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明狂士 » 第六十九章 必輸無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明狂士 - 第六十九章 必輸無疑?字體大小: A+
     

    第六十九章必輸無疑?

    圍觀眾人恍然大悟,忍不住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難怪范秀才沒去縣衙呈交陳情書。」

    「沒去就對了,到縣衙豈不是肉包子打狗?還不如請這位御史老爺出面。」

    「范秀才自己想得通透,先前是我們多疑了。」

    陳班頭自認為看透了范弘道,便「忠心耿耿的」對秦縣丞低聲提醒道:「小心范弘道碰瓷!」

    秦縣丞微微愣了一下,當然這並不代表著他驚慌,只是一種出現意外后的正常的反應。

    這范弘道煽動民意上書,原來並不是去縣衙請願,而是用在這裡!雖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他果然是先虛張聲勢,然後聲東擊西!

    以范弘道手裡的可用資源,能算計到這個程度,已經是盡他所能的極限了。但很可惜,極限就是極限,極限代表著他的籌碼已經窮盡了。

    至於陳班頭說什麼「碰瓷」,簡直就是無稽之談。他這堂堂縣丞乃是朝廷七品命官,陳班頭這種衙役能來比么?

    秦縣丞「呵呵」笑了兩聲,表示自己很鎮靜,然後對范弘道開口道:「本官.」

    他才說了兩個字,卻見范弘道傲慢的轉過身去,只留給秦縣丞一個後腦勺,完全沒將秦縣丞放在眼裡。

    此後范弘道朝著擠在門口的人群高聲道:「郜察院乃是正直君子,今次吾輩有不平之事,盡可請郜大人做主!」

    王傳財王掌柜站在人群里,大聲叫道:「多謝范先生奔走發聲,願請郜大人做主!」然後如果客店的小夥計尤英也跟著呼應道:「多謝范先生奔走發聲,願請郜大人做主!」

    如此人群彷彿受到了傳染,接二連三的齊齊高呼:「多謝范先生奔走發聲,願請郜大人做主!」

    面對人群的歡呼,郜老御史心情有點激動,他比較喜歡這樣的場景。【ㄨ】古往今來凡是能被百姓這樣對待的,無不是賢臣循吏啊。

    秦縣丞的臉色有些鐵青,他身為大興縣地方官,治下百姓卻當著自己面對別人如此歡呼,簡直就是臉上無光。

    范弘道心滿意足的轉回身來,對著郜永春抬了抬手。老御史在范弘道鼓動下,輕輕嘆口氣說:「民意如此,不可違也!一切從權,本官就受理了!」

    秦縣丞聽到郜御史如此裝腔作勢,不由得暗罵幾句,什麼民意不可違?這純粹就是裹挾民意!「郜大人要待如何?」

    郜永春仔細看了一遍陳情書,然後才答道:「秦大人你強取豪奪凌虐百姓,事實俱在,本官自然要具本彈劾你,明日就能送進宮中!」

    秦縣丞咬牙道:「郜大人你盡可去彈劾,本官也會申辯!而且這店鋪,還是要封掉收回!」

    郜永春針鋒相對的說:「老夫就坐在這裡面,你敢將老夫一起封掉?」

    秦縣丞不想承擔衝撞上官的過錯,他只覺得郜御史簡直就是無賴,這樣做和撒潑有什麼區別?「郜大人你今日坐在這裡,本官自然無可奈何,但你終究不可能永遠在這裡!」

    說罷,秦縣丞對著陳班頭道:「且先回縣衙,明日再來!」

    如此陳班頭便招呼著衙役,伴隨著秦縣丞離開。在路上,陳班頭忍不住試探道:「那老御史說要彈劾老爺,老爺可不要陰溝里翻了船。」

    秦縣丞毫不在意的說:「不必擔憂,他成不了事!其一,這御史不是什麼有名的人物,想來也沒什麼勢力,說話自然沒有分量。宮中每天有奏疏上千,他一封平平常常的彈劾能掀起什麼風浪?

    其二,都察院里僉都御使鄭大人乃是本官同鄉,今晚我便寫信請他從中轉圜,或許也可消解一下。再說他阻攔本官,就是與國舅爺過不去,最後討不了好!

    其三,封掉店鋪並收回屋舍,就辦成了國舅的託付,即便遭到一次不痛不癢的彈劾,又有什麼了不得的。只是今天他在場親自阻撓,不想傷到他而已,回頭再去就是。」

    陳班頭恨恨的說:「只可惜,這范弘道居然搖身一變,成了那郜御史的官差隨員,倒是不好動他了。」

    秦縣丞指示道:「今天他與郜御史在一起,不便動手,以後若單獨遇到時,就不必客氣了。」

    目送縣衙的人離開,綢緞鋪東家楊朝奉感覺像是送走了瘟神,心頭暫時又寬鬆下來。

    隨後他又不停搖頭嘆息,這事今日還不算完!每天都有新形勢,每天都有新變化,結果每天都要揪心,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

    有時候他就想,乾脆關掉見店面算了,也省得天天提心弔膽。但終究還是捨不得,只能耗一天算一天。

    范弘道拍了拍楊朝奉,大包大攬的說:「我辦事你放心,就快結束了。在下預計,兩天就能見分曉。」

    楊朝奉想答一句「就是你辦事才不會讓人放心」,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因為他有過經驗教訓,范弘道也不能得罪。好不容易范弘道對自己有好臉色了,說話還是悠著點。

    王傳財王掌柜憂心忡忡的說:「郜御史能降服秦縣丞么?今日看來,秦縣丞完全不買郜御史的賬,甚至還有恃無恐,只怕最後很難辦。」

    范弘道很老實的回答說:「憑藉郜大人現有能耐,當然降服不了秦縣丞。估計只能在朝廷中打幾句口水官司,然後不了了之,然後秦縣丞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楊朝奉本來還抱著一線希望,但聽到范弘道這個大實話,兩眼一黑差點暈過去。

    他很想揪住范弘道衣領質問,既然這位郜御史沒那麼大權力,那找他來幹什麼?難道你范弘道只是想當一回悲情英雄嗎?

    范弘道沒給楊朝奉揪住自己的機會,他已經朝向人群,朗聲道:「在下雖然旅居京師,但既然住在本街區,就是這裡的一分子!

    讀聖賢書所為何事,就該當為民取義!既然列位員外相信在下,那在下定當盡我所能,與奸賊周旋到底,保住此地一方平安!」

    「好!」人群熱烈的回應道,這年頭像這樣勇於承擔責任的年輕人不多了,哪怕最後失敗了也是值得鼓勵的。

    楊朝奉望著范弘道的背影,越發覺得看不透這個年輕人了,模模糊糊覺得范弘道志向不小。古往今來,非常注重收攏民心的人物,不是大善大賢,就是大奸大惡啊。

    他在這片地面上,已經做了二三十年生意,各方面都混的極熟。但他敢說,范弘道這兩三日間攫取到的威望比他高得多,他二三十年積累的威望不如范弘道這二三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