財了?她本來手裡就有兩萬鹽引,然後還能額外再收一批銷售更為靈活的余鹽!

    朱術芳知道,現在守支的鹽商中,沒有比自己這兩萬引更大的數目了!所以無論余鹽怎麼與鹽引掛鉤,自己肯定都是吃到最大份額的那一個!

    這個改革的本質,將余鹽經營從地方豪族手裡奪取過來,然後轉交給支持官府、擁有鹽引的鹽商們!

    通過這個配額制度,將大規模的、半私鹽性質的余鹽洗白了。然後還可以鼓勵鹽商繼續積極認購鹽引,為朝廷貢獻銀兩,遏制住鹽課減少的趨勢!

    雖然不能徹底遏制私鹽,但情況總會比以前好很多!朝廷為此得利,正規守法的鹽商也會因此得利!

    朱術芳在震撼中回過神來,沒有評價范弘道思路的好壞,但疑惑不解的問道:「你剛才說過,這個制度可以管用兩百年?這是什麼道理?」

    沒什麼道理,只是先知者的先知先覺,范弘道心裡想,這方面他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在另一個歷史時空,開中法被破壞后,漸漸開始執行綱鹽制。雖然細節與范弘道想法有所不同,但大體思路有近似之處。

    當鹽引配額固化下來后,鹽商也被稱為綱商,配額被稱為窩,擁有配額就叫占窩。占窩的鹽商等於有了固定資產,可以世代繼承,哪怕什麼也不做,只要把配額租出去,也能坐收暴利。

    這種情況下,鹽業漸漸壟斷化,配額集中到大鹽商手裡。兩百年後,鹽商聚斂財富后達到了頂峰,出現了揚州鹽商富可敵國的情況。

    頂峰之後,當然就是衰落,所以范弘道才會下意識的說「管用兩百年」,雖然在本時空不一定正確。

    在上輩子那個時空,綱鹽法大概要到萬曆中後期才會推廣。但在本時空,綱鹽制的始作俑者只怕要變成他范弘道了。

    范弘道提出的配額制度對朱郡主帶來的衝擊實在太大,讓她沒心思與范弘道說話,一直神思不屬的走著。

    這並不是朱郡主沒見識,而是太有見識才會受到衝擊。別的不說,兩萬引鹽相當於四百萬斤鹽,如果能兌支並銷售出去,就已經是很可觀的利潤了。

    然後猛然還有人告訴他,憑藉配額可以再買賣幾百萬斤鹽,而且還是不用向官府繳納鹽引費用的低成本鹽,這種驚喜幾乎可以接近於驚嚇了。

    再想到配額制度的推廣,將會是對鹽業格局的巨大改變,這讓朱術芳莫名其妙的感到熱血沸騰。她有所預感,富者愈富,鹽業里也許會產生家資百萬幾百萬的超超級巨富。

    圍繞鹽池有一圈禁牆,只開了三個門。不知不覺,一行人走到了北門那裡,卻遠遠地看到門邊上圍著一群人,不知為何吵吵鬧鬧。

    再走的近些,細看一群人里有兩三個斯文人,被圍在中心。而周圍一圈有數十人,看樣子都是鹽丁。范弘道在鹽灘上轉悠兩天,對鹽丁很熟悉了,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說來也巧,這群人里有個跟他閑聊過的鹽丁,范弘道便把他招過來,問道:「這又有什麼事?」

    那鹽丁臉色憤憤不平,回答說:「自然是出大事了,近期不收余鹽了!」

    這對鹽丁當然是天大的事情,正鹽補貼的工本費根本不足使用,他們只有靠余鹽收入來維持生活。不收余鹽,那就等於是他們斷絕生路。

    「余鹽有利可圖,為何不收?」范弘道疑問道。

    那鹽丁又答道:「聽說原因都在新來的察院老爺身上!他如今開始整頓所有鹽運司官吏,於是大小官吏都暫停了公事,不能開票,余鹽買賣自然也就不能進行。」

    余鹽從鹽場賣出時,必須要官府開票,作為一種憑證。這就是余鹽和私鹽的區別,所以余鹽也叫票鹽,與正鹽稱為引鹽相對應。

    官府不能開票了,余鹽自然也就沒法賣了。其後范弘道又聽到鹽丁說:「而且察院那邊還抓了些鹽商,讓吃這碗買賣的都心存顧忌,又傳聞說要嚴加禁絕余鹽,所以鹽販子都在觀望,也不來收鹽了!」

    范弘道無語,看來自己不在衙署這兩天,大家還是折騰出了點動靜啊。還以為自己不在的時候,察院衙署就會變得平平穩穩,沒想到居然如此激進。

    但朱術芳饒有興趣的又問道:「這都是你道聽途說的?是誰告訴你們的?」

    那鹽丁回頭指著不遠處人群中心,「是那幾位先生說的!他們都是混跡於鹽場裡外的牙人,消息向來十分靈通,斷然不會捕風捉影胡編亂造!」

    鹽牙子?這可就有意思了,范弘道意味深長的與朱術芳對視一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