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八十五章 我怕死(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八十五章 我怕死(下)字體大小: A+
     

    第八十五章我怕死(下)

    一夜無話,次日起身後,便有渡口官員張羅船隻渡河,不用郜御史一行人操勞煩心。在等待的功夫里,范弘道負手站在黃河岸邊,望著滾滾波濤若有所思。

    郜御史閑得無聊,便找范弘道閑聊,問道:「賢生目睹河面良久,有何所思?」

    范弘道答道:「想起趙宋名將宗澤精忠報國,臨死前猶自大喊三聲過河之事,憑今弔古,不免有所感慨。」

    郜御史:「……」

    從茅津渡過了黃河,立刻就要穿越中條山脈,而鹽池就在中條山脈北面山腳下。名字雖叫鹽池,其實就是鹹水鹽湖。

    大明產鹽的地方里,以海鹽居多,兩淮、兩浙、直隸長蘆等鹽場都是海鹽,唯有河東鹽場是池鹽。

    這鹽池位於解州境內,解州州城的東邊。呈狹長形狀,東西長五十餘里,南北寬七里。冬季會結成鹽花,然後鹽戶取鹽花製鹽,方法與海鹽曬鹽法區別很大。

    巡鹽御史駐所叫察院,但這察院並不在解州城裡,而是單獨建有司鹽城,位於鹽池北岸的正中間。

    司鹽城裡不但有巡鹽御史察院,還有負責鹽務的鹽運司,以及負責治安的巡檢司,另外還建有運學,是一座以鹽業為核心的專業化城鎮。

    在司鹽城裡,品級最高的官員是三品鹽運使,但地位最高的官員卻是七品巡鹽御史,這是大明的監察官特重體制決定的。

    巡鹽御史負責監督鹽運司,鹽運司的賬目要經由巡鹽御史的稽核,鹽運司官員要接受巡鹽御史的考核。

    在這樣的機制下,品級不高的巡鹽御史漸漸地就變成了司鹽城裡最高長官。至於鹽運司,也就漸漸的演化為只負責現場生產和外運的技術性、實務性衙門。

    一路過河穿山,范弘道跟隨郜御史來到解州城。又向東走二三十里,便抵達本次行程的最終目的地司鹽城。

    本城最高長官到任,鹽運司、巡檢司、學校官員都在城門迎接。郜御史下了車,勉勵眾人幾句,便進城安置了。

    歡迎宴會什麼的自然也會有,但都是后話,要先等郜御史進駐察院安頓完畢,然後才好開張。

    巡鹽御史察院衙署佔地很寬敞,畢竟鹽業衙門堪稱大明朝最有錢衙門之一,修的衙署肯定差不了。

    察院衙署中,原本就有各色僕從差役數十人,皆由地方徵發提供,足夠衙署日常使用。

    郜御史進了衙署安頓,范弘道忽然建議道:「在下嘗聞,攘外必先安內。老大人今次到任,職責重大,內外矚目。以在下看來,這察院原有僕役最好梳理一遍,避免禍起睡榻之側。」

    郜御史一開始還覺得范弘道想的真多,謹慎過頭了,但是再細想也不是沒有道理,小心總無大錯,梳理一遍察院僕役不是壞事。

    於是郜御史便順口說:「這事就交給你去辦了。」

    「得令!」范弘道應聲道,然後迅速轉身便走,三步並作兩步從郜御史面前消失了,表現出了強大的工作積極性和狠抓落實的精神。

    簡單安頓完,就已經是午後,郜御史有些睏乏,便卧榻小憩片刻。他才昏昏沉沉的入睡,便有吵鬧聲從院外傳來,將老御史驚醒了。

    郜御史強忍怒氣,喝問是怎麼回事。長隨在門外答道:「有個本地老僕役在吵鬧,好像是因為被裁革的緣故。」

    老御史不知怎的,想起了范弘道,他直覺此事與范弘道絕對有關係,便將那老僕役叫了進來親自詢問。

    卻見那老僕役哭訴道:「小人世代在察院當差,父子相替數十年。今日不知為何,突遭革退,一家老小衣食無著,小人心中不服!」

    察院僕役和衙門衙役的性質是一樣的,都是父子相替當差,某種意義上也算鐵飯碗。猛然被裁退,確實會嚴重影響到生活。

    郜御史連忙叫人把范弘道叫來,指著老僕役問道:「可有緣故?」

    范弘道答道:「此乃可疑分子,理當清出察院。」

    郜御史微微訝異,簡直神了,這才短短半天時間,又是人生地不熟的,還真能查出不可靠的人?又問道:「如何可疑?」

    范弘道又答道:「據詢問,他祖籍蒲州,而且祖宅與張家只隔著一條街,所以是可疑分子!」

    郜御史總算明白,什麼叫可疑分子了。范弘道的假想敵是蒲州張家,幻想張家派了人在察院卧底,但凡范弘道認為有可能和張家沾邊的,都是可疑分子。

    只是范弘道的過關標準實在有點嚴苛,因為祖籍蒲州,祖宅和張家相隔不遠就算可疑了?未免太過於小題大做了吧?

    要知道蒲州和解州相鄰,人口聯繫往來十分密切,若解州這邊有人祖籍蒲州再正常不過了,不值得大驚小怪。

    隨後范弘道遞上名單,稟報道:「經過在下審問清查,察院衙署內可疑分子共計二十六名,請老大人過目。在下建議,將名單上的人全部清除出去!」

    郜御史久久無語,察院內在冊僕役四十多個,范弘道輕飄飄的一句可疑分子,直接就砍掉一多半。

    這才半天時間,就審出如此高比例的可疑分子,郜御史不知道應該表揚范弘道效率高呢,還是神經過敏?四十幾個人里二十六個可疑分子,那洪洞縣裡還有好人嗎!

    郜御史決定還是給范弘道一點面子,隱晦的問道:「若盡皆罷斥,二十六家哭,要如何?」

    范弘道見郜御史遲遲下不了決心,便咬牙道:「寧可錯殺三千,不能漏網一個!罷退之人,可以分流到解州州衙、鹽運司衙署,或者周邊縣衙去,但就是不能留在察院衙署!」

    若真這樣,動靜就越發大了。只怕要不了兩三天時間,范弘道這股折騰勁就要傳遍附近府州縣了。

    老御史很想問范弘道,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看誰都像是張家派來害你的?最終千言萬語只能無力的化為一句:「你到底怎麼想的?」

    范弘道理直氣壯的答道:「因為在下怕死!」

    這個答案很耳熟,出發之前京城會同館里,郜御史問范弘道為什麼向張甲征挑釁,范弘道就莫名其妙的回答「怕死」,不想今天又聽到這個答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