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九十六章 這人夠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九十六章 這人夠壞!字體大小: A+
     

    第九十六章這人夠壞!

    張四教仔細詢問朱術芳手裡兩萬鹽引的事情,就是為了印證自己心中的猜測。【ㄨ】如今猜測得到證實,他就打算向朱郡主示好了。

    但這種示好,並不是因為牽涉到皇家而害怕。正所謂天高皇帝遠,在自己的地盤上,張三老爺對遠在紫禁城裡的天子並沒有太大敬畏感覺。

    只要不是天子明發聖旨,就不用太過於在意。不然隨便一個人打著皇家旗號,就要讓他伏低做小,這日子還過不過了。

    張四教的目的,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團結所有可以團結的力量。

    為了抵抗不友好巡鹽御史的壓力,為了給兄長重新起複為首輔保駕護航,所以能拉攏的勢力都要拉攏。

    而且張四教很有把握,朱術芳一定會接受他的示好。畢竟這位朱郡主已經吃過小小的教訓了,應當也明白一些狀況了,至少知道應該與誰合作了吧?

    「原來郡主是為皇家效力,我張家世受國恩,同樣理當報效。此次郡主至河東行鹽,我張家願全部代為包攬。」張四教說。

    朱術芳貌似很感興趣,「代為包攬又是何意?」

    張四教暗喜,不怕她問得多,就怕她不感興趣。連忙答道:「就是郡主手裡這兩萬鹽引,從兌支到行銷,我張家全部幫辦!

    如此郡主只需悠閑安坐,等候點計銀兩就是!我張家說到做到,絕不會誤事,請郡主儘管放心!」

    此刻不知道朱術芳感覺如何,但站在門邊裝下人的范弘道卻先著急了。

    換位思考的想一想,如果他范弘道是苦於賺錢的朱郡主,聽到張四教的提議會有什麼感覺?至少會感到非常有誘惑力!

    對朱術芳而言,這次河東之行與其說是經商不如說是一次考驗,考驗的題目就是斂財。如果有既輕鬆方便,回款又快的渠道,何樂而不為?

    想到這裡,范弘道覺得,不能再這樣讓張四教循循善誘下去了,不然誰知道朱術芳會不會犯糊塗!

    所以他必須站出來打斷張四教,可是應該怎麼說?總不能擺出蠻不講理的樣子,否則只會貽笑大方。

    沒時間多想了!范弘道倉促開口道:「張指揮仗義疏財,不求名,不圖利,雖然與我家郡主素昧平生,但卻不計後果的熱心幫助,真有古仁人之風也!」

    這幾句話明著是無節操吹捧,其實本質是高級黑,稍有點智商都能聽出其中反諷的意思。

    當然范弘道絕對是故意這樣說的,一方面提醒朱術芳,另一方面是為了試探張四教。【ㄨ】

    商人無利不起早,范弘道不信張四教真具有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高尚品格。當暫時想不到更好突破點時,就先從對方的動機入手尋找破綻,這點覺悟范弘道還是有的。

    張四教淡淡的看了范弘道一眼,他們主人間說話,一個家奴有什麼插嘴的資格?然後扭頭對朱術芳說:「郡主固然待人寬厚,但是對下人們可別失之以寬。」

    朱郡主瞧著范弘道,用只有范弘道能聽出來的戲謔口氣說:「是本人疏於管教,這不成器的家奴讓張指揮見笑了!

    不過此人有幾分才幹,故而常在左右顧問,是以對事務多有見解,兼聽則明而已。」

    如此年輕就能當高參,這倒是個異數。張四教一邊想道,一邊露出最誠懇的笑容,繼續對朱術芳勸道:

    「在下說句真心實話,鹽業里門道很多,並不適合生手來做,郡主縱然天資聰慧,但也免不了要吃虧。

    所以,對郡主是而言,最好的法子就是委託給我們張家,那些瑣碎細事自然都有我們張家來操勞。」

    聽到這裡,范弘道忽然有所明悟!張四教的想法,其實與自己並沒有本質區別啊!

    朱術芳最大的籌碼就是手裡握有兩萬鹽引,是河東鹽運司近期最巨額的一筆鹽引,而且這些鹽引還帶有皇家色彩。

    而他范弘道的設想,就是利用這部分巨額鹽引來攪動局勢,打破現有的秩序,然後才好有所作為。

    張四教的想法,又何嘗不是如此?只不過套路要反過來而已!

    明白之後,范弘道按捺不住了,他從來不是特別能隱忍的性格,當即再次強行插嘴道:

    「我聽說你們張家與察院不睦,如果察院那邊整頓鹽業,你們張家是不是就順手將案子甩給察院,然後挑動我家郡主和察院衝突?

    到那時焦頭爛額的是我們,而你們張家卻可安然。三老爺果然打得一手好算盤,莫非是想玩弄兩虎相爭、坐收漁利之計嗎!」

    張四教微微皺眉,這小僕役倒是不好糊弄,怎麼看起來比主人朱術芳還要難纏?他又掃了一眼朱術芳,卻見這郡主此刻神遊天外,不知從何時開始走神了。

    於是張四教猜測,看來這位朱郡主是打算讓小僕役充當唱白臉角色了,下面重點目標要轉到小僕役這裡。

    他斟酌著字眼說:「我張家當然會用心用意的為郡主幫辦,這點事毋庸置疑的,我張家信義傳家,絕不會做背信棄義之事。

    但如果有別人想來搗亂,那也不是我張家能躲開的。我只能說,我張家仍然會儘力而為,但結果卻非我們這樣的凡人可以預料的。」

    范弘道哈哈一笑,「三老爺你早這樣說不就得了!你的本意,就是看上了郡主手中兩萬鹽引的皇家背景。

    所以你們張家想與郡主訂下攻守同盟,如果遇到察院的強壓,就共同抗敵,是也不是?」

    張四教沒有答話,他不想太直白的表明這層意思,但不否認就是默認了。

    范弘道從門邊離開,走到張四教和朱術芳身前,也不知道是對誰說話:「這也不是不可以,不過要先把一切細節都約定好,否則一切只能是空話。」

    朱術芳還沒明白范弘道想幹什麼,只是含糊的回應道:「言之有理。」

    范弘道便轉向張四教,行禮道:「那麼三老爺,就讓在下與你來商談。你們張家打算如何行鹽?

    如果遇到察院刻意為難,你我兩邊怎麼對付察院?你們張家針對這次鹽業整頓,都做了哪些準備?鹽運司那裡,我們遇到問題應該去找誰?」

    對范弘道這些涉及到內幕機密的問題,張四教倒是沒有太大感覺,對方想問個明白再正常不過了。

    可朱術芳先是目瞪口呆,隨後強忍著憋住了笑意,這人可真夠壞的!

    ps:本來昨天就寫完了,但是覺得不好看,反覆修改拖到今天。咱這種書的風格就是講究反覆推敲,沒法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