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九十四章 給你一個機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九十四章 給你一個機會字體大小: A+
     

    第九十四章給你一個機會

    自從進駐司鹽城察院之後,為了避各方面的嫌,范弘道與朱郡主並沒有什麼往來,只在在察院大門偶遇一次。

    范弘道並不清楚朱術芳住在哪裡,韓延昌這個蠢貨應該知道,但是范弘道不想去詢問他。

    司鹽城因為鹽業而繁榮,但城鎮並不算太大,除了幾處衙署學宮外,幾乎就只有酒樓、客店了,以服務業為主。

    故而范弘道並不擔心自己找不到人,以朱術芳的身份和脾氣,住處不外乎那幾家價格比較貴的客店。只要肯用心打聽,應該不難打聽到消息。

    以范大秀才巡鹽御史屬員這個身份,司鹽城裡各酒樓客店都得賣他面子,所以轉了幾條街巷,就知道朱郡主落腳地點了。

    這是東北邊一家客店裡的獨門兩進院落,以范弘道上輩子時空的檔次標準來劃分,至少是五星級酒店行政套間的檔次。

    范弘道在院子門口,很湊巧的遇到了認識的人,就是朱術芳身邊的僕役周謙,在京城來請過范弘道的。

    周謙猛然看見范弘道,先是愣了一愣,然後才上前行禮。范弘道笑容可掬的問道:「朱郡主可在么?煩請通報則個。」

    周謙轉身就向裡面傳話去了,范弘道靜靜等待。他這次來,是要與朱術芳談談合作事情,他忽然又覺得,兩人可以合夥干點大事。【ㄨ】

    范弘道相信,朱術芳一定會答應自己的,或者說沒有任何理由不答應。

    鹽運司給朱郡主挖了個小坑,讓朱郡主違規支取了一千引鹽,然後又散布消息說朱術芳勾結察院工作人員,破壞支鹽秩序,欺凌其他鹽商。

    在這種局面下,手裡還有一萬九千鹽引的朱術芳還怎麼繼續?

    至少察院這邊為了避嫌肯定不會出面了,而鹽運司又不配合她的話,想兌現如此之多的鹽引還不得耗到地老天荒去,那和爛在手裡有什麼區別?

    所以范弘道斷定,朱郡主的鹽業買賣目前陷入了困境中,而今晚的自己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將會踏著五彩祥雲來拯救她。

    從這個角度看,自己真是以德報怨、雪中送炭的高尚君子,范弘道想。他又一次成功的為自己而感動,這世道像他這樣的好人不多了。

    不多久,范弘道被請了進去,一直被領到第二進院正屋。有兩個侍女正在門口侍候,見范弘道便打起了帘子。

    此時已經是十月深秋,晚上有些冷了,范弘道進屋后陡然感到暖意。抬目看去,朱術芳正坐在主座上,然後眼角瞥見她手邊桌案上放著小酒壺。

    范弘道心裡泛起莫名笑意,這大概就是「借酒澆愁」了,看來這位郡主吃了個啞巴虧后,心裡果然煩悶呢。

    朱術芳見范弘道進來后,只顧打量自己,沒好氣地說:「你就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在下豈是這樣淺薄之人?」范弘道立刻否認道,不過微微揚起的嘴角還是出賣了他的內心。

    「不過確實有幾句話不吐不快,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范弘道又說,「你怎麼想的,居然去和韓延昌那個只會紙上談兵的蠢貨合作!」

    朱術芳不想再提起這事,不耐煩的說:「我早說過,是有人居中介紹,這個人是誰我就不說了。我又為什麼要拒絕他?」

    范弘道表現的很痛心疾首,「別人介紹你就相信?自己就沒點判斷力么?如果你還是來找我,就沒這些倒霉事情了!」

    朱術芳冷笑幾聲,氣哼哼的說:「你以為,跟你合作就是好事了?你就不從自己身上找找原因,我為什麼避開你?」

    就是喜歡欣賞美女這種死鴨子嘴硬死不認錯的窘態,范弘道調侃道:「說說看,我身上有什麼原因?無論如何,總不會連韓延昌這個蠢貨都不如吧。」

    朱術芳深深吸幾口氣,「那你仔細聽好了。第一,與你說話太累,你累我也累,誰知道你話里暗藏著多少機關?

    用你自己的話說,就是溝通成本太高。出來一邊做生意,一邊還要天天跟你鬥智斗勇,我不想過這種日子!」

    范弘道皺了皺眉頭,這說的好像也有點道理啊,便又追問道:「還有第二?」

    朱術芳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吐槽火力全開。「第二就更簡單了,如果在你身上很難佔到小便宜,誰願意與你合作啊。我寧願與蠢一點的人合作,也不想與過於精明的人合作。」

    朱郡主說的好有道理,范弘道竟然無法反駁,總不能說自己也是個蠢人吧?

    人太聰明也是罪過,唏噓片刻后,范秀才大手一揮,氣勢十足的說:「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既往不咎,不用再說了,我們要向前看!

    今夜到此拜訪,是為了將你從困境中挽救出來,也是給你一個彌補過失的機會!我有一個主意,邀請你共同參與!」

    朱術芳氣得牙痒痒,攥住了酒壺躍躍欲試,「瞧你這口氣,就是吃定了我?」

    范弘道不知為何,想起了「素未謀面」的張大小姐。如果此時面前這位是張大小姐,想必會看起來很誠懇的認錯,然後與自己進行一場理智的溝(交)通(換)吧?

    范弘道緊緊盯著酒壺,微微向邊上挪動了的兩步,保持安全形度后,口中勸道:「不要說氣話了,你真想把將近兩萬鹽引爛在自己手裡?我這是給你一個機會。」

    范弘道心裡也犯嘀咕,話越說下去,怎麼越有點逼良為那啥的味道?

    朱郡主霍然站起來,「你這個自大狂,你以為除了你,我就無路可走了嗎!」

    范弘道吃了一驚,迅速問道:「還有誰?」

    朱術芳尚未回答,屋外忽然有僕役高聲稟報道:「張四教老爺前來拜訪!」

    張四教?范弘道大吃一驚!他也是提前做過功課的,當然知道張四教是誰。

    就是不知道,從名字也能猜出幾分!蒲州張家長房長支裡面,張四維是長兄,張四教是三弟,在張家裡面,最傑出的兩根頂樑柱就是這兩位!

    這樣一個僅次於張四維的重量級人物,連夜來拜訪朱術芳,這其中有什麼玄機?范弘道倉促遇到此事,縱然天賦英敏也毫無頭緒。

    他忍不住又去問,但朱術芳笑而不語。范弘道有預感,只怕今晚自己沒法繼續得瑟了。

    「我也給你一個機會。」朱術芳忽然開口說。

    范弘道很迅捷的答謝道:「多謝郡主賞賜!」雖然他並不知道這個所謂的機會是什麼,但並不妨礙他用第六感作出決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