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七十六章 霸佔官舍的女人(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七十六章 霸佔官舍的女人(上)字體大小: A+
     

    第七十六章霸佔官舍的女人(上)

    張忠與周謙兩人聽到范弘道這話,齊齊無語,他們迎來送往的事情不知做過多少,但從來沒見過范弘道這樣不負責任的。兩人都奉了主人命令,務必要請到范弘道,此時沒奈何,只得開始商議。

    張忠先開了口,走的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風格。「我家小姐與范先生有些人情淵源,前日有所誤會,正想見面開解,還望方便則個!」

    周謙卻掏出點碎銀子,「我家主人與范先生有要事相商,實在耽誤不得。也望閣下相讓一次,這點酬勞不成敬意!」這啟動的是金錢銀彈攻勢,屬於另一種風格。

    范弘道在旁邊冷眼旁觀,瞥見周謙手裡的碎銀子,忽然有所醒悟。他終於想明白,朱術芳為什麼要找他了!

    上次見面時,朱術芳說手裡有一萬鹽引,欲往山西兌支行銷,正好這是河東巡鹽御史的管轄範圍。

    眾所周知,大明鹽業不同於其他生意,是半官方專賣制度,與官方關係十分緊密。換句話說,若沒有足夠的官方支持,當小打小鬧的鹽販子還有可能,但是絕對當不了大鹽商。

    河東要新派巡鹽御史,而自己將是巡鹽御史的「親信隨從」。那麼朱術芳知道了消息后,就來請自己見面也是理所應當的。

    常言道縣官不如現管,朱術芳再有能量,那也只能是「縣官」;她想做這一萬鹽引的生意,巡鹽御史就是繞不開的現管。

    有了這個判斷,范弘道就可以作出決定,與朱術芳見面比較重要,可能確實有事情可以談。而張大小姐這邊,見面充其量也就是「敘舊」這種性質,早半天晚半天關係不大。

    想到這裡,范弘道走上前去,將周謙手掌里的碎銀子收進自己腰包,淡淡的說:「既然你這麼有誠意,明天先去拜見你家主人。」

    周謙聞言大喜,便拱手道:「小的這就回報主人,明日靜候貴客!」

    張忠見狀,憤然道:「世道不古,人心錢財為重!」

    范弘道哈哈一笑,拍了拍張忠肩膀,「見什麼人就說什麼話,總不能雞同鴨講。在下與你家小姐又何必見外。我先去見見別人,等把外人打發了,再去拜見你家小姐!」

    事已至此,范弘道說話也妥帖,張忠別無他法,只能點頭道:「好!小的也去回報了。」

    及到次日,范弘道離開如歸客店,從崇文門進城,前往位於皇城北邊的大興縣縣衙官舍,那朱術芳就住在這裡。

    所謂官舍與大堂、六房、監獄等建築一樣,其實也算是縣衙建築的一部分,有點像是後世的單位宿舍或者家屬院。

    只是官舍除了給本縣官吏提供住處外,還有一部分是用來當做驛館使用,負責接待上級,就好像是後世的招待所。

    范弘道一直很奇怪,朱術芳這樣明顯有點身份的人,自己買個宅子住並不難,怎麼會定居在縣衙官舍里?

    官舍與外界有單獨的夾道相通,不必經由縣衙大門。否則的話,剛把秦縣丞扳倒的范弘道進入大興縣縣衙,說不定會遇到點尷尬。

    朱術芳居住在官舍區一處幽靜雅緻的院落里,足足有三進深,院內樹木成蔭花草繁茂,時常有人打理修剪。很明顯這是大興縣縣衙專門建來招待上司的,但是卻被朱術芳霸佔了。

    范弘道看見這光景,心裡更加好奇了,能霸佔這種地方的,背景肯定不簡單。想象一下就知道,二十一世紀能在京城二環霸佔官家別墅的,都是什麼人?

    說起來,范弘道突然發現,他最近認識的張大小姐和朱術芳這兩個女人,一個比一個神秘和奇怪。

    在她們身上,不但神秘,還有著種種不合理的地方。對這些不合理之處,范弘道在沒事的時候,也經常大開腦洞猜測,但是卻始終猜不出個端倪。

    在胡思亂想中,范弘道被門子領到了後花園小亭子里。這裡已經擺好了茶具,朱術芳也在這裡候著,就等范弘道入座了。

    朱術芳見到范弘道時,心裡還是有點小小的尷尬。上次她情急之下當面譏諷范弘道自不量力,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誰能想到轉眼間秦縣丞就被打翻在地,而范弘道還活蹦亂跳的真成了街區英雄。

    所以一開始是很冷場的,范弘道也不著急,慢慢悠悠的喝著茶水。

    眼看著朱術芳快要發飆了,范弘道才主動開口道:「這裡風景當真不錯,不想鬧市當中有這樣隱逸清幽所在!茶也不錯,回甘醇厚品之忘俗!」

    這該死的尷尬氣氛總算有所緩解,朱術芳答道:「范先生喜歡就好。」

    范弘道便又問道:「在下頗為好奇,你為什麼住在這裡?」

    朱術芳凝眉思量,范弘道這個問題看著簡單,其實細細想去,有好幾層意思。

    首先可以理解成為什麼「能」住在此地,重點在於詢問自己的身份,能霸佔縣衙官舍的人當然有背景了,不能不令人好奇。

    同時也可以理解成為什麼「要」住在此地,重點在於自己的目的,不去買豪宅居住偏偏要霸佔縣衙官舍,這總要有什麼特別緣故吧?

    最後這還是一種試探,如果自己還不以誠相待,那范弘道也就有所保留了。

    拿定了主意,朱術芳恢復了爽利的做派,便答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不用繞來繞去了,你們讀書人就是花花腸子多!」

    隨後朱術芳又道:「我本湖廣人氏,家母出身徽州商賈。」

    范弘道很意外,徽州商賈?那就是徽商?看朱術芳的風格,確實有點像是商人,可是徽商出身的人,能厲害到可以霸佔京縣官舍?

    然後朱術芳也沒藏著掖著,繼續坦白說:「家父乃是已廢遼王,你知道家父的事情么?」

    遼王?范弘道真吃了一驚,這麼有名的人物他當然知道了,大明朝被文官報復廢掉的王爺就這麼一個,能不醒目么?

    話說遼王封藩江陵,就是前首輔張居正老家那裡。傳說張居正的祖父就是被遼王坑死的,後來張居正位極人臣后,便報復遼王,導致遼王被廢,圈禁在鳳陽。

    當然事情也沒有這樣結束,三年前當今天子就是打著為遼王翻案的旗號,又鎮壓了張家。這裡面都是糊塗賬,外人看不清說不明,不過到現在遼藩也沒有恢復。

    於是范弘道更迷惑了,你一個被廢藩王的庶女,有什麼資格在京城這樣大搖大擺?再說你不低調的在湖廣混日子,跑到京城來幹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