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九十二章 一山還有一山高(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九十二章 一山還有一山高(下)字體大小: A+
     

    第九十二章一山還有一山高(下)

    但對這三名即將被隔離的鹽商而言,最大的問題是,即便他們看出了套路,即便范弘道明目張胆的將算計說出來,他們也很難破解。

    他們不是經歷過相關訓練的人,誰敢保證,另外兩人在被拷打之後,還能齊心協力的堅持不招供出內情?

    只要有一個人動搖了,那所有防線就要崩潰,另外兩個人肯定會因為不肯坦白而罪加一等。可是另外兩個人如果為了防止被罪加一等,那為什麼不主動搶先招供?

    三名鹽商彼此對視幾眼,他們這時候需要主動服軟了,免得遭遇多餘的皮肉之苦。

    他們來之前雖然沒有預料到范弘道這種做法,但也曾商議過,一旦遇到了不可抗力,就立即服軟認栽,絕不能負隅頑抗。

    何江水剛才和范弘道嗆聲幾句,此時沒臉皮再說話了,所以換了人與范弘道搭話討饒。

    「我等知錯了!我等不該捕風捉影,我等不該誤信傳言!我等願將控告撤回,當眾向韓先生賠禮謝罪!」另一名鹽商邊文立當即向范弘道說。

    唯一不曾開過口的鹽商徐涉也爭先恐後的求饒:「我等一家老小都指望運鹽糊口,如今確實是一時情急,若有衝撞察院之處,甘願服罪認錯。」

    負責協助范弘道的老吏魏安不由得大讚特贊,這范弘道確實有兩下子,三下五除二就叫這些鬧事商人認輸。

    正所謂不戰而屈人之兵,趁著事情尚未完全鬧大之前,便能兵不血刃的解決問題,真是再好不過了。

    換成別人,短時間內真未見得有如此乾脆利落的機敏反應,難怪這范秀才雖然有點清高傲氣,卻能得到老御史信任。

    現在只要教訓這些鹽商們幾句,然後懲戒他們一番,找回察院的面子,就可圓滿的回去向老御史交差,無論功勞苦勞也都有了。

    如此魏安遞給范弘道幾個眼色,建議見好就收。但是他的眼色像是拋媚眼給瞎子看,完全無用功,范秀才根本就沒注意到。

    「你們這些被推出來的跳樑小丑算什麼東西?」范弘道冷著臉說:「你們這些雜碎是否認錯,我毫無興趣,我根本不在意你們怎麼想的。」

    神色冷,說出來的話更冷,簡直就是踩著別人的臉羞辱。連范弘道這邊的魏安都目瞪口呆,人家都已經認錯服軟了,范弘道還想要幹什麼?

    三名鹽商終於意識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輕人多麼難纏,不由得又驚又懼。何江水喝道:「殺人不過頭點地,將我們這些苦主逼到絕路上不成!」

    范弘道指了指何江水點評道:「你這白臉唱得不錯,不過略微有點刻意和過火。」

    范弘道的話聽起來像是玩笑,但在場卻沒人笑得出來。魏安湊近范弘道身邊,低聲道:「范先生想要如何?」

    范弘道彷彿恍然大悟,又對三名鹽商開口說:「也許是我沒說清楚,讓你們有所誤解,這都是我的過失。

    其實我不需要你們認錯,也不在乎你們是不是誤會了韓延昌,更不在意你們究竟有什麼目的和訴求。我要你們招供的並不是這些。」

    何江水問道:「那你想怎樣?」

    范弘道一字一句的回答說:「我需要知道的是,誰策劃、組織、串聯你們這些鹽商來察院聚眾鬧衙?鹽運司里是誰指使你們?」

    何江水慌了神,大叫道:「你想多了,實乃我們覺得遇到不公,故而自發前來!」

    范弘道對差役喝道:「將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么?還不分別拿下去!若不肯招供,就打到招供為止!」

    又對魏安吩咐道:「你去巡查監刑,哪個差役敢偷懶放縱,就發落到鹽池去採鹽!」

    魏安已經驚呆了,他是混跡官府多年的老公門了,自從聽到「鹽運司」幾個字,就明白范弘道是要往大里搞了!

    不然范弘道怎麼會刻意強調出「鹽運司」幾個字?這分明就是想順著這幾個鹽商的藤,去摸鹽運司的瓜。

    原來范弘道從一開始心思就完全不在這幾個鹽商身上,自始至終他的眼光一直就是鹽運司,而不是區區幾個鹽商。

    有人借著朱公子和韓延昌的事情做文章,順藤摸瓜來察院肇事,而范弘道這也算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了。

    差役們不敢怠慢,連忙分成三組將三名鹽商往後面拖,何江水劇烈掙扎著,蹬著石板嚎道:「你這是屈打成招,傳了出去,議論洶洶,誰人肯服!」

    范弘道故作喜色道:「那可就太好了!我很期待,真有人跳出來替你們打抱不平!正好也可請他來察院里挨挨棍子,在這司鹽城裡,想必沒有察院請不動的人吧?」

    何江水從沒見過如此猖狂可氣之人,一時間怒急攻心,幾乎昏過去。

    沒過多久,就有差役拿著兩份供狀出來了。范弘道大致掃了幾眼,通篇值得關注的只有一個名字——鹽運司經歷宋希元。

    范弘道恨恨的說:「不出所料,果然是一群官商勾結的國之蛀蟲!」

    用這種分開隔離辦法審出的口供,大致上應該錯不了,今天鹽商聚眾鬧衙之事應該就是這位宋希元宋經歷策劃指使的。一位鹽運司實權官員,肯定有這個能力。

    此後范弘道將供狀遞給了魏元,讓這位臨時助手也看看。

    魏安這老吏號稱被派來協助范弘道,但卻發現,自己沒什麼能做的,給建議也無用。其實他還有點好奇,范弘道下一步會怎麼做?

    這時候,他聽到范弘道彷彿正在自言自語:「要不要設個圈套,再把這位宋經歷請過來?也許從他嘴裡,能挖出更高的官員。」

    魏安不禁冷汗直流,普通鹽運司官員還不知足?還想著挖出更高級別的大員不成?

    一開始他以為范弘道只想著收拾幾個鹽商,平息事態並為察院找回面子,結果他錯了;

    後來他以為范弘道目的是挖出鹽運司官員,起到反守為攻敲山震虎的目的,結果他還是錯了。

    一山還有一山高,范弘道的眼光到底有多高?難不成私下裡傳聞,范弘道想作死踩蒲州張家的傳聞是真的?

    他一個小吏,實在理解不了狂人的思想和境界,魏安把額頭上的汗水擦了又擦。小心對范弘道說:「咱們還是別擅作主張了,先把結果稟報給郜老爺可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