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八十六章 還能不能做朋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八十六章 還能不能做朋友字體大小: A+
     

    第八十六章還能不能做朋友

    這邊動靜鬧得比較大,其他屬員都趕了過來,聽到范弘道的所作所為,產生的想法和郜御史也差不多。

    郜永春又仔細想了想,便也品出幾分味道。其實范弘道在京城恐嚇張甲征,和今天瘋狂大清洗所謂的「可疑分子」是一種性質。

    所以老御史總算是看出來了,范弘道的行為核心就是「挑釁」,似乎忌憚的向蒲州張家挑釁。

    可是郜御史一想到范弘道的理由是「怕死」,就還是感覺范弘道跟神經病似的,簡直有點失心瘋癥狀。怕死和挑釁張家有什麼邏輯關係?

    范弘道不知道老御史的心理活動,就算知道了,我行我素的范大秀才也不會在乎別人的看法。

    「在下之前怎麼評論過張四維,老大人你大概也是知道的。雖然此事不彰,只在小範圍內流傳,但自從在下追隨老大人之後,情況肯定就不一樣了。

    大人所帶領這些屬員,必定會被有心人刨根問底,在下也不例外。在這種情況下,在下咒罵張四維是卑鄙小人,以及預言張四維必遭天譴的事情只怕也捂不住了。」

    郜御史聽范弘道提起此事,點點頭道:「確實是這個道理,肯定有人想方設法打聽你們的各種底細。」

    「那麼老大人覺得張家會怎麼看待在下?」范弘道說:「張家是盤踞一方,勢力雄厚的豪門大族,在下只是個落魄京師的小小秀才。

    偏偏在下又親自來到了張家的地盤上,這無異於羊入虎口。張家或許不敢對老大人有所加害,但對在下這種小人物可就沒多少顧忌了。」

    郜永春幾十年前就進入官場了,自然不會天真的反問一聲「不會吧」?反而皺起眉頭,思索范弘道這番危言聳聽的可能性。

    范弘道口氣十分冷靜,好像正在說著別人的事情。「世間最怕的就是無頭公案,多少疑案謎案被埋沒在時間的塵土中?

    故而為了避免出現無頭公案,在下就是要故意將矛盾公開化,將在下與蒲州張家的恩怨鬧到人盡皆知。

    若真到了人人都知道的時候,只要在下稍有不測,全天下人都會懷疑張家。張家也許反而要投鼠忌器,畢竟他們還不敢造反!」

    老御史良久無語,范弘道的腦迴路總是和常人不同,可是也總是聽起來有點道理。難怪范弘道連連說「怕死」,也難怪范弘道受迫害妄想狂似的搞大清洗。

    其實並不是范弘道真的發現什麼疑點,或者想找到什麼卧底,而是通過神經質的大清洗鬧劇,大肆向外傳播「張家要害他」的觀念,以此來警告蒲州張家。

    於是郜御史搖頭嘆氣,卻沒說什麼,他還是比較顧及手下人心理感受的。

    不過旁邊與范弘道不對付的韓延昌韓秀才卻開了口,批評道:「吾輩受朝廷差遣,自當以公事為先,你這私心雜念也太過盛了。哪有置公事於不顧,先處處考慮自身的道理。」

    以范弘道的脾氣,對於認準的事情,顯然要拒絕一切批評,特別是來自不順眼之人的批評。

    他當即反駁道:「諸君若這樣想,那就是有所誤會了!在下尚未將話說完,其實同樣以公事為重,請再聽在下一言!

    其一,蒲州張家經營鹽業多年,鹽業利潤豐厚不需多言,違法亂紀之事也不少做,想必為了佔有利潤他們總有仇敵吧?

    我們公開劍指張家,亮明與張家的矛盾,這無異於登高一呼。那些張家的仇敵自然會主動來投靠我們,這要省去多少心?

    其次,本地有些人附從張家,或者為張家出力,可能是因為心存僥倖,覺得不會有什麼代價。

    如果我們公開表明,誰與張家配合就是與朝廷欽差作對,就等於斷掉這些人的僥倖心。肯定有些人出於威懾,放棄為張家出力,削弱張家的勢力!」

    范弘道講完兩點好處后,最後總結道:「還是那句話,我們來到這裡的目的,不說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那也差不多了。

    無論我們是低調還是張揚,蒲州張家都不可能不知道,不可能會坐以待斃!既然他們無論如何都會對抗,我們又何必一定要低調?打草驚蛇也不見得是壞事。」

    韓延昌的嘴巴張了又合,合了又張,就是說不出什麼話。他終於意識到,他在詞鋒上面,實在不是范弘道的對手。

    他放棄了與范弘道正面剛的想法,果斷轉身朝向郜御史,稟報道:「空談誤國,嘴炮誤事,差事終究是做出來的。

    在下翻看過往案卷,略有心得。鹽場生產及支取運銷,皆由鹽運司直接管理,晉南這些豪族盤踞鹽池多年,鹽運司內外多有串通。

    老大人若欲興利除弊,應當從整頓鹽運司入手,然後或可循序漸進,將違法亂紀之徒連根拔起。」

    郜御史對韓秀才的提議很感興趣,也顧不上范弘道了,對韓延昌詢問道:「你可有想法?」

    韓延昌立刻提出一個很有可行性的構想:「鹽運司官吏經營鹽業多年,欺上瞞下十分熟稔,若貿然勘察,只怕很難查出真正劣跡。唯有找鹽商裡應外合,或許能發現端倪。」

    范弘道忍不住問道:「吾輩都是新到此地,哪裡有可靠鹽商?」

    韓延昌胸有成竹的說:「當然可以找那些同樣是新到的大鹽商,他們也初來乍到,要與原有舊人搶食吃,自然願意配合察院。」

    隨後韓延昌看到郜御史沒有攔著他繼續,便暗示道:「在下這裡就有一個合適人選,此人來自京城,亦有大背景根基!

    如今他手握兩萬鹽引前來河東,欲兌支行銷,可為老大人助力,而且是極大的助力!」

    郜御史有些吃驚,「兩萬鹽引?好大的手筆,此人必定根基深厚!這樣的人,肯與老夫配合?」

    「他樂意之極!在下願居中牽線,為老大人籌謀此事!」韓延昌信誓旦旦的說。

    郜御史沉思片刻后,「此人是誰?為了避嫌,老夫就不見面了,賢生你代替老夫打交道就行。」

    韓延昌感到自己終於力壓范弘道,不免暗暗得意,連忙答道:「此人姓名朱術芳,有京中同鄉前輩給在下來信,擔保介紹了此人。」

    別人聽到這個名字沒什麼感覺,只有范弘道驚愕非常,他沒想到居然會是這位朱郡主!

    還有,這位朱郡主怎的不來找自己,卻跑去找韓延昌?棄己投敵,還能不能做朋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