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一百零一章 山寨版范弘道(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一百零一章 山寨版范弘道(下)字體大小: A+
     

    第一百零一章山寨版范弘道(下)

    被扣押鹽商的家人來要說法,最簡單粗暴的辦法就是亂棍子打出去。這年頭官員被稱為父母官,意思就是民之父母也,正所謂棍棒底下出孝子,無數衙門都是這樣處理事情的。

    但也有郜御史這樣在意口碑的官(青)員(天),他不太想那樣行事。於是只能派人代表自己去處置了,而郜御史本人身份尊貴當然不能隨便親自出面。

    原來都是范弘道充當代表角色,但如今范弘道不在衙門裡,又只有韓延昌主動請纓。

    情況就是這個情況,郜御史斟酌片刻,覺得韓延昌剛才說的有點意思,或許這次他真能有所表現。

    有心知恥而後勇的人,應該給他一次機會,於是郜御史便點頭道:「賢生你去試試看也好!」

    韓延昌心中大喜特喜,就差仰天長嘯了!他最需要的就是這個機會,能翻身做主人的機會!

    他害怕郜御史反悔,連忙說:「晚生定然不辱使命!」然後急匆匆的轉身就走,前往大門處置事情。

    察院大門外,果然是鬧哄哄的場面,比昨天鹽商們來上告更熱鬧。

    昨日被范弘道扣押的何江水、邊文立、徐涉三名鹽商,都有家人親屬,這下子一共來了二十來個,將大門外堵得水泄不通。

    韓延昌從角門出去,站在台階上,想象著范弘道的驕狂樣子,鼓起一口氣大喝:「肅靜!」

    眾鹽商家人見狀,便知道來了管事的。其中一年輕人排眾而出,「這位前輩請了,在下運學生員何明,見過前輩!」

    原來也是個讀書人,韓延昌繼續想象范弘道的模樣,冷著臉斥責道:「你這生員,不在學校用功讀書,跑來察院鬧什麼!」

    何明有理有據的答道:「家父諱江水,昨日來察院控告不公之事,卻未能回家,打聽消息后,又得知家父被拘押在察院中。

    家中遭遇如此大變,為人子者豈能安心讀書?家父向來守法經商,絕無為非作歹之事,還請察院老爺明察秋毫,放了家父出來,不然只怕人心惶惶,阻礙朝廷收取鹽課。」

    韓延昌深深回憶了一下當初范弘道如何大罵自己,按下這種不堪回首的羞恥感,然後略微修改遣詞造句,用力對著何明噴了出來:

    「大膽!你讀聖賢書,就學會了這等狗屁不通之言么?在學校所學,就是教你這般妄議衙門政務么?

    令尊是否違法亂紀,自有察院裁斷,豈是你說沒有就沒有的?你不過一個見識短淺的生員,也敢胡亂指點察院!

    若不是看在你尚有孝心的份上,就憑藉你這些妄言亂語,發還學校剝去衣冠鞭打都是輕的!」

    劈頭蓋臉一頓痛斥,頓時讓何明懵住了,原先準備的幾套台詞感覺都說不出口。

    氣勢佔了絕對上風,韓秀才產生了些許優越感,難怪范弘道總是趾高氣揚,原來深得其中樂趣,所以要繼續學習。

    他又模仿著范弘道故作憐憫的神態,微微蹙起眉頭,裝模作樣的嘆口氣,好似很無奈。

    「其實令尊確實也犯下了大錯,昨日他已經親口招供了!他夥同另外兩人,受鹽運司經歷宋希元鼓動,組織一批鹽商到察院這裡鬧衙!

    察院老爺乃朝廷欽差,豈能容忍這樣的冒犯!所以他們才會被拘押,並等待處置,絕非是無辜被抓!

    鹽商受別人指使,一邊故意傳播流言蜚語,一邊公然大鬧監察鹽政的察院,這性質極其惡劣!按照規矩,理當杖責三十然後發配邊疆,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官法如爐!」

    前來討要說法的家人紛紛大驚失色,杖責三十然後發配邊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弄不好,這輩子就要交待了!

    而且聽韓先生的意思,那已經是已經招出口供了,可謂事實俱在證據齊全,無論察院老爺怎麼判,告到哪裡去也挑不出理。

    一時間,察院門前大亂,這種亂和剛才的亂還不太一樣。有的人哭喊,有的嚎叫,有的默不作聲,有的憤而大罵。

    「肅靜!我還沒有說完!」韓秀才再次大喝一聲,用威嚴的目光掃視著眾人。「爾等應當感到慶幸,察院老爺仁心宅厚,寬宏大量!

    察院老爺說了,願意免去處分,將何江水等人告誡幾句后便放出來!但是責任必須要有人承擔!

    既然是鹽運司經歷宋希元指使何江水等人啟釁肇事,那麼鹽運司必須要為此擔責!然後何江水等人才可從輕發落,甚至免去處分。

    明路就在這裡,本人已經給爾等指了出來。爾等若還敢在衙署喧鬧,何江水等人便罪加一等再從重處分!」

    韓延昌這話是什麼意思,所有人都能聽出來。何明諾諾的答道:「我等皆為鹽商之家,生計皆操於運司之手,如何敢去與運司衙署爭辯?」

    韓秀才又是學著范弘道神情,撇撇嘴不屑地說:「你們不敢去運司衙署,卻敢來察院衙署大鬧,真當察院是吃素的不成?我們察院衙署不是你們父母,沒有義務手把手教你們做事!」

    眾人到此無話可說,只能漸漸散去。

    韓延昌目送這夥人離去,一時間大有志得意滿之感。他迴轉到衙署大堂,將情況如實向郜御史彙報。

    老御史聞言,頗感欣慰,畢竟也是解決了一樁麻煩。

    韓延昌便再次請求:「按照先前所講,此時應當趁熱打鐵,將這三名鹽商的口供公示給鹽運司!

    然後高高抬起上綱上線,逼迫鹽運司有所舉動,隨後察院便可趁虛而入!晚生願代老大人行事,前往鹽運司衙署!」

    「可!」郜御史恢復了對韓秀才的信任,就同意了。

    韓延昌走出察院大門,向著兩條街外的鹽運司衙門而去。此時他心中十分得意,不復昨日的消沉沮喪。

    年輕人雖然時有靈光閃現,但最大的毛病就是性情不穩定。如果今天范弘道還在衙署里,哪還會有他韓延昌的表現機會?

    上天總是垂青更有準備的人,有韌性的人!等他韓延昌學會了范弘道的大膽和鋒銳,再加上更優秀的情商和恆心,肯定會成為笑到最後的那個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