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八十二章 囂張跋扈(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八十二章 囂張跋扈(中)字體大小: A+
     

    第八十二章囂張跋扈(中)

    對張亮的粗魯,范弘道彷彿並沒有表現出要反擊的意思,繼續裝作視而不見、罔若未聞的樣子,只管糾纏於大使要車。

    這種無視也很氣人,張亮忍不住又喝道:「爺爺跟你說話呢!」

    范弘道眼角瞥了張亮一眼,既傲慢又不屑的說:「只不過是個沐猴而冠的家奴,想跟我說話?你也配!叫你家主子來還差不多!」

    張亮登時被激的怒髮衝冠,不過反而忍住了動手的衝動。這並不是因為張亮膽小怕事或者寬容大度,這是在京城混的基本「修養」。

    要知道,京師裡面卧虎藏龍,說不定就會遇到什麼權貴人物。在摸清對方底細之前,都要小心行事,正所謂刀下不斬無名之輩。

    張亮能被主人派出來辦事,這點基本修養還是有的。他不清楚范弘道是什麼人,故而罵罵咧咧之後便硬生生的剋制住了自己,在旁邊探聽范弘道底細。

    於大使連連苦笑,他這個大使只是九品微末,「弼馬溫」一樣的雜官而已,隨便來個人都得罪不起。

    此時也只能對范弘道解釋說:「今日卻是沒有多餘,除了分給兵部張主事二輛大車,其餘四輛都給了你們。若郜御史還有不足,本官這裡也毫無辦法了。」

    范弘道冷笑道:「敢問一聲,那張主事用車,是因公事還是因私事?若是公事,在下也沒二話可說,但若是因為私事濫用傳乘,那就與貪瀆無異了!」

    於大使還未回話,旁邊張亮卻險些把鼻子氣歪了。他還想著范弘道會不會有什麼來頭,聽了半天,敢情這年輕人不過是一名御史的屬下而已!

    只不過是跟著御史辦差的文員,剛才卻敢輕蔑的呵斥自己,而且竟然還敢公開指責自家主人是貪瀆!

    你這是自尋死路!主辱臣死!張亮完全沒了顧忌,一手扯住了范弘道的衣服,另一隻手舉起來就要打,非要狠狠的出口氣。

    范弘道對著於大使說:「你要作證,是這狗奴才先動的手。」

    話音未落,卻見兩邊有人按住了張亮。左邊兩個右邊兩個,一共四人將張亮牢牢按住,動彈不得。

    這四個人不是別人,都是朝廷撥付給郜御史使用的差役。這些差役一共有九名,原本都在院外候命。

    剛才范弘道從郜御史那裡出來時,順便叫了四個跟隨,不想果然在這時候派上了用場。

    這四個差役按住了張亮,然後向范弘道請示。范弘道輕哼一聲,「打!著實打!往死里打!」

    范大秀才口氣兇狠,將張亮嚇得雙目欲裂,喊道:「賊殺才,你敢如此!」

    然後他又對著四名差役喊道:「這書生只不過是個文員,又不是你們老爺,你們聽他作甚,不要招災惹禍!」

    不得不說,張亮為主人家鞍前馬後效勞多年,還是有一定眼力的。對范弘道與差役之間的關係門兒清,喊出來的話也很有針對性。

    正常情況下,確實也應該是這樣,那些差役是朝廷分派給郜御史的,犯不上對剛認識沒多久的范秀才言聽計從。

    可事與願違,其中一個差役伸出蒲扇大的巴掌,啪的一聲蓋向張亮的腦袋,連頭巾都打掉在地上。同時也喝道:「少廢話!」

    范弘道暗暗發笑,剛才他對這些差役說了,如果真缺大車用,可能要讓一些差役在路上步行了。

    如果有車坐,誰願意步行?而范弘道就是來要車的,等於是要替差役們爭取福利。所以這些差役必須幫著范弘道,這關係到切身利益。

    張亮有點懵了,不得已打出了最後的底牌:「勸你先打聽我家主人是誰,然後再三思!」

    此時張亮心裡不免懷疑,莫非自己遇到了根本不明白自家主人底細的愣頭青,所以才會無知者無畏?按道理說,只要明白了自家背景,一般人都要退避三舍。

    范弘道指著張亮道:「我這就放了你,你去將你家主人喊來讓我瞧瞧!如果不來也罷,分給你們的二輛大車我就拿走用了!」

    隨後被放開的張亮迅速竄出大堂,去搬救兵了。

    而於大使還以為范弘道不明對方底細,好心提醒道:「那兵部張主事可不是一般的官員,他父親是前首輔張四維,過一兩個月就要回京了!」

    范弘道渾不在意,傲然道:「那又怎樣?蒲州張家欺世盜名,有志之士豈肯對他奴顏卑膝?」

    於大使也不敢說什麼了,他可當不了范弘道這種好漢,不是每個人都有膽量充英雄的。

    於大使能看得出來,范弘道雖然處心積慮的找由頭,比如引誘那張亮先對自己罵街,又引誘張亮先動手;

    但實際上,范大秀才有點故意挑事的意思,張亮毫無提防的情況下找了道兒。這份挑釁張家人的但氣,於大使真自愧不如。

    說起來於大使也算是老官吏了,經手雜務二三十年,世故人情不說全通透,但也能明白個十之八九。

    可是他今天從頭到現在,愣是沒看懂這位范秀才想做什麼?或者說其目的到底是什麼?

    這秀才說破天去,也不過是個御史隨員,一切都要聽主官的,他有多大的資格敢這樣擅自樹敵?

    平白無故的故意頂撞顯貴張家的人,當場痛快是痛快了,但事後怎麼看也沒任何好處,反而更像是失心瘋的主動作死。

    於大使越想越多,實在忍不住好奇,詢問道:「你到底圖個什麼?」

    范弘道很坦然的答道:「為了搶車用啊,我們這邊缺車,而他那邊取走了二輛車,要過來就能補足我們缺口了。」

    於大使表示,他根本不信。傻子才會為了一輛車這樣作死,范弘道看起來又不像是傻子。

    沒過多久,聽到門外雜亂的腳步聲,然後便見五六個家奴簇擁著主人,氣勢洶洶的涌了進來,前頭就是那張亮帶路。

    然後便見張亮指著范弘道,回首對主人道:「大爺!就是這廝!」

    范弘道立刻明白,這主人就是兵部主事張甲征了。再細細打量,發現這張甲征差不多已經有三十七八的歲數了,

    由此范弘道就明白,所謂京城四大公子,果然還是諷刺意味居多!

    那申用懋他也見過,只有二十五六歲數,勉強還當得起一聲公子。可這張甲征都年近四旬了,還用公子來稱呼,不是諷刺又是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